当前位置:首页 > 主题阅读 > 正文
文章正文

西安火凤凰舞厅

主题阅读 > :西安火凤凰舞厅是由173资源网(www.fz173.com)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西安火凤凰舞厅的正文:

西安火凤凰舞厅篇(一):西安黑舞厅体验攻略

西安火凤凰舞厅_西安黑舞厅体验攻略


提到西安,很多人都会想到兵马俑,大雁塔,以及回民街,似乎除了食物的外,就只剩下历史的气息了。但白天逛完这些土到掉渣的旅游景点后,晚上是不是得整点当地特色的服务体验下?要知道,西安有着为数众多的黑舞厅,不管KTV 洗浴中心的劲头多猛,它依旧顽强地存活着,而且活得还挺好,经过二十年的发展,俨然成了古城的名片之一。
 
称它为黑舞厅,并不是因为它非法经营,而是男女跳舞时是不开灯的。它们有的在城市的黄金地带,有的只是在不为人知的小巷里,每当夜幕降临,它们的大门口都会有不时闪烁的“舞”字出现,紧接着男男女女进出其中,开启自己身心的放松之旅。
通常门票5—10元不等,极个别野路子只到2元,一般舞厅一天门票收入就有三四千,大型的可达俩三万。舞厅安保还是比较严格的,进入安检后,你会看到“禁止有偿服务,严禁盈利性陪侍”字样的告示,毕竟是在工商局登记过的。紧接着掀开帘子,除了满眼黑暗,什么也看不到,只能感到周围太多的人以及难以适应的团团烟雾和异味。
这个时候,会有服务生引导你坐到桌台,最低消费10到20元,东西都卖得死贵,最便宜的饮料都是10元,像加多宝,外面只卖3.5元,但在大多数舞厅,要卖到15元,一包瓜子也要20元,这也是舞厅收入的重要来源之一。
 
等到你坐够了,就可以去中央大厅跳舞,每首舞曲播完后会变换,一明一黑,间隔6—7分钟,越是到后面,明曲就越少,都是好几首黑曲连着放,灯光越来越暗,给人暗示,毕竟人在黑暗的环境下,道德意识会下降很多。
 
明曲是正常的跳舞,黑曲就是关掉灯光,男男女女搂抱在一起,客人可以在陪跳的女客身上抚摸亲吻,有些胆子大的在明曲的时候,也是照亲不误。曲子时长为4—5分钟,一般是明曲不算费用,黑曲子一曲10元,包场舞女的费用是100元,看你怎么玩。
 
刚入舞池的时候,通常都会有一些穿着暴露的女客过来找你,“兄弟,大姐陪你跳个黑舞吧”见你不乐意,她们会继续引诱,“这一曲免费,下一曲再给小费”,“兄弟你放开点,也就十块钱,包你爽”。但主动来找你的女客都不会好看到哪去,这些人多是一些浓妆艳抹的中年妇女,如被人拒绝,她们则强拉硬拽地拖人下场。
 
一般情况下,灯亮时,客人可以睁大眼睛自己挑,舞池里的女客都穿着性感,随着舞曲扭动屁股,但这种地方最不缺的就是人流量,僧多粥少,看着中意的下手得快。那些穿着暴露的,不言而喻是可以摸的,但也有一些穿着比较保守的,可能是一些大学生过来做兼职,在她们身上上下其手可能会被拒绝。
 
如果觉得这不够,还可以去舞厅尾部的包厢,也称水吧,几平米一间,互相用帘布隔断,多数包厢内部只有一张破沙发,有的只是一张污浊的躺椅,条件十分简陋。单独的男客是进不去的,只有男女俩人才能进去,门票另收10元,包厢费一百,20—30元归舞厅,其余的归女客。一般进去的都是一些年长或亟需用钱的女性,年轻女性比较少,对他们说而言,黑曲挣得钱就够了。以火凤凰舞厅为例,那里每晚40支黑曲,如果舞女跳满,收入就是四百元,这钱在西安够花了。
 
女客是舞厅的王牌,如果你吸引到的女客多且年轻貌美,那就会吸引大量男客,给舞厅带来商业机会。一般新开的舞厅会主动联系其他舞厅的女客前来,这些女客为了扩大收入,也会欣然赴约,替新开业的舞厅“烘烘场子”,这种情况下,除了女客自己挣的,舞厅还要给二三百烘场费。如果是职业女客,一般一天能入600元,如果每周工作五天,月入也能1.2万了。
 
这些舞厅的面积都在500平米上下,晚上7时30分至11时30分之间,整个西安的舞厅都会迎来营业高峰期,如胡家庙十字东北角的花海恋舞厅,西二环上的红袖舞厅,以及竹笆市一带的仁和舞厅,人多到令人咋舌,七八百平的红袖舞厅面积在七八百平米上下,但一到晚上9点到10点,“这里就像一块磁石吸引了四面八方的男男女女,最多的时候超过了一千人”。要想穿过人群去吧台买瓶饮料,你需要不断拨开各种身体,而脚下会黏到某些杂物,让人感到不适。红袖这种大型场地尚且如此,一些小舞厅的拥挤情况就更可想而知了。
但再拥挤也挡不住男性客人光顾的热情,来这的大多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老百姓,有钱人都去洗浴,足浴,KTV这种高端场所了。比起这些娱乐会所,舞厅的消费门槛要低得多,花上二十就能摸个遍,再花一百就能不限次数地上,就是在吧台坐着,也会有女客过来搭讪与纠缠,很多人来这就是为了解决需求的。也有人只是感受下这个氛围,喝几口酒就走了,还有些人跟谈谈情跳跳舞中的主人公一样,只是很单纯地过来跳几支明曲的。
 
男客的年龄多在25到70岁之间,以30到55岁的中年男子居多,尽管个别舞厅“公示”禁止“心脏病、高血压”的客人入内,并拒绝老年人和未成年人在舞厅活动,但很多舞厅没有这样的告示。“在舞厅的经营者看来,作为男女客交往的平台,能容纳更多的消费者是好事。”
 
你问徐老湿这种娱乐活动我兹瓷不兹瓷,我说兹瓷,毕竟只有让广大底层劳动人民物质与精神文明方面过好了,社会才能稳定,国家才能和谐。而且它们都是办了证,挣的钱还要给社会主义祖国交税,有助于国家经济发展你说似不似。
 
忘了说,火凤凰,万紫千红,亚洲豹,天上人间都蛮不错的。



西安火凤凰舞厅篇(二):西安舞厅

西安火凤凰舞厅_西安舞厅


西安大众舞厅月入百万 女客衣着暴露多来自陕南华商网 08-19 06:09 1062条评论大众舞厅的女客制造黑暗便于男女客人随意交往一首“黑曲”三五分钟女客每晚能收入四五百元……有舞客说如果继续纵容下去有损古城的名声作为鱼龙混杂、各类不法事件频出的公众娱乐场所,舞厅多年来一直饱受垢议,且不时遭到文化、公安等部门的查处,可时至今日,该行业依然方兴未艾,并在众多生意遭遇“寒流”之时,愈发显出“独特”生命力,个中因由,耐人寻味。日前,华商报记者对西安大众舞厅做了暗访调查。掀帘进舞厅周围太多的人以及难以适应的烟雾、异味2014年7月26日下午,天气酷热。这样的日子,很多人宁愿选择待在家里,也不会外出。然而,走在西安西门外,你会发现,这里人流依然很多,人群中,有不少男男女女,会在行进当中,将脚步蹩进附近大楼的两个入口——康桥舞厅和万紫千红大舞厅。在万紫千红大舞厅的通道门口,还有两个少年在向步入舞厅的人们分发另一舞厅的赠券。“舞厅一张门票10块钱,光这一下午,你看要收多少钱?”刚刚送过一位舞厅女客的摩的司机感慨道,人常说,生意做遍,不如卖饭,但从他这些年载客经历看,舞厅的生意奇好,“除了风声紧时人会少一些,平常啥时候缺了人?”站在万紫千红大舞厅下面的人行道上,可以听到楼上蹦擦擦的声音。掀帘进入舞厅,满眼黑暗,什么也看不到,只能感到周围太多的人以及难以适应的团团烟雾和异味。在漫长的一曲结束之后,随着灯光转亮,除了舞厅南边还隐在一团昏暗当中,触目所及的无不是衣着暴露的女人和表情漠然的男人……暴利的诱惑大型舞厅仅门票收入每天两三万元万紫千红大舞厅面积在五百平方米上下,当时至少有三百多人在活动,按每人每张门票10元算,仅门票收入就在三千元以上。事实上,这只是7月26日下午四点的情况,在随后的一个半小时内,来客还会继续。与万紫千红大舞厅同处一座大楼里的康桥舞厅,也是人满为患,在这个相比稍小的舞厅内,拥挤的情况更甚,要想穿过人群,去吧台买瓶饮料,需不断拨开各种身体,而脚下会时不时粘到某些杂物,令人颇感不适。晚7时30分至11时30分之间,全市所有舞厅都会迎来营业高峰。如胡家庙十字东北角的花海恋舞厅,西二环上的红袖舞厅,以及竹笆市一带的仁和舞厅,人多到令人咋舌。“你不管晚上啥时来,人都这么多”。家住土门的刘先生说,红袖舞厅面积在七八百平方米,每晚9到10时左右,这里就像一块磁石吸引了四面八方的男男女女。“最多时应超过一千人了。”一位在该舞厅跳舞的中年女客说,她曾去过周边多处舞厅,人数最多的还属这里,“有时人多得感觉呼吸都费劲儿”。人多,门票收入自然可观。有知情人称,若将早场时段算在内,一般大型舞厅仅门票收入每天即在两三万元上下。除此之外,舞厅的酒水收入以及“包间”等收入,每天也能带来万元及数万元的进账。“简单地说,小的舞厅一月收入四五十万,大的舞厅每月上百万是不成问题的”。这样的收入听起来让人难以置信。不过,看一下舞厅吧台附近的塑料桶就知道,里面的酒水饮料绝不少于门票带来的收入。经华商报记者在全市三十多家大众舞厅暗访发现,目前舞厅所售的最便宜的饮料都是10元,像加多宝,外面只卖3.5元,但在大多数舞厅,都卖到了15元。在舞厅常客看来,虽然舞厅是个传统生意,但吸金的力度绝不亚于时兴的KTV和会所。正因如此,一些看上去毫不起眼的老牌舞厅转让价高达三百万元时,也就毫不奇怪了。黑暗中纵容近距离接触,往往无法避免搂搂抱抱能将一袋几块钱的瓜子卖到30元,将一瓶普通饮料卖到数倍的价钱,自然有舞厅的道理。因为舞厅提供了让所有商品升值的最基础条件:男女客人间的随意交往。提供这种“随意”条件的方法是制造黑暗。在华商报记者对全市许多舞厅暗访时,尚未发现没有“黑灯舞”的大众舞厅。当随着舞曲灯光变暗,环境给予人的暗示即纵容。对此,心理学家也证实,人在黑暗状态下,会有自我意识的放松,其道德约束率也最低。黑灯时所跳的曲子被舞厅女客称为“黑曲”,与之对应的是正常光线下在舞池里跳的“明曲”。明曲通常在舞厅里很短,很多舞厅几乎数首明曲过后,便会迎来黑曲与明曲交替的时间,尤其越到后面,明曲少得可怜,而两个黑曲连在一起的会慢慢多起来,华商报记者在火凤凰等很多舞厅发现,这里已将三个黑曲连在一起了。在舞厅,只有跳黑曲,女客才会向男客收取每曲10元的费用。通常黑曲时长4至5分钟左右。“西安下大雨那天晚上,舞厅里来了900多个男人,当时舞厅里只有100多个女人,你说,谁会知道那天能来那么多人啊。”8月15日晚,一位女客告诉华商报记者,也许是自己做生意的原因,对舞厅里的情况会比较在意,她很后悔那天没有来,因为来的话,自己当晚的收入至少会在四百元以上。按她的说法,火凤凰舞厅的女客一般维持在150人左右,而男客约在四五百人,“每晚40个黑曲子,如果跳满,收入就是四百元。”在黑暗环境下,男女客的近距离接触,往往无法避免搂搂抱抱。尤其一支黑曲结束之后,并不意味交易就完全结束,有的,还会进行更进一步的交易。变味的“交谊”“来舞厅的啥人都有,有的就是为解决需求来的”所谓进一步的交易类似于一夜情。8月11日下午,华商报记者在鱼化寨城中村金孔雀舞厅暗访时,就有女客提出去“包间”活动的请求。“包间费中有20元是舞厅收了”。在城内的大多数舞厅,都有类似于“包间”的设置。“包间”用专业人士的说法即为“隔断”,而隔断是被文化管理部门明令禁止在舞厅内存在的。华商报记者从“包间”获得的信息看,进入“包间”,必须由女客领入,多数“包间”内有的只有一张破沙发,有的只是一张污浊的躺椅,条件十分简陋。“包间”通常位于大众舞厅的尾部,陌生人是不允许靠近的。根据舞厅人流量不同,“包间”交易费的多少也不同,如在城南一家舞厅,包间费较贵,其中30元归舞厅。这笔费用也是舞厅一笔不小的收入。一位来自东北的女客说,年轻女客很少进入“包间”,通常是年长或亟须用钱的女性,才通过包间行为来扩大收入。“她们会主动找男人去包间,一般时间不长,长了会额外收费的”。男客在舞厅里是受欢迎的,他们总是不断地被搭讪、被女客纠缠。记者暗访的情况是,男客年龄多在25岁至70岁之间,其中以30岁到55岁的中年男子居多。尽管个别舞厅“公示”禁止“心脏病、高血压”的客人入内,并拒绝老年人和未成年人在舞厅活动,但很多舞厅没有这样的告示。在舞厅的经营者看来,作为男女客交往的平台,能容纳更多的消费者是好事。“来舞厅的啥人都有,需求也不同,有的喝喝酒,跳几个明曲就走了,有的是来看看美女,有的就是为解决需求来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舞厅经营者称,在他看来,舞厅消费门槛低,不像KTV或者娱乐会所。37岁的女客看上去接近50岁,芳华早逝,如今除了钱,内心已空无所有在西安灞桥,很少发现大众舞厅的影子。即便如此,却很难停下一位叫小丽的女人奔向舞厅的脚步,和她一样的姐妹还有几个,她们总是出入于一家或几家舞厅,经年累月,最长的已接近5年。小丽今年25岁,家住陕南,外表娟秀、身材苗条的她,走在路上总能收获不少回头率。自前年从广州打工回来不久,她在太乙路附近开了一家服装店,可周围没有人会知道,每到夜晚她会是舞厅的常客。“没有办法,店里每个月也就挣个一万多元(毛收入),光给店员开工资,就四千多块钱,老家弟弟要盖房缺钱,所以我也没办法。”小丽说,自己最开始进入舞厅,是因为向一位姐姐借钱,“这个姐姐对我很好,管吃喝没问题,就是不借钱,说,你还不如自己去挣……”就这样,小丽被带进舞厅,从不熟悉到熟悉,从不愿别人碰触到已近乎麻木,她觉得自己对舞厅已经“上了瘾”。“这个‘瘾’是挣钱挣得多了,每天只要来,总是能拿走个三四百元,一个月好歹都一万多呢。”她说。8月13日晚,在陪小丽从萃园舞厅(纬什街)离开时,已近晚11时,小丽告诉记者,三年前她离了婚,一直一个人过,之所以会一直奔波于舞厅,“跟寂寞没有一点关系,就是钱来得太快了”。跟小丽相似的还有一位已在舞厅“上班”近10年的女客。她有一个女儿,除了给孩子看病,送孩子去兴趣班,她主要的活动地点就是舞厅,天天按点“上下班”。从与丈夫离婚身无分文,到如今已在并不偏远的地方拥有了一套住房,她说并不后悔在舞厅这段岁月。舞厅里的大多数女客来自省内,其中以陕南居多;而外省的则来自四川、湖北、河南、甘肃等地,其中人数最多的是东北。女客的年龄集中在20岁至50岁之间,有的固定在某一个舞厅,有的则不太固定。一位王姓女客今年37岁,但看上去,似接近50岁。这位虽经细心打扮,但已渐入被淘汰的行列。她告诉华商报记者,她曾在“亚洲豹”舞厅待过很久。亚洲豹曾是西安城里最火爆的舞厅之一,不仅可以“赤膊上阵”,有钱的男客也不少。她后来也去过其他舞厅,进舞厅之前她没有结婚,后来曾有两次舞厅恋史,但都以短暂的婚姻结束。如今,没有孩子没有工作的她似乎已被舞厅“绑架”了,对她而言,舞厅过早地让她芳华凋逝,如今,除了钱,她的内心已空无所有……“荷尔蒙”经济在舞厅穿着暴露已不新鲜,只要能吸引男客眼球暗访中,记者曾遇到了两次女客和男客发生的纠纷。纠纷源自男客给的钱不够,其中一次几乎发生冲突,多亏有保安介入,才将人分开。钱,是舞厅生态链条上最有价值的成分,也是这一业态能够至今运转不停的关键要素。如果没有舞厅在经济利益上的放大作用,这样的公共场所,会与广场、公园绿地分别不太大。而构成这一链条上最重要的环节是女客,也即来自性的吸引力。翻开相关的经济学论著,娱乐业业态构成中,来自荷尔蒙的促动性最强,尤其在眼球经济(注意力经济)的时代,荷尔蒙的推动力强劲。作为低门槛的大众舞厅,之所以能在各种非议中存在,在有关管理部门的严管下生存,其生命力也源



西安火凤凰舞厅篇(三):西安大众舞厅调查:设黑灯舞曲供客人交易(图)|大众舞厅


大众舞厅的女客
  制造黑暗便于男女客人随意交往
  一首“黑曲”三五分钟
  女客每晚能收入四五百元
  ……有舞客说如果继续纵容下去有损古城的名声
  作为鱼龙混杂、各类不法事件频出的公众娱乐场所,舞厅多年来一直饱受垢议,且不时遭到文化、公安等部门的查处,可时至今日,该行业依然方兴未艾,并在众多生意遭遇“寒流”之时,愈发显出“独特”生命力,个中因由,耐人寻味。日前,华商报记者对西安大众舞厅做了暗访调查。
  掀帘进舞厅
  周围太多的人以及难以适应的烟雾、异味
  2014年7月26日下午,天气酷热。这样的日子,很多人宁愿选择待在家里,也不会外出。然而,走在西安西门外,你会发现,这里人流依然很多,人群中,有不少男男女女,会在行进当中,将脚步蹩进附近大楼的两个入口——康桥舞厅和万紫千红大舞厅。在万紫千红大舞厅的通道门口,还有两个少年在向步入舞厅的人们分发另一舞厅的赠券。
  “舞厅一张门票10块钱,光这一下午,你看要收多少钱?”刚刚送过一位舞厅女客的摩的司机感慨道,人常说,生意做遍,不如卖饭,但从他这些年载客经历看,舞厅的生意奇好,“除了风声紧时人会少一些,平常啥时候缺了人?”
  站在万紫千红大舞厅下面的人行道上,可以听到楼上蹦擦擦的声音。掀帘进入舞厅,满眼黑暗,什么也看不到,只能感到周围太多的人以及难以适应的团团烟雾和异味。在漫长的一曲结束之后,随着灯光转亮,除了舞厅南边还隐在一团昏暗当中,触目所及的无不是衣着暴露的女人和表情漠然的男人……
  暴利的诱惑
  大型舞厅仅门票收入每天两三万元
  万紫千红大舞厅面积在五百平方米上下,当时至少有三百多人在活动,按每人每张门票10元算,仅门票收入就在三千元以上。事实上,这只是7月26日下午四点的情况,在随后的一个半小时内,来客还会继续。
  与万紫千红大舞厅同处一座大楼里的康桥舞厅,也是人满为患,在这个相比稍小的舞厅内,拥挤的情况更甚,要想穿过人群,去吧台买瓶饮料,需不断拨开各种身体,而脚下会时不时粘到某些杂物,令人颇感不适。
  晚7时30分至11时30分之间,全市所有舞厅都会迎来营业高峰。如胡家庙十字东北角的花海恋舞厅,西二环上的红袖舞厅,以及竹笆市一带的仁和舞厅,人多到令人咋舌。
  “你不管晚上啥时来,人都这么多”。家住土门的刘先生说,红袖舞厅面积在七八百平方米,每晚9到10时左右,这里就像一块磁石吸引了四面八方的男男女女。“最多时应超过一千人了。”一位在该舞厅跳舞的中年女客说,她曾去过周边多处舞厅,人数最多的还属这里,“有时人多得感觉呼吸都费劲儿”。
  人多,门票收入自然可观。有知情人称,若将早场时段算在内,一般大型舞厅仅门票收入每天即在两三万元上下。除此之外,舞厅的酒水收入以及“包间”等收入,每天也能带来万元及数万元的进账。“简单地说,小的舞厅一月收入四五十万,大的舞厅每月上百万是不成问题的”。
  这样的收入听起来让人难以置信。不过,看一下舞厅吧台附近的塑料桶就知道,里面的酒水饮料绝不少于门票带来的收入。经华商报记者在全市三十多家大众舞厅暗访发现,目前舞厅所售的最便宜的饮料都是10元,像加多宝,外面只卖3.5元,但在大多数舞厅,都卖到了15元。
  在舞厅常客看来,虽然舞厅是个传统生意,但吸金的力度绝不亚于时兴的KTV和会所。正因如此,一些看上去毫不起眼的老牌舞厅转让价高达三百万元时,也就毫不奇怪了。
  黑暗中纵容
  近距离接触,往往无法避免搂搂抱抱
  能将一袋几块钱的瓜子卖到30元,将一瓶普通饮料卖到数倍的价钱,自然有舞厅的道理。因为舞厅提供了让所有商品升值的最基础条件:男女客人间的随意交往。
  提供这种“随意”条件的方法是制造黑暗。在华商报记者对全市许多舞厅暗访时,尚未发现没有“黑灯舞”的大众舞厅。当随着舞曲灯光变暗,环境给予人的暗示即纵容。对此,心理学家也证实,人在黑暗状态下,会有自我意识的放松,其道德约束率也最低。
  黑灯时所跳的曲子被舞厅女客称为“黑曲”,与之对应的是正常光线下在舞池里跳的“明曲”。明曲通常在舞厅里很短,很多舞厅几乎数首明曲过后,便会迎来黑曲与明曲交替的时间,尤其越到后面,明曲少得可怜,而两个黑曲连在一起的会慢慢多起来,华商报记者在火凤凰等很多舞厅发现,这里已将三个黑曲连在一起了。
  在舞厅,只有跳黑曲,女客才会向男客收取每曲10元的费用。通常黑曲时长4至5分钟左右。
  “西安下大雨那天晚上,舞厅里来了900多个男人,当时舞厅里只有100多个女人,你说,谁会知道那天能来那么多人啊。”8月15日晚,一位女客告诉华商报记者,也许是自己做生意的原因,对舞厅里的情况会比较在意,她很后悔那天没有来,因为来的话,自己当晚的收入至少会在四百元以上。
  按她的说法,火凤凰舞厅的女客一般维持在150人左右,而男客约在四五百人,“每晚40个黑曲子,如果跳满,收入就是四百元。”
  在黑暗环境下,男女客的近距离接触,往往无法避免搂搂抱抱。尤其一支黑曲结束之后,并不意味交易就完全结束,有的,还会进行更进一步的交易。
  变味的“交谊”
  “来舞厅的啥人都有,有的就是为解决需求来的”
  所谓进一步的交易类似于一夜情。8月11日下午,华商报记者在鱼化寨城中村金孔雀舞厅暗访时,就有女客提出去“包间”活动的请求。“包间费中有20元是舞厅收了”。
  在城内的大多数舞厅,都有类似于“包间”的设置。“包间”用专业人士的说法即为“隔断”,而隔断是被文化管理部门明令禁止在舞厅内存在的。华商报记者从“包间”获得的信息看,进入“包间”,必须由女客领入,多数“包间”内有的只有一张破沙发,有的只是一张污浊的躺椅,条件十分简陋。
  “包间”通常位于大众舞厅的尾部,陌生人是不允许靠近的。根据舞厅人流量不同,“包间”交易费的多少也不同,如在城南一家舞厅,包间费较贵,其中30元归舞厅。
  这笔费用也是舞厅一笔不小的收入。一位来自东北的女客说,年轻女客很少进入“包间”,通常是年长或亟须用钱的女性,才通过包间行为来扩大收入。“她们会主动找男人去包间,一般时间不长,长了会额外收费的”。
  男客在舞厅里是受欢迎的,他们总是不断地被搭讪、被女客纠缠。记者暗访的情况是,男客年龄多在25岁至70岁之间,其中以30岁到55岁的中年男子居多。尽管个别舞厅“公示”禁止“心脏病、高血压”的客人入内,并拒绝老年人和未成年人在舞厅活动,但很多舞厅没有这样的告示。在舞厅的经营者看来,作为男女客交往的平台,能容纳更多的消费者是好事。
  “来舞厅的啥人都有,需求也不同,有的喝喝酒,跳几个明曲就走了,有的是来看看美女,有的就是为解决需求来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舞厅经营者称,在他看来,舞厅消费门槛低,不像KTV或者娱乐会所。
  37岁的女客
  看上去接近50岁,芳华早逝,如今除了钱,内心已空无所有
  在西安灞桥,很少发现大众舞厅的影子。即便如此,却很难停下一位叫小丽的女人奔向舞厅的脚步,和她一样的姐妹还有几个,她们总是出入于一家或几家舞厅,经年累月,最长的已接近5年。
  小丽今年25岁,家住陕南,外表娟秀、身材苗条的她,走在路上总能收获不少回头率。自前年从广州打工回来不久,她在太乙路附近开了一家服装店,可周围没有人会知道,每到夜晚她会是舞厅的常客。
  “没有办法,店里每个月也就挣个一万多元(毛收入),光给店员开工资,就四千多块钱,老家弟弟要盖房缺钱,所以我也没办法。”小丽说,自己最开始进入舞厅,是因为向一位姐姐借钱,“这个姐姐对我很好,管吃喝没问题,就是不借钱,说,你还不如自己去挣……”
  就这样,小丽被带进舞厅,从不熟悉到熟悉,从不愿别人碰触到已近乎麻木,她觉得自己对舞厅已经“上了瘾”。“这个‘瘾’是挣钱挣得多了,每天只要来,总是能拿走个三四百元,一个月好歹都一万多呢。”她说。
  8月13日晚,在陪小丽从萃园舞厅(纬什街)离开时,已近晚11时,小丽告诉记者,三年前她离了婚,一直一个人过,之所以会一直奔波于舞厅,“跟寂寞没有一点关系,就是钱来得太快了”。
  跟小丽相似的还有一位已在舞厅“上班”近10年的女客。她有一个女儿,除了给孩子看病,送孩子去兴趣班,她主要的活动地点就是舞厅,天天按点“上下班”。从与丈夫离婚身无分文,到如今已在并不偏远的地方拥有了一套住房,她说并不后悔在舞厅这段岁月。
  舞厅里的大多数女客来自省内,其中以陕南居多;而外省的则来自四川、湖北、河南、甘肃等地,其中人数最多的是东北。女客的年龄集中在20岁至50岁之间,有的固定在某一个舞厅,有的则不太固定。
  一位王姓女客今年37岁,但看上去,似接近50岁。这位虽经细心打扮,但已渐入被淘汰的行列。她告诉华商报记者,她曾在“亚洲豹”舞厅待过很久。亚洲豹曾是西安城里最火爆的舞厅之一,不仅可以“赤膊上阵”,有钱的男客也不少。她后来也去过其他舞厅,进舞厅之前她没有结婚,后来曾有两次舞厅恋史,但都以短暂的婚姻结束。如今,没有孩子没有工作的她似乎已被舞厅“绑架”了,对她而言,舞厅过早地让她芳华凋逝,如今,除了钱,她的内心已空无所有……
  “荷尔蒙”经济
  在舞厅穿着暴露已不新鲜,只要能吸引男客眼球
  暗访中,记者曾遇到了两次女客和男客发生的纠纷。纠纷源自男客给的钱不够,其中一次几乎发生冲突,多亏有保安介入,才将人分开。
  钱,是舞厅生态链条上最有价值的成分,也是这一业态能够至今运转不停的关键要素。如果没有舞厅在经济利益上的放大作用,这样的公共场所,会与广场、公园绿地分别不太大。而构成这一链条上最重要的环节是女客,也即来自性的吸引力。翻开相关的经济学论著,娱乐业业态构成中,来自荷尔蒙的促动性最强,尤其在眼球经济(注意力经济)的时代,荷尔蒙的推动力强劲。作为低门槛的大众舞厅,之所以能在各种非议中存在,在有关管理部门的严管下生存,其生命力也即源于此。大量女客所能提供的吸引力,以及黑曲对欲望和金钱的放大效果,让大众舞厅总是充满刺激和诱惑。
  女客是舞厅的王牌,女客多且年轻貌美,便会吸引大量男客,给舞厅带来商业机会。在城西客运站附近的西域大舞厅,一位知情者就曾向华商报记者透露,由于开业之初女客不多,曾联系过其他舞厅的女客前来。在大庆路一家舞厅,有女客称,自己曾被姐妹邀去为其他新开业舞厅“烘过场子”,“通常除了女客自己挣的,舞厅还会额外给200元”。
  这种做法非常普遍。一旦免、赠票,找漂亮女客“烘场子”致男客增多后,优惠也便被顺势取消。而一旦圣诞节、端午节等节日来临,眼见年轻女客增多,很多舞厅都会立即涨价。
  “谁都喜欢年轻、漂亮、嘴巴甜的,这样的女孩,自己挣得多、舞厅也喜欢。”一位年龄接近30岁的女客说,舞厅内的年轻女孩总能得到男客特别地眷顾,尤其看上去稚气未脱的未成年人,更易吸引年长男客。
  在华商报记者暗访过程中,不时会看到有如高中女生的女孩在舞厅出没,这些打扮入时的女孩似乎早已习惯了男客的邀约,即便岁数大些的男客也不会拒绝。
  为了吸引更多女客,舞厅除了针对女客的免赠(门票)优惠,还会利用增加女客收入的方法来吸引她们。如仁和舞厅,其每支黑曲的时长只有3分多,比其他舞厅少了近一分钟,而黑曲数则增加到50支左右,有多名女客证实,奔着十多支黑曲多挣一百多块钱,她们也会选择这里。
  在来舞厅前,女客大多会洗澡、喷香水、化妆,相比之下,为更好地吸引男客眼球,很多女客会选择低胸、短裙来突出身材优势,有的则近乎三点式。事实上,在舞厅,穿着暴露已不新鲜,只要能吸引男客眼球。华商报记者发现,在万紫千红大舞厅的早场以及金笑等多个舞厅的下午午场和晚场,这样的女客随处可见。
  真得管一管
  “如果继续纵容下去,既坏风气,也有损古城的名声”
  “里面太乱了,真是得管一管了……”一位来自成都、本想在大众舞厅里跳场舞放松一下的业务员方先生感慨地说,“如果继续纵容下去,既坏风气,也有损古城的名声”。
  家住西门里的邹女士今年已68岁了,她最看不惯周围的这些舞厅,“有一次进去看了一下,乌烟瘴气的,哪是跳舞?真是该整治一下了。”
  暗访中,华商报记者发现很多舞厅环境较封闭,它们大多处于商住楼的二层或三层,除火凤凰舞厅在负一层、大庆路一家舞厅位于临街的简易建筑外,未发现有处于一楼或更高楼层的舞厅。通常,舞厅的声音内部较大,震感强烈,但封闭好,对外界影响较弱。当然,较例外的是美丽人生大舞厅,其在三楼南侧有窗口,亢烈的舞曲对楼上的招待所住户,有一定的干扰。
  舞厅卫生大多一般,虽然下午场过后会有工作人员进行打扫、清理,但几百人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活动,一两小时过后,地面上就又会出现各种污渍、痰液、口香糖、果皮屑甚至避孕套等杂物。
  相比于噪声和卫生状况,让人对舞厅环境最为担忧的还是消防情况。参照2010年发布的《公共娱乐场所消防安全管理国家标准》,华商报记者在暗访过程中发现,大多数舞厅内,未见有明显的疏散指示标志及取用方便的灭火器材。这对进入舞厅的男女客而言,一旦出现火情,将从何处逃生,通道又在哪儿?是个无法忽视的问题。
  “2002年以前,大众舞厅还是交谊性质的,上世纪九十年代,舞厅还经常搞创优评差,举办鹊桥大赛、十一大赛等等,比较健康。”西安市文化局市场处副处长孙琪向华商报记者介绍说,2002年以后,由于舞厅免票、中年女客进入等多种原因,舞厅的低收入人群逐渐增多,从聚集人流量看,已非其他的娱乐场所所能比拟。
  孙琪指出,酒吧的年轻人多,但大众舞厅以中年人为主。针对舞厅存在的问题,执法部门也经常通过暗访、突击检查等手段进行整治,尤其2008年以后,对舞厅的管理一直处于限制的状态。
  华商报记者从西安市文化部门了解到,截至目前,全市有507家娱乐场所,其中以莲湖、新城、雁塔为最多,其中莲湖为94家,但94家中究竟有多少大众舞厅,尚不得而知。
(原标题:西安大众舞厅“生态”调查(图))



西安火凤凰舞厅由173资源网(www.fz173.com)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fz173.com/content/285300.html

文章评论
Copyright © 2006 - 2018 www.fz17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173资源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