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范文 > 汇报体会 > 正文
文章正文

专家收虫心得

范文 > 汇报体会 > :专家收虫心得是由173资源网(www.fz173.com)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专家收虫心得的正文:

篇一:[专家收虫心得]收虫心得


   本人就是在经历了收虫的诸多探索和磨练后,总结了一些自己的亲身体会和看法,在这里将其中窍门和注意事项一一记录体现出来,使阅读者能有所获,从而能少犯错误少走些弯路,下去后能顺利收虫并有所收获,就是我的本意和初衷了。另外:本人在这里介绍的收虫地方,主要是指山东宁阳地区;所叙仅供参考,不周之处,尽请谅解!
   收虫时间和地点的把握及相关注意事项
   选择出发的时间:
   收虫也分早秋(8月10日左右的立秋前后)、中秋(8月25日的处暑以后)、晚秋(9月份的白露前后);这和养虫过程中的早秋、中秋和晚秋是完全两个不同的概念,提请读者注意区分。
   选择出发的时间,这里要分两种情况:1、是自己玩用;2、只是贩卖。
   这两种情况在出去的时间和掌握上大有不同的。如自己玩用,就不必太早下去了;一般在每年立秋以后的8月10日左右下去即可,因为早去虫还没有大批量出土,挑选余地不大;另外早出土的虫大多为“伏虫”,底板较差,不够老结。而8月中旬开始,山东宁阳地区的虫就开始大批量出土上市了,这时所花的时间和精力也要小得多。
   另外,根据本人的经验,宁阳地区在每年的8月中上旬期间,都会有天数较多的下雨天气,而且往往连续几天都有雨,这样的天气虽然方便里蟋蟀的最后一次蜕皮,可下地捉虫也不那么方便和容易了,所以出土的虫也就不多了。可对于贩卖蟋蟀的人来说,就考虑的是正好利用上市的虫源较少时,打一个时间差。往往在7月底和8月初即已经下去了,此时所收的虫质量普遍不高,但因为大多虫友已经“憋”了快一年了,早些上市的虫,虽然质量不高,但只要价格不高,还是有不少人买了回家听叫或者养着“压盆”的;再说早些开张买虫,也可以先和虫友们混个“脸熟”,为一秋的生意打下个良好的基础。
   此时收虫时的价格就不必收太大价的虫了,因为此时讲究的是数量、便宜,销售时也是要价格便宜,以跑量为主,此时只要不亏本及时回收资金进行周转就可以了,待手中积攒、掌握了一批客户电话后,再在之后的蟋蟀销售中发挥作用吧!
    选择收虫的方向:
    选择收虫的方向和上面说道的收虫时间是有关连的。收虫的方向对贩卖和个人收虫都是一样的,基本没有区别。
    8月上旬下去收虫,此时因虫还没有大量出土,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蹲点,这时最后在较大的集镇和市场进行收购,这样就能看到更多的虫,还有一些可挑选的余地。
  兖州的漕河地区也是产虫的著名地方,它与泗店相邻交界,是到泗店的必经之地;也有较多的收购名地,如:小李村、李村、小孟等地都属于兖州的地界。但此处的出虫时间普遍比泗店地区晚一个星期左右,这点请收虫者要把握好收购时机。
   而到了8月中旬,此时各处的出土虫已经陆续大批量出土了,出虫的产地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分散了;这时就要随着时间逐步往下面去收购了,先是乘车到各处收购,到了8月15日的黄金收虫期,甚至要住在农村或路口进行“蹲点”式收购了。对所住的村子和路口,一般都选在比较深入下去的村子和路口,而且村内都有捉虫的传统,路口也是卖虫的必经之路。
在村子里住着收虫有利有弊,好处是,可以和老乡混熟并在第一时间看到和收到品质较高的虫;不利的地方是,正是因为熟了,看中的虫如压价太低就不行了,这种情况对那些“大户”或有经济实力的人是不存在的,对于一般贩虫的和小的养户就不适合了,只有指望“拣皮夹子”了。我在下面收虫贩虫时,在老乡家里收的虫,要么不收,如有看中的,就尽量打包收购,免得让他们误会和失望。总体来说在老乡家里和村里收购的虫,价格普遍偏高些。故本人旺季收虫时,虽住在较下去的村庄里,但只求出去收虫时方便些、近些,且都是在附近的路口和市场里收虫的。
    早秋选择收虫的地点及注意事项:
  这里所说的收虫地点是指何时应在何地收虫,何地又应该收购何种类型的虫,以及在一天中如何根据地点调整收虫的方向。
    在山东宁阳地区收虫,首先要了解当地老乡的日常作息习惯。当地老乡每家每户都有人均的一亩三分地,每年大都种些当地的特产玉米和花生;他们一般在早上乘太阳还没有完全出来前的凉快时间就下地干活,这时是不吃早饭的,他们要赶在天气热起来前赶快干些地里的活;一直要到上午的十点左右,才会回家做早饭吃;吃过早饭后基本就不下地了,窜窜门做做家务或睡一会,到了下午二点多,才会再做中午饭吃,吃好中午饭,会再下地干些活,直到天黑;晚饭要到晚上八点左右才吃。
    到了捉虫的季节,也正好是农闲和秋收交接的时候,当地捉虫的农户也是按照平常的作息习惯出动捉虫的:早上天刚亮就下地捉虫,有的在自家地里边干活边捉虫,到十点左右出地出土一批虫;吃过早饭了又下地捉虫,下午二点前又会出土一批虫;吃好中午饭后就基本不出去了,而是洗刷一下,卖虫和休息;到了晚上,吃过晚饭再出去到远一些的地里连夜捉一批虫出土,这批虫会在第二天早上卖。当然也有向姚村、黑风口这些夜市打着电筒卖的市场,会在第一时间就收购掉出土的虫。也有一些专业的捉虫人员,会集中乘车到较远的地方捉虫,这些人的具体时间就比较难掌握了,一般在他们回村的必经之路截他们就可以了,他们回来的时间也集中在上午或中午。
    在宁阳地区,不同的地方,虫出土的时间也不尽相同,品种和要求也不一样。在7月底到8月上旬,出虫较多的是沙庄、古城、薛家村、马村、曹村和柳楼这一片离泗店较近的村子和路口,这些地方中以泗店为中心,向南的区域以出土青虫和黄虫较多,其中黄虫的出将率较高;往东和西两头则以出青虫和紫虫较多,往北的区域出土以青虫较集中;而在这个时段,宁阳的大多地区还没有虫市。
    在宁阳地区的8月中上旬,一般雨水较多,虫源较少。在泗店的胡村附近,就有不少捕虫老手会在此时段,打个“时间差”,带好捉虫工具和用具,结伙乘长途车到济宁、聊城等地找蔬菜大棚,捕捉“大棚虫”。这些“大棚虫”无论从大小和质量,不是精通或知道内情的人是看不出来的,而且在早秋时节,这批虫的大小和外形都明显高出当时出土的野生虫,很容易使人上当受骗。这些“大棚虫”虽不是人工孵养的“白虫”或“秧子虫”,但由于生长在人工大棚里,没有得到阳光雨露的滋养而且早熟,底板极差,虽不是“秧子虫”但是虫的质量和“秧子虫”也没有多大的区别了。从“大棚虫”各方面的特点看,比“白虫”和“秧子虫”更难区别和分辨,形象都极为漂亮,多生得高、方、阔、厚,大头阔项的。但这批大棚虫的价格又往往不高,这是因为随着立秋的到来,虫即将大批量上市,而且野生虫的个头和质量也是这些“大棚虫”所不能比较的,所以尽快出售才是上策。也正因为如此,才使的每年的“大棚虫”销售都很顺利,大多都是卖给了急于批量贩卖虫的买家,被打包销售了;因为数量也不多,每年只有一、二批,故接触到的人也不多,大多收虫者都还不知道有这么回事,更不要说防范了。笔者在这里也只是提醒大家;至于对“大棚虫”的区别,本人也了解不多,现只有告之一点:在立秋前如果发现一批或多只形象具佳、虫色漂亮、与众不同的蟋蟀,且价格不高的,那就要提请注意了,特别是可以打包成筐销售的,那除非你是走了大运了,“时来运转”了,否则必是“大棚虫”无疑了。
   早秋时节在小孟、宫村、古城和曹村等这些出名较早的地方收虫,要特别注意“秧子虫”;这些地方因为开发的较早,很多村民家都会“孵”秧子虫。早秋蜕出来的成虫不多,在早秋捉虫时他们会将那些还没有蜕完七次皮的“赤膊虫”也捉回家里,养在家中的大缸里,缸里底部垫上一层泥土,再放上些碎砖烂瓦和野草,虫放进去后再在缸的口沿罩上纱网透气即可了;这种大缸一般都放在各家院子里的角落或凉棚下。待卖虫时,除了新捉回来的,再在自家的缸里挑一些已经蜕出皮的成虫来,混在一起去卖;另有一种秧子虫,是他们在捉虫时发现了个头较大的“赤膊虫”就捉回家,将其单独养在罐子里,等它蜕完皮,再视虫的大小拿出去出售。这些秧子虫因为不是完全的野生虫,而且在混养时,最后一次所蜕的皮也无法保证完全吃掉,底板和先天都会不足,所以最后的出将率是不言而预了。有很多经验不足的收虫者,往往看不出此中区别,在早秋收虫时也就会在这方面吃不少“暗亏”了。
   在这里我就根据自己掌握的经验介绍一下关于野生虫和秧子虫的一些区别:
   (1)秧子虫在罐子里因缺少野性,都显得比较“温顺”,遇光不惊,遇风不窜;野生虫因为刚刚捕获,野性还没有驯化,一打开罐子,就伺机跳跃或在罐中乱窜。
   (2)秧子虫因为人工饲养,食物充足,故肚腹部形状圆滚,白胖肥涨;而出土不久的野生虫肚腹则是色黑干瘪,这是因为肚子里都是污泥腐物的原因,有经验的收虫者,还可以从肚腹部的黑色程度判断出是出土多久的虫。  
    (3)秧子虫的六足细小无力,大腿尤其明显,干瘪无力而且向外敞开,这是在人工的饲养环境里缺乏跳跃锻炼的原故;而野生虫因在地里求生,跳跃是起码的生存能力,所以六足和大腿都较为强健和粗壮,大腿形状也是多为紧夹身体的两侧。
    (4)芡草起叫时,秧子虫竖翅角度不高,叫声也大多绵软无力,频率也较为缓慢;而野生虫的竖翅多高撑且角度大,叫声有力响亮,频率较快紧凑。
    (5)六足的光泽,尤其是大腿上的光泽;秧子虫因底板不足和先天不够,六足的光泽显得死气沉沉,较为灰蒙蒙,没有反映坚实的蜡光色泽;而野生虫在这一点上正好相反;当然了这一点上,没有多年的收虫和养虫经验的人也是难以区别和掌握的。
    (四)夜市收虫地区的大致特点:
    曲阜附近、宁阳的姚村和兖州漕河附近的煤矿等地有固定赶夜市的习俗,而且以姚村最为著名;至于其它各处比较出名的产虫地块,也有在田间地头的夜市收购点,就比较不固定了。这些夜市的收虫时间和规律都是以捕虫人入地和出地的时间为主,时间都为晚上22点以后到次日的5点天亮以后;赶夜市的收虫者都是想尽量在第一时间看到出土的虫和收到野生的出土虫。 可经过了这么多年的捕虫和卖虫经验后,当地的老乡们也都有了一定的眼光、经验和花招来对付收虫者,虫价也是越抬越高,漫天要价是习以为常的事;所以在夜市收虫,没有一定的收虫经验、看虫眼光、思想准备和经济实力是不行的。此地捉虫的老乡们近些年来更是想出种种花招和“歪门邪道”来对付夜市的收虫者,以此达到赚取更高的利润目的。
   在这里介绍几种较为常见的手段和“意外”情况:
   (1)当地捉虫都是以小罐盛装,下地捉虫的都会带上一些空的小号瓷罐,在地里捉到一条虫,就在一个小罐里垫上些土将虫放入,再用橡皮筋箍上;现在也有人为了轻松点或多带点,使用起了南方人捉虫的竹管筒了;为了蒙混过关,有些老乡会将前几天卖不掉的虫和秧子虫,装在小罐或竹管筒里带到地里去,而且会在地里将原先罐子里的垫土换掉或从竹管筒里倒入刚垫了新土的小瓷罐里,以此达到更加“逼真”的出土效果;在捉了一阵后,出地头前就将这些带进去的虫混在了新虫里,一起给收虫的看,当然这之间还是有记号区别的,其中分别只有卖虫者自己知道了。缺少经验的收虫者往往会在此上当受骗,而此时糊里糊涂的打包收购,是老乡们最愿意看到的结果了。此时只要收购者不要心急,耐心的观察一下虫的体形和动态就可以区分对比出来了。
   (2)故意将小罐里的土垫高。将小罐里的土垫到罐子的一半甚至更高,里面的虫在狭小的环境里活动受到限制甚至连转身都困难,而此时收虫者只要一掀开盖子,虫要么马上跳出来,要么可以轻易的爬出来,等你反映过来后,马上盖上盖子时,要么虫已经跳走,要么爬出一半,被你压住身体了;结果就不用多说了,只有赔了,至于赔多赔少那要看你的“本事”了。识破的方法也很简单,只要勤快点,将要看的罐子拿起,用手颠一下分量就可以了;只要是分量不对劲的,就不要看了,马上还给对方就可以了;如一定要看的,就用网罩或盖网罩好了罐子再开盖子观看。
    (3)在盖子的内部涂上花露水、风油精或清凉油等有刺激性气味的东西。养虫的都知道,蟋蟀是最忌讳有刺激性气味的物品了,平时有一点气味,轻则作废,重则毙命;此时在这样的环境里,里面的虫早已被憋疯了,只要你一打开盖子,那不拼命逃走才怪了。对付这种情况时,先是用鼻子吸口气大致闻一下,动作不要太明显了,如发现异常气味的就不必再看了,因为就算罐子里的是一条虫王,此时也早已废掉了;没有问题的,也最好先和对方虫主谈个大致的临时价,万一出现了此类情况后也好有一个大概的赔偿“尺寸”了,不至于让对方漫天要价,引起不必要的争执和麻烦。
   夜里收虫,因为光线和视线的限制,不象白天亮敞而且人多眼杂,对跳掉逃跑的虫无法做到马上捉回,那些惟利是图的卖虫者正是“吃准”了这一点,就想出了这些“龌龊”的办法。除了经济上的原因,一般的收虫者也多是不敢到夜市收购的。
    (五) 旺季时各处出虫和收虫的特点:
    对于“游击式”收购的人来说,一天当中如何选择和安排收虫地点是有一定讲究的。对于“蹲点式”收购的人,就没有这些讲究了,但这种“守株待兔”式的收虫方式,采用的人不多,毕竟这样收虫的范围受到限制,虫的来源也较为保守,虽然可以在当地有个固定的地方,方便了和卖虫者的感情联络,但毕竟弊大于利。在现今这个信息技术发达,手机、电话普及的年代里,大多数收虫者还是会根据季节和时间进行自己的调整,通过多跑不同的地点,以此达到更好的收购目的。
  “游击式”收购在8月10日早秋季节是不适用的,因为这时大多捉虫活动还没有展开,出土的虫也有限,多数都集中在几处规模较大的市场里,到处乱跑,费力费钱又不讨好。这些在前面的章节里已经进行了阐述,在此就不再多说了。每年立秋过后,当地的捉虫大军开始“出动”了,此时就不能“守株待兔”了,要“主动出击”了;到了出虫的旺季(8月20日左右),就要凭着各自的经验和喜好,到各处出虫产地进行不间断的往返奔波了。下面就要介绍一下笔者在中秋旺季收虫的经验和经历。
   在中秋的收虫旺季里,早上收虫在天还没有亮时就要算好路程和时间,尽可能的到偏远一些的路口和地头去进行拦截式的收购,这样所收的虫也许不多,但是多质量上乘,价格也比较适中、合理;偏远地方的早市结束得都比较早,这时就要乘座事先安排好接送的车辆,马上往下一个较集中的路口或市场赶,此时还可以赶上这个市场的高峰时段,在这里就要抱着“捡皮夹子”的心理和想法了;如果是大批量贩虫的,此时就可以撒开“网”收购了,到这个市口一结束,就可以返回驻地吃中午饭和休息、理虫了。下午再出去收购时,就不必到较远的地方了,只要在住地附近的较集中的十字路口或市场里收购就可以了;因为下午卖的虫多为早上卖剩下的虫,只是凭个人的运气和缘分“捡漏”而已,此时的虫价大多不高,对于大量贩虫的人是值得关注的收购时间段;其中张庄路口、大小金马村口、薛家村路口、沙庄路口、柳楼、前后心村口等地都是泗店中型的市口,比较适合下午的蹲点收购。另一方面,因为下午天气较热,外出捉虫的人不多,捉虫的大多选择在这时休息足,以备晚上出去彻夜捉虫。
   当地每年到了出虫的旺季时,就会有一些有农用三轮车或小货车的农民组织当地的一些职业捉虫的老乡成批结伙的到离家较远的地方捉虫,一般都要开车开上三、四个小时左右,但每个人也要交给开车的一些路费,早先是三元、五元的,随着虫价、油价和物价的不断上涨,路费也随着上涨,到现在已经达到每人十元或十五元了;每车随车的大小,每次可以带三十人到五十人不等;这些人大都是一个村的或相邻村的,一起外出捉虫,也好互相有个照应。
  [ 宁阳、兖州地区因为出名较早,当地附近的虫已经捉的差不多了,个头和出将率已大不如前,而且也很难找到没有开发过的出虫产地了,为了继续发展虫经济,就顺延诞生了这种有组织的大批人员外出捕虫的“特殊部队”了。
   而捕虫的产地和方向也是保密的,为了长时间占有产虫地,每个团队都是独立和基本固定的,而为了拉到固定的客源和保持客源,组织者(大都是车主)们也会互相打探虫源地和开发寻找出好虫大虫的产地,否则,带去的人捉回的虫都不行或卖不掉,那下次就不会有人乘他的车了。另外,组织者还要保证所带去的人的数量和安全,否则一方面自己赚不到钱,另一方面也会惹来不少麻烦,因为都是乡里乡亲的,真出了事谁也脱不了关系。
   在有些大的市场和必经之路口,在中午稍晚时间,都会有这批夜里集中乘车到较远地界去捉虫的车辆回来经过,有许多收虫者已掌握了这个规律,会在此时专门守侯;如:漕河的小李村路口,宁阳的张庄路口,上饮乡的黑风口等地;但此时收购的虫价普遍都较高,不是一般收购者都愿意这样收购的。
    8月中旬,各地开始陆续出虫,地域也逐渐扩大;此时各地出土的虫的特点为:宫村的虫个头普遍较小,一般在二正到三正左右,三正的就算大虫了,但此地出土的虫包扎紧,善盘打,宜配斗;黑风口在宫村的西面,是到宫村收虫的前哨路口,早先还没有形成气候时,只是一个去宫村的必经之路口,后来有人开始逐渐往下延伸收虫了,就有老乡开始摆桌子占路口了,也就逐渐形成了市场;此地的名字也是和收虫有关而来的,听当地的老乡介绍说:原来这个小路口并没有名字,和那里的所有路口一样,没有专门的地名,后来有几个上海人发现了这里,就开始在这里早早的蹲点拦截着收虫,因为当时在这里收虫天不亮就要开始了,都是打着手电收虫的,而且这个路口是一个十字路口,早晚风较大,故顺口形象的称其为“黑风口”,之后只要到这里,就会和开三轮的说:“到那个‘黑风口’去。”所以一传十,十传百的,就有了这么个地名了。这几年因为到这里收虫的人越来越多,名气也越来越大,宫村反而冷清了下来,黑风口倒发展成了当地有名的一大收虫集市了。此地的虫因为早先也是供应到宫村的,所以也可以说就是宫村虫了,收虫要求和宫村虫一样。黄茂一带出土的虫以淡色面较多,且长衣、翅子较多,大虫比例高;而与之相距不远的张庄则正好相反,所出之虫多为紫虫和深色面虫,且出将率也较高。小孟一带出紫虫和黄虫,青虫少见;小孟下去的桑圆是个开发不久的区域,出虫的质量较高,淡色面的虫多,出黄虫是其特点,笔者就曾在这里屡获黄虫中的大将。
   在泗店的北面有个曹村;这个村因为离泗店镇较近,村里捉虫、卖虫开发的很早,也很彻底;故每年到了出虫季节时,村里几乎家家捉虫、存虫、养虫和卖虫;和虫打交道的年数多了,村民们也大都或多或少的会一些相虫和养虫的经验了,对市场的行情也很了解和掌握;所以这个村的村民卖虫时都是不慌不忙的,很难和他们讲价。他们每天除了带一些一般的虫到集市去卖,多数会将购虫者带回家里看虫,没有合适的价格,他们也不会急于出售,他们会根据自己的经验将虫分别养着,所以每家每户最少的都有几百条,多的达到上千条也不是什么希奇事,故每年卖虫卖得最晚的也属这个村了。到这个村子去收虫,不是急着回来或收不到称心的虫,最好不要去,因为他们的虫要价高而且“诡计”多,缺乏经验或不了解内情的人,往往会上当受骗。现在说一下在曹村常见的“手段”:一是孵“秧子虫”,这里和宫村、古城村都是当地有名的起步较早的发明养“秧子虫”的村之一,在这个季节里,几乎家家都有几口大缸养着“秧子虫”,至于养“秧子虫”的方法和具体操作,笔者在前面的章节里已经详细描述过了,这里就不再重复了。另一种有名的“手段”是人工做虫,做出的虫有“乌钢牙”、“烂衣”、“脱头”、“独脚”、“墨翅”、“白砂项”等,其中最为著名和成功的“绝招”就是“乌钢牙”了。早先山东虫刚刚兴起时,因为“乌钢牙”的希奇和难求,不论大小,都是价格不斐,少则几百,高则成千上万,这也促使了作假的发明和兴盛。曹村就是人工“乌钢牙”的发源地和推广地,但因为做法保密,也只有少数的几户人家会做。经过多方接触和打听,笔者对“乌钢牙”的做法和程序也有了个大概的了解,基本做法如下:先选用一条不是很好的虫(因为好的就可以卖钱了,没必要冒险做什么“乌钢牙”了),大小都有,只要头大身阔就行了,套入网罩里,再准备一大盆清水,将装了虫的网罩全部浸没入于水中,过了五、六分钟左右,将虫淹至昏迷不动了,再将虫捞出,蟋蟀此时已经没有了知觉,任人摆布了;这时候他们就撬开蟋蟀的大牙,用一种特殊的黑色颜料涂在虫的牙面上,这些步骤完成前必须在蟋蟀醒过来之前,否则就会前功尽弃;昏迷的虫一般要三、四分钟左右就会清醒。笔者也尝试过这样的做法,其它步骤都没有什么问题,但涂牙的颜料找不到,试过记号笔、墨水、墨汁等都涂不上去,因为蟋蟀的大牙上也有一种类似人类牙面上的釉质层。做过手脚的虫,从表面上看不出什么特别,吃食、行动甚至芡草都很正常,但一斗就不堪一击了,基本上都是一触即溃,像“败局虫”一样,估计是涂料或做虫时将虫牙伤了。曹村的这种做法,刚开始的时候还是让许多收虫者和养家受骗上当,以至数年难得一见的“乌钢牙”,在市场上经常看到,而曹村更是几乎家家都有“乌钢牙”,有些家里还是成批的出卖,随去随有,真是让人哭笑不得,在上海的虫市上也是“乌钢牙”成灾,“乌钢牙”的价格也从原来的成百上千跌到只有几十元甚至根本没人问津了;搞到最后,只要说一句:“‘乌钢牙’要伐?”顾客就会立即被吓得逃走;倒是真正的“乌钢牙”没有人再相信了,大有“狼来了”的结局;现在曹村的名声已是一落千丈了,上过当的人是不再去了,看来曹村的这种“惟利是图”的做法真是“作茧自缚”,害人终害己呀!
    每个玩虫的人都会有自己的偏好,有些人喜欢青虫,有些人喜欢黄虫,有些人喜欢紫虫,但对于异虫类的蟋蟀,好象都会比较关注;这也就给一些“投机取巧”的人带来了“弄虚作假”的机会和动力。往往是“独脚”好卖时,就将好虫的脚掰一个下来冒充“独脚”卖,而当地人才不管是什么“天独”和“独脚”的区别;“烂衣”有人要了,就将正常蟋蟀的外衣用镊子撕掉扯烂,冒充“烂衣”来出售;还有将虫的翅膀涂上黑色,冒充“墨翅”的;将双须剪掉,冒充“盲子”的;将正常的虫的头强行拉出,冒充“落头”,弄得虫半死不活的,等等等等;可谓是花样百出,为达目的而“不择手段”,真是应了一句古话: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其实要识破以上的这些做假的伎俩,也不是没有办法;但凡只要有一定的养虫和收虫经验,在收购挑选时不要过分的“迷信”什么异形、异相的外表和偏听偏信,保持冷静的头脑,再根据虫各部位的要点和搭配去进行合理判断,仔细观察虫的形状和动态,多花些时间看,也就会看出个大概了。
  以上叙述仅是个人的一些观点,希望对到山东的收虫者有些许参考的价值!

篇二:[专家收虫心得]07本人收虫心得 更新斗虫心得| 蟋蟀论坛


去年收虫稍晚 8月25号以后收的,24号下的山东,9月2号回来的. 主要去了 宫村 小李庄 黑风口 这3个点,收的虫不大~ lct  pZlsDM/=    因为前年已经白虫泛滥,在山东收虫时本人都跑的以往经常拿虫的人家看虫,收的价格大多是20-100之间的 高价的200-500的都仔细研究才决定是否拿, 去年出将的几条虫 嫩黄钳楞头青 红头紫 紫大头 黑黄 这几条都是黑风口和小李庄购得. O^=+"O]    早秋选虫主要是看头 项 6跳 皮色 大小差不多了本人才落草看牙 再细看肉身.不必太苛求色与搭配.因为虫还没泛色定色,正因为这样所以能检漏的好虫. jk&xzJH.  去山东前做好心理准备和换钞准备, 换钞准备就是多换点10块 20块的零钱 100的少露面 心理准备就是收虫别贪恋大虫,白虫通常都大 各个都细皮嫩肉有摸有样,越小越要看 当然这个小也有个尺度 最小20点  还有就是收虫时特别留意下虫的摸样,就算一块地里抓的虫 也不会有生像特别相近的虫 如果发现有3 4只摸样基本相似的劝各位可以立身走人了. |u?VlRt  C0/^6Lu"o    本人分辨白虫有1个小窍门.就是捏蟋蟀的须 野生蟋蟀的须活 人手还未接触到就感觉到人手指上的热量避开了,而白虫的须死 一捏一个准,有时捏了还没反映. 白虫腿白 斑少更别说血斑,白虫的大跳关节V哪个点上是很淡的红色接近于粉红 野生虫大多是暗红 但是也有很少部分是粉红色的. -JF^`hBD-  5v)bs\x6

篇三:[专家收虫心得]宁津收虫心得


宁津虫我收了也快20年了,在这里写点白话心得,通俗易懂,希望大家能有借鉴:  
1、市场上的虫什么色的都有,但不一定是宁津本地虫。大家都知道,宁津土虫就是凶啊。其实宁津附近当地虫皮色是很有特点的。以往老法师们喜欢用“邋遢”来形容,但“邋遢”一词对于一般人来说不好理解和辨认。我来白话下,就是当地虫的色就像用中药水泡过的一样,色浓而发暗红,其实就是说明宁津虫的皮壳老底板好的反映。  
早秋正宗宁津淡青的颜色  请记住这样的色
2、宁津虫子大多是条子、棍子型,假如你想收到在宁阳看到的虫型,那基本上就不是当地虫。一是当地虫绝少有大牌价,二是这么好的基本上都在大贩子手里且直接送给大户。宁津车站的虫市已经没落,但周边赶集卖虫的人很多。在市场里多看少动心。对于大婶大妈大嫂的要注意防范。她们往往是卖白虫秧子的主力。给你看的虫很神气,蛮灵光,牌价不错。你问价要的也不高:200块。但是拿回来不会斗的多一只。所以要多看看一些老头小孩的虫。虽然小,没什么样子,但是绝大多数是本地土虫。我个人觉得收宁津虫不要太在乎外形。外形好的基本上也看不到。看到了收下来往往不会打架。06、07年,我和朋友自己在地里抓出来的虫很多就是这样,平头平脑的条子,没卖像的,养出来基本都会斗,而长的很漂亮的东西,养足了结果就是不会打。真的很奇怪宁津虫的脾性,条子、棍子型的里面找头型饱满斗丝笔直,眼角突出的。  
长条子、头型饱满、斗丝笔直、眼角突出
3、宁津本地虫中腿脚很大的少,所以腿脚长大的一定要拿下。挑牙长或者牙大的。一定会斗。这就是宁津虫好玩的地方,很多看着漂亮的宁津本地虫其实就是文将军,就是不会斗。而一些并不起眼但是斗丝笔直,牙齿长而且带红尖黑尖并且有深齿的虫却往往最终成将。  宁津长脚淡青
4、宁津虫的牙很有特色,本地虫牙色干净的很少,但是牙尖或者带红或者红中带黑尖。能感受到硬度。只要牙够长并且带深齿的。基本都会斗。所以我觉得:宁津虫的牙粗长带齿的比宽厚大却不怎么有齿的更能出将。  
块紫红牙
淡红牙起斑

专家收虫心得由173资源网(www.fz173.com)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fz173.com/fanwen/huibaotihui/290149.html

文章评论
Copyright © 2006 - 2018 www.fz17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173资源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