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主题阅读 > 正文
文章正文

马云释放出了极其危险的政治信号

主题阅读 > :马云释放出了极其危险的政治信号是由173资源网(www.fz173.com)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马云释放出了极其危险的政治信号的正文:

马云释放出了极其危险的政治信号篇(一):特朗普会见马云释放了什么信号


魏英杰 时评作者
当地时间1月9日,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在纽约与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进行了约40分钟的会谈。据新华社报道,两人着重谈论了中美贸易议题,具体包括阿里巴巴如何通过双边贸易帮助美国创造就业岗位。根据阿里巴巴的计划,其增加就业岗位规模可达100万个。
特朗普与马云的会谈是在一个相对特殊的背景下进行的。特朗普很快将走马上任,近期正抓紧组建“总统班底”。但他在竞选期间及胜选后就中美贸易发表的态度强硬的言论,令不少中美企业深感担忧。中美之间会不会开启新一轮贸易战,因此成为一个备受关注的话题。
而从双方会谈内容看,特朗普可能修正了自己的一些过头言论与做法。减少中美贸易逆差,为美国人创造更多就业,是特朗普的重要主张。但减少贸易逆差、创造更多就业,并不意味着要把美国的跨国企业搬回本土,更不是说要打压来自中国的产品,对来自中国的投资关上大门。
美国对阿里巴巴来讲是一个广阔的市场,但阿里也可为美国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这种互补互利的特征,非常明显。日前,日本企业家孙正义(他也是阿里最大股东之一)也与特朗普进行了会面。特朗普非常兴奋地在社交媒体上称,孙正义同意在美国投资500亿美元、创造5万个工作岗位。而马云通过帮助美国中小企业上阿里巴巴做生意,带来的就业机会将是前者的20倍。面对这样一份“大礼包”,想不出这位候任总统有何理由将其拒之门外。
通过加强合作实现互利共赢,这不仅是特朗普与马云会谈的关键点,也是中美经贸往来乃至全球化的本质。合则两利、斗则两伤,这是一个再明白不过的道理。搞经济不可能像特朗普原本想象的那样,“买美国货,雇美国人”,好处都自己占了,让别的国家统统沦为“吃瓜群众”。对此,只要问一句:如果“美国人”买不完“美国货”怎么办?企业不会把市场局限于一地一国,只要有一点业务拓展的机会,就能激发出十分的逐利冲动。
如果中美两国无法合作,那将是一场灾难。这是中国企业的态度,相信也是美国各大跨国公司的想法,更是维护中美经贸关系的正确打开方式。时下,许多人担忧,曾经给世界带来繁荣景象的全球化模式将遭遇保守思潮的阻击。这未免小看了全球化本身的动力。全球化虽然是“正在进行时”,但要想把它变成“过去时”,却是不可能实现的任务,或者说其代价之惨重,将远远超过这个世界所能承受的后果。
尚未上任的特朗普为了吸引选票,可以“满嘴跑火车”,一旦上任后,他也不能不服从全球化的现实逻辑。特朗普与马云的会谈,或许是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或许是想释放两国友好的信号,这都没有关系,最后他都将会明白这个道理。如果还不明白的话,他将面对的只会是更加惨痛的教训。
【更多新闻解读,微信添加公众账号“今日话题”收听】

马云释放出了极其危险的政治信号篇(二):张敬伟:特朗普回见马云释放的信号


发表于 7 小时前
|
只看该作者
  美东当地时间2017年1月9日中午,特朗普会见了中国电商阿里巴巴的创始人马云。
  特朗普见马云,谈得还不错。特朗普称赞马云是全球“是位出色的企业家。全球最好的创业家之一。他热爱这个国家(美国),而且他热爱中国。”特朗普同时表示,“关于中小企业,Jack(马云)和我会做一些很伟大的事情。”马云则称赞特朗普“善于倾听、很开明”。
  世界上超级大国的侯任总统和全球最具活力的电商平台负责人,表面上言谈尽欢,其实并不那么简单。特朗普称赞马云,是因为马云承诺帮助美国中西部地区的100万中小企业,将其产品和服务出口到中国。拥有超过3亿中产阶级的中国市场,电商购物--尤其海外购已经成为主流的生活方式。中国官方也在试点跨境电商,以便更新中国的市场销售平台,提振消费作为拉懂中国经济增长的新动力。
  坚持“美国优先”的特朗普,他的经济政策也初见端倪,尤其是向跨国企业大佬(如汽车厂商)发出威胁--不在美国投资设厂就征收高企边境税。
  特朗普的强势,说明他要给美国人提供更多饭碗的竞选言论不是说着玩的。马云承诺帮助美国中小企业出口,为美国人创造更多就业机会,则契合了特朗普的政策节奏,因而才会有特朗普和马云的相见欢和互相“吹捧”。
  马云的阿里巴巴电商平台,市场影响力巨大。2016年“双十一”、被舆论和网民称作“光棍节”的网购狂欢,当天销售额接近200亿美元,而在2011年只有10亿美元,超过了美国的“黑色星期五”和“白色星期一”。
  作为在美国纽交所上市的中国电商平台,阿里巴巴成为全球电商时代的翘楚。马云要给美国中西部地区的中小企业提供一个载体,将其农产品、服装和酒等出口到对进口商品有着强大诉求的中国,这让有着敏感商人触觉的特朗普很感兴趣。
  在纽交所上市的阿里巴巴,希望打开美国市场,最起码要和亚马逊和Ebay形成三足鼎立。但是阿里巴巴在美国市场一直不稳不火,而且也不时背负着卖假货的恶名。就在一个月前,美国贸易办公室重新将阿里巴巴纳入“恶名市场”名单。
  当时,阿里巴巴的反应是怀疑美国贸易办公室受到了特朗普当选的政治形势影响。从特朗普对其他跨国车企的高税威胁看,阿里巴巴的反应未必没有道理。但是阿里巴巴似乎“很聪明”地顺应了当前美国的政治形势,和特朗普展开对话和合作。就在特朗普回见马云的时间里,阿里巴巴的股价上涨了1%。阿里巴巴似乎收到了立竿见影的市场效果。
  特朗普见马云,虽是政客和商人的对话,但也释放出了多重意涵。
  一是看上去特朗普并非那么糟糕,起码靠谱了一回。这位另类的精明商人,在坚持“美国优先”的前提下,也谙熟互利双赢的逻辑。马云懂得特朗普需要什么,就满足他的要求。因而,特朗普也乐得给马云面子。更重要的是,特朗普称赞马云“爱美国也爱中国”很不容易,舆论场和分析家对此或有各种联想,但肯定的是,马云是联系中美两国的纽带,是润滑中美关系的使者。而且,马云也并不否认自己起到的这种作用,他对媒体表示“我认为,中美关系应该加强,应更友好。”
  二是中美关系还是能够找到合作空间。中美建交后两国关系的波荡曲折,矛盾焦点是3T(台湾、贸易和西藏),奥巴马时代又多了新旧大国如何摆脱“修昔底德陷阱”的美国式焦虑。不管如何,中美关系已经形成了利益攸关的关系。特朗普时代也不例外,无论他如何“美国优先”,两国经济层面的相互融合都是事实。而且,以往中国市场更需要美国资本,现在美国也离不开中国资本的注入。正如特朗普对马云“爱美国也爱中国”的评价,中国也需要美国资本“爱美国也爱中国”。这是现实主义的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写照。资本和市场,依然是突破中美两国政治藩篱的有机要素。
  三是马云也传递了中国的声音。中国不和美国对立,中美两国合作才能双赢。民间如此,官方也是这样;当然,特朗普回见马云也向中国发出了信号--正如马云所云,作为美国总统的特朗普也善于“倾听”和“开明”,这有助于中美关系消除误解和消解信任赤字。

马云释放出了极其危险的政治信号篇(三):李嘉诚为何会突然释放危险信号?


来源:BWCHINESE中文网
作者:韩洋
2015年新年伊始,李嘉诚就抛下了一枚重磅炸弹:旗下公司世纪大重组。李嘉诚系的“大动作”到底目的何在?为何会突然释放危险信号?
李嘉诚资产展开最大规模重组
李嘉诚旗下长江实业以及和记黄埔上周五宣布重组,两公司股价今天开盘大涨。长江实业高开14.98%,报143.5港元;和记黄埔高开14.42%,报100.00港元。
李嘉诚宣布有关消息后,其身家一夜暴增158亿元(港币,下同),更加巩固了其首富地位。
1月9日,长和系实际控制人李嘉诚提出一套重大重组计划,其旗下的长江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江实业)与和记黄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记黄埔)将合并、重组、再分拆,目的是消除控股长江实业的股权折让问题,为股东释放价值。
计划完成后,李嘉诚的长和系将鲜明地分成"长地"与"长和"。其中,新成立的长地集团(全称为长江实业地产有限公司)将持有长江实业与和记黄埔旗下所有房地产业务。
长和将持有长江实业及和记黄埔的所有非房地产业务,包括港口、电讯、零售、基建、能源等,而长地将持有两个集团的房地产业务,包括在香港、内地及海外的相关业务。值得注意的是,新的长和及长地均在开曼群岛注册。
长江实业于1972年11月在香港上市,已经在香港证券市场走过了近43年。和记黄埔于1978年1月上市,也历经了37年的风雨洗刷。
李嘉诚的“大动作”堪称老谋深算
证券时报称,李嘉诚这次“大动作”从根本上来说是适应世界经济发展新形势新格局的自我大变革。
相对于全球新技术、新科技,特别是互联网新经济新金融,以及中国马云、李彦宏、马化腾们的强势崛起,李嘉诚系确实显得有点老态龙钟、落后落伍了。其整个李嘉诚系产业发展后劲不足苗头似乎已经出现。
在这种情况下,李超人需要继续拿出其超人的非凡智慧,对内部公司进行一次整合和重组,使其焕发出新动力、新活力,以适应全球经济金融新变化新形势的发展。
从经营策略看,这次整合的一条主线是将非房地产业务与房地产业务分拆分离。这背后确实有深意。一个时期,内地和香港房地产市场泡沫式膨胀,李嘉诚家族是其中的最大获利者之一。
现在房地产行业处在走下坡路状态,赚钱财富效应已经失去。这个时候可能拖累整个李氏实业的业绩。房地产业与非房地产业搅和在一起,是一个非明智选择,也到了不得不剥离的时候了。
正如李嘉诚说,香港地产业务百分百都是赚钱的,而内地业务99.99%不会亏本。语气貌似不太硬气,成长性又在哪里呢?在房地产业特别是内地房地产业夕阳西下时将其剥离,足以看出李超人的过人之处。
从财务考量上分析,世纪大重组的目标之一是为消除长实持有的和黄控股的股价折让,从而为股东释放价值,依照长实1月7日在联交所收市价格计算,比2014年的股东应占账面权益价值有23%折让,折让值高达870亿港元。通过重组简化结构后,这部分被低估的价值将被消除。
李嘉诚说,这家房地产公司(长地)未来每年将会有100亿港元的固定收入。
长江实业副董事总经理叶德铨表示,虽然和黄未来并购或会缺少地产业务作缓冲,但由于重组后将有550亿元现金流入长和公司,相信长和公司现金流无大问题。
李嘉诚表示,长实及和黄的负债分别为少于2%及约20%,相信其融资难度不大,并仍有很大空间发展,而且释放公司的折让对其融资亦有一定支持,加上旗下99.9%的业务不会蚀本,相信未来重组后融资问题不大。
李嘉诚又强调,现时公司的评级十分良好,相信公司可保持稳健发展。对于未来电讯业务的并购将涉及大量融资。
和记黄埔董事总经理霍建宁表示,公司的电讯业务仍然产生净现金流,相信无太大融资问题。
霍建宁表示,重组后长和及长地并无“大婆”及“二奶”之分,两间公司地位一样,相信股东只要跟长和系主席李嘉诚投资就一定好。
李嘉诚表示,在重组业务上,他与股东利益一致,认为重组对股东及公司均为非常好的选择,而且是次重组为根据过往五日的收市价而定,实际股价变动不大,因此分派价格十分公道,强调他以股东利益为优先,就如过往将出售屈臣氏股份所得全数分派予长和系股东一样,而不会像其他上市公司的做法,出售所得则会分七至八年派发予股东,反映长和系一向以公司及股东利益为前提。
最大好处是,重组后长江系两大新公司透明度大大提高,业务分类清晰很多,市场投资者很容易判断公司业务发展状况以及业绩,便于投资者准确做出投资决策。这对公司和市场投资者是双重利好。
最引人关注的是两大新公司注册地改为开曼群岛后,引起市场对于李嘉诚系撤离香港的质疑。当然,李嘉诚本人以及长江系相关人士已经出面给予澄清和解释。这种澄清似乎并没有消除社会市场的疑虑。这种质疑不无道理。
长实与和黄在港交所所举足轻重的蓝筹股,市场岂能不惊奇和“骚动”呢?质疑是正常的,风平浪静反而不正常了。
长和与长地两间新公司注册地由原来的香港变为开曼群岛,集团解释为主要是出于重组的技术性考虑。这个技术性考虑包括两个直接实际的原因:规避香港对公司管制过严的政策环境和规避或者“逃避”税收。
但可以这样猜想:在开曼群岛注册不排除给长江系的未来预留了较大回旋空间,预留了后路和后手,即无论将来香港等相关地区,出现房地产等业务经营形势的何种转向转变,还是政治走向如何,李超人都能纵横捭阖、应对自如,使自己的“生意”放眼全球,不受任何地域经济政治因素变故影响。
这一招其实比所谓撤资或者撤出房地产等某一个领域“凶狠”厉害一百倍。
李嘉诚火速撤离释放危险信号
有媒体认为,李嘉诚火速撤离释放危险信号:人民币和人民币资产可能会暴跌。在暴跌到来之前,最好的方法就是远离这些资产,李嘉诚之前甩卖大陆的房地产,现在全力进军欧洲,都是明证。
人民币和人民币资产,还能保值,并能获得更好的收益吗?难!房地产泡沫、信贷泡沫、地方政府债务泡沫、投资过剩等等,中国的经济现在已经处于危险之中。
可以观察到,实际上现在资金外流已经很严重,大量的资本在离开中国,包括我们观察到的外汇储备下降、外汇占款下降等,都在说明这个问题。
而李嘉诚只不过是逃离大军中的一员而已,只是顺应趋势。其实一个李嘉诚撤离也许不是大问题,怕的就是千百个类似李嘉诚的大企业家撤离,还有成千上万的外资企业撤离。
BWCHINESE中文网此前报道,过去的30多年,这个国家迅速成长起来的财富精英阶层一直在努力推进一种设想:让财富得到相匹配的权力。然而,权贵的阶层固化似乎让这种推进困难重重。
过去的一、两年,不同的财富报告和媒体新闻告诉我们,中国的企业家群体不是已经完成了移民,就是正在考虑移民。而他们给出的理由中,除了“更好的生活环境”、“更好的医疗和教育资源”之外,“保证财富安全”成为了很多企业家移民或者考虑移民的主要理由。
2013年全年,焦虑弥漫在财富群体中。湖南企业家曾成杰因非法集资罪被判死刑,让企业家对财富和人身安全备感焦虑。这一年,民营企业家们激烈的讨论了是否应该“在商言商”。
“作为企业家我觉得最大的事情就是税收,我们这个企业除了物业管理、保安、清洁工四百多人,我们今年到现在为止给政府交的税超过六十亿人民币,就意味着我们公司的每一个员工,每一个工作日给政府交的税超过七万五千块钱人民币。”在谈论这个问题时,中国企业家潘石屹表现的很严肃,“我觉得只要自己行得端走得正,遵纪守法按章纳税,就没什么不安全的。”
在中国,稍微知名的民营企业家都会努力获得一些政治身份,比如潘石屹就拥有北京市人大代表身份,除了带来至少形式上参政议政的机会,一些政策形势信息的把握也会给企业决策提供参考。
但当前,中国的政治氛围发生了一些变化。不管是香港占中还是大陆全面的反腐,其实都说明了中国的政治氛围的变化。
李嘉诚年纪已经很大,早晚要将公司交给儿子打理,但是他的儿子们并没有李嘉诚在政商界长袖善舞的本领,因此离开中国,可能是对其家族的一种保护。在自己去世之前做好战略安排,这也是李嘉诚的高瞻远瞩。
但就原则而言,商人与政治不应有任何瓜葛,而在中国这汤汤两千年的历史长剧中,商人为何在政治舞台上扮演着一个沉默而悲情的傀儡配角?
实际上,在中国成为一个大一统的中央集权国家之前,商人的社会地位尚可,甚至在春秋战国时期出现过几位叱咤风云的商人宰相。
中国历史上,出于利益与立场的不同,中央政权与民间商人阶层之间首次爆发的冲突源于汉朝景帝时期的“七王之乱”。
由是,汉武帝推出盐铁专营政策,从此中国历朝历代都延续着由中央政府控制重要的生产和能源行业的惯例。通过控制调整专营项目的价格所获得的财富,成为除赋税外国家财政的主要收入。
不可避免的是,当政府已经控制国家最重要的能源和资源性行业时,就必须通过打击民间商人以减轻甚至杜绝这些行业遭受到来自下层的冲击。被奉为贤君的唐太宗曾说“工商杂类不预士伍”,中国统治阶级潜意识中对商人的蔑视和打压可见一斑。
而更为可悲的是,这样的“贬商主义”如同血液一般流淌在世世代代的继承者心中,随着每一个中国人的脉搏而颤动。
在中国内地房地产市场低迷之际,87岁的李嘉诚正重组其商业帝国。目前,中国经济达到了本次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中国的最慢增速。
长江实业发布会上的两个幻灯片显示了这些已然相当复杂的拟议业务重组将如何实现。
李嘉诚的撤离,是重大的风向标,从经济的角度分析,中国的经济已经很危险,很难获得更高的回报,中国经济可能长期缓慢增长,泡沫的破灭可能导致人民币和人民币资产严重贬值;从政治的角度讲,可能是为了保护自己家族和后代。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造富运动,无论从人数上,还从财富总量,均令西方瞠目,完成了资本主义国家一两百年的历程。
中华元智库创办人张庭宾认为,过去35年来中国经济发展,主要靠人口红利、廉价资源环境和民营机制创新。如果人口和资源都已经严重透支,民营经济发展遭遇权贵外资的遏制天花板,中国经济势必将进行一次改革开放以来最深的一次调整。
而在这种大背景下,中国人过去传统的“单边做多”(无论是在实业、股市、黄金还是楼市中低买高卖)的创富模式,已经或正在走向尽头。所以他认为如果仍然依照传统的思维和投资方式,不要说未来财富增值,能够保住过去的财富积累都是奢望,甚至80%的富人都可能被打回原形,变成穷人。
中国真的危险了?
分析人士丁丁认为大可不必担心,虽然中国经济目前出现了一些问题,如房地产经济不景气,信贷也有一定程度的麻烦,地方政府债务也很严重,投资确实有过剩现象,但是,这都是中国经济发展过程中要出现的必然现象。
何况,当今世界,每一个国家的经济都出现了不同程度各种各样的问题,中国经济作为世界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自然不可能独善其身,不能因为中国经济出现一定问题就断定人民币会贬值,中国经济就会出现危险。

马云释放出了极其危险的政治信号由173资源网(www.fz173.com)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fz173.com/content/298979.html

文章评论
Copyright © 2006 - 2018 www.fz17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173资源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