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范文 > 时政热点 > 正文
文章正文

李斌被打死

范文 > 时政热点 > :李斌被打死是由173资源网(www.fz173.com)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李斌被打死的正文:

李斌被打死一:独家:打死车娅婷的凶手李斌被抓获过程(图)...


独家:打死车娅婷的凶手李斌被抓获过程(图)
勒克儿    发表于2009年08月14日 09:12 阅读(115550) 评论(1353) 分类: 热点深度
举报
记住这张脸:打死车雅婷的就是他(前面的,后面是警察)!    打死车娅婷的凶手李斌被抓获过程
  成都市公安局今晨1时通报,经成都警方全力侦破,故意伤害车娅婷的犯罪嫌疑人李斌于8月13日下午被成都警方抓获。经初步审讯,犯罪嫌疑人对主要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天网跟踪 李斌在清水河大桥被抓
8月10日下午1:40许,犯罪嫌疑人李斌在成都市一环路西三段111号附近与被害人车娅婷发生口角,进而对车娅婷实施殴打,车娅婷被送进医院后经抢救无效于次日死亡。
据接近警方刑侦的知情人士透露,8月10日下午1:40许,成都市一环路西三段111号附近大街上,车娅婷过街时被李斌骑着的电动三轮挂了一下,车娅婷负痛尖叫着骂了一句很成都的土话,李斌当时闻言没反应,他快速把车骑过街迅速停放在“青田家私”旁边的公交车站附近后,转身抓住车娅婷理论:“美女,你骂的啥子喃?”两人争执起来后,李斌立即恶从胆边生,痛下杀手,发生了“810车雅婷被害案件”……
案件发生后,事发管辖地的成都金牛区公安分局迅速调集刑侦警力,通过事发地一带的“天网”视频录像,调查并跟踪在那个时段移动的电动三轮,经警方拉网摸排,很快在成都市外双楠某小区锁定犯罪嫌疑人:李斌,男,33岁,成都市人,在一眼镜店打工……
 在李斌家,没有找到嫌疑人,警方开始布控蹲点守候。
13日下午,李斌在成都市二环路清水河大桥附近刚一露头,即被便衣刑警抓获。
33岁的李斌在眼镜店上班 
知情网友找到了李斌表舅汪某。
汪称,李斌时年33岁,已婚,有一6岁儿子。事发之前,李斌在西二环路外一家眼镜店上班。  李斌那辆电动三轮,是他父亲买来钓鱼用的而不是李斌拉客挣钱维持生活的工具。
13日晚些时候,李斌居住的小区里来了三辆警车,把这一电动三轮车拉走。其家人直到今天(14日)早上看新闻,才知道李斌闯下大祸。  汪称,李斌平时性格内向,在家里比较听话,脾气也比较温和,“不是那种很暴躁的人”。事发后,他一直没有在家里出现。李的邻居也一直没见到他回来。  在周围的邻居眼中,李斌平时沉默寡言,性格内向。小区守车的汪大姐是“看着李斌长大的”,她也应证了这一说法:“以前我打骂孩子的时候李斌还来劝过我”。  汪透露,在几年前,李斌还曾当过联防队员。
 
14日早晨得知李斌是殴打大学生村官车娅婷致死的凶手,坐落在西二环路外的一家眼镜店的员工感觉非常吃惊。因为李斌在此上班。  李斌已在这个眼镜店工作有两年时间。“他工作积极,从来不迟到。”同事称,李斌性格平和,从来没跟顾客起过纠纷。  同事表示,事发的10号那天,李斌正好休假。但此后的11、12号,他仍然返回店里正常上班,“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另一名同事提起了这样一个细节:事发后有天上班时,店员们从收音机听到车娅婷的死讯,便聚在一起讨论。而这个时候,李斌埋着头没有吭声。  目前,犯罪嫌疑人李斌已被刑事拘留,案情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目击者上网说当时真相  网友“一本书”14日一早上网发帖说:  刚才上网,看到说那个凶手被抓了。心情很激动。说老实话,前两天我一直不敢开腔。关于那个叫车娅婷的美女村官被殴致死,我一直很矛盾。好吧我承认,我就是其中一个目击者。我看到当时的一些情况,很害怕。我站得比较远,看到了一些情况。之所以没说,是看到网友都在骂那个打人的。说实话,我觉得那个凶手真的该千刀万刮,一个和我年龄相仿的妹妹,就这样被他打死了。网上说,车雅婷被那个人打了十分钟,没有人出手相救。其实,那个男人打那个妹儿也就是一转眼的事情,根本来不及反应。当时大概是中午一点过,围观的“不明真相的群众”也不是很多,有两个人上前劝阻,新闻里面报道的那个大爷也被打了,另一个是女的。那个凶手打完就跑了,也就两三分钟的事情,等我反应过来报警时,看到已经有好几个在打电话了。这几天,网友除了骂凶手之外,骂得最多的就是围观群众了,也包括我。我觉得自己该骂。但是,我还是觉得部分网友骂得有些过了。你不能说围观者都是麻木的三,不能说成都人就是麻木的三。在当时人并不多的情况下,还是看到有两个人上前去阻拦了,其他还有一些人也打了110,120的,不然JCGG和护士MM会来那么快嘛。他们也算是做了他们该做的。我是一个从乡坝头到成都来打工的女娃子,但我爱这座城市,就跟张靓颖唱的那首歌一样。我觉得,我们所有的成都网友都应该爱成都。不能因为一件事情,就把成都和成都人说来一无是处。我们还是文明城市的哇,打人的那个人不文明,是社会渣滓,但是,上去劝架的大爷和大姐这些有爱心的网友应该是文明的成都人三。新闻上说,打人者打了十分钟,我从感情上支持这种说法,因为只有这样才显得那个坏人更坏。所以我不敢说,更不敢上网说,因为我是一名旁观者,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很内疚。但是,我当时真的不敢上,我也是一个弱女子,我想,当时有两个人上了应该就可以了三,再说,那个男人也跑了。只是没想到,后果会这么严重。车妹妹就这样被打死了,我真的很内疚。我支持网友一起来抓凶手,那样残忍的人就应该让大家都来骂他,抓他。至于凶手长得啥子样子,说老实话,当时我也很害怕,根本记不住那个人的样子。我前两天也想上网说点啥子,但是,我想,我又提供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所以就没有说。幸好,那个凶手被抓了。应该把那个混蛋枪毙了。我说了那么多,其实就是想说,我虽然是旁观者,但我并不是冷血的人,不同的人处在当时那个环境下,都会有不同的表现。我不认为自己一无是处。我也不指望大家能原谅我,但是,我就是想说出来,心头好受点。车妹妹,那个凶手抓住了,你应该安息了。一路走好……
                       李斌被刑事拘留。
成都市公安局天网拍摄的事发地附近视频截屏1
  成都市公安局天网拍摄的事发地附近视频截屏2
  成都市公安局天网拍摄的事发地附近视频截屏3    李斌当时骑的电动三轮摩托车

李斌被打死一:独家:打死车娅婷的凶手李斌被抓获过程(图)

李斌被打死二:李慧敏被杀经过及背后的深层次原因


李慧敏被杀经过及背后的深层次原因*李慧敏被杀经过2006年底大同市公安机关调整干部、主要包括所属11个区县的公安局长、政委、交警队长,共包括33名。据传说,每名新任局长、政委、交警队长都花了上百万元的活动费。南郊区交警队副教导员宋建忠为了当上交警队长,给市公安局政治部主任李慧敏一次性送好处费30万元。但是当宋建忠未当上交警队长而向李慧敏索要这笔钱时,李只同意退宋1万元。宋因此与李发生争执,李一边骂宋,一边给市刑警支队长赵凤林打电话(此前宋建忠因购买赃车被市刑警队立案后,宋通过送给李慧敏20万元办了取保候审,但宋借机将被扣押赃车开走,此后市刑警队赵凤林一直在寻找宋,并要求宋将赃车交回刑警队,但宋一直未将车交回刑警队)。当宋与李发生争执后,李借机给赵打电话,意图通过刑警队将宋抓走,并且李在一怒之下,打了宋两个耳光,之后引发宋将李杀死。宋逃跑后,市刑警队支队长赵相林及接到报警的城区刑警队到达现场,市局申公元局长随后也到达现场,指挥多路人马抓捕宋建忠。当宋在内蒙被执行抓捕的民警抓获后,发现身上、车上除了一张医保卡和一把锤子外别无他物。据说这把锤子就是杀害李慧敏的凶器,但从整个案件的发生来看,宋在杀害李的前一天,就向李提出退钱的要求,因李不同意退,因此,宋于第二天晚身带锤子来到李家,意图对李进行威胁,目的是索回已送的30万元,但由于事态的发展,促使宋在情急之下将李打死。李的死亡显然是宋在一时情绪难以控制的状态下所致,而宋并非蓄谋或预谋杀人。在案发后,李慧敏的女儿连夜去了几次李慧敏办公室,据说将几百万现金及有关进人档案及材料(已收钱、填表但未办理)都予以转移销毁。以上就是大同市公安局政治部主任李慧敏被杀经过及内幕。*李慧敏被杀的深层次原因及大同市公安局长申公元贪污腐化的犯罪事实俗话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宋建忠作为一名受党教育培养几十年的干部,有着多年从警经历的干警,之所以会残忍地杀害了当地公安机关的负责人,其中必有缘由。申公元自任大同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以来,一手遮天,贪污腐化,买官卖官,贪赃枉法,总金额上亿元,具体事实如下:一、       收黑钱2001年下半年,申从临汾调来大同后,为了满足他贪婪的胃口,以解决办案经费不足和帮助其他单位工作为由,到处收黑钱:1、              申安排政治部主任李慧敏从全局各处室抽调50余名干警由局长助理兼交警支队政委的薛凯负责,分5个小队分别在各交通要道如圣水沟、神泉堡等地,由公安单独设立非法检查站收费。除了收超载和违章罚款外还收煤检费、过路费。凡过往的运输车辆都得留下买路线。这些黑钱都不给开单据和任何手续。由薛凯和各小队按班按天交钱。每天每班大约交5—10万元,这笔钱不入公安局计财处的帐户,由申公元授意张美荣(原计财处会计,已退休)担任会计,单独记帐。时间长达8—9个月,总金额约4000—5000万元。这些钱小部分用于收黑钱干警的补贴,大部分被申直接支取,中饱私囊。后因社会上反映强烈和市人大的干涉才被迫终止。2、              公路收费终止后,申又开始纠集社会车辆闯政府设立的煤检费收费站,偷逃国家煤检费。保守估计每天纠集30—50辆,每辆交申的私下300—500元,日收入1—2万元。此外,凡挂“东信一号”车证的拉煤车,都是公安局长申公元的车,违章超载无人敢管。这些收入约1000万元,全部进了申的腰包。在中央三令五申治超治限时,申亲自给公路局路政支队长姚岩峰打电话,让姚“关照”。姚感到为难,申布置其亲信薛凯抽调2名交警护送申的拉煤车偷逃公路过路费和煤检费。3、              由公安局牵头,抽调10余名干警,不干公安工作,帮助108国道收费。108国道除给干警补贴外,每年再给市局80万元作为酬劳。从2001年起,三年已收240万元全部进入申的小金库。此项工作开始由市局治安处副处长冀青负责,因收钱有功,申将冀提拔为新荣区分局局长。此后收费由现任治安处处长陈宝山负责。冀、陈二人及他们司机每人每月从中捞取1000元好处费。4、              在申的支持和暗示下,各处室都向社会收黑钱。经侦处代替税务收税款,涉税案件先抓人后押款放人,追税不开票。抓一个人暂押款10—20万,交税放人。暂扣款不予退还,全部归申。仅2002年经侦处一次汇入申个人帐户100万元。经文保支队、禁毒处等大部分处室出去收黑钱,就连局办公室都派人下去收钱。收回钱各处室自留一点补贴收黑钱的干警,大部分孝敬了申个人。二、       经商办企业,贪污、索贿1、              申从2001年下半年来大同,2003年市审计局审计公安局2002年帐目时,发现除政府的正常拨款和增加的拨款1000万元外,申亲自打电话向矿区、城区、南郊、矿务局以及市局保安公司、交警、经侦、禁毒、刑侦、巡警等下属单位索要1000多万。此外,外欠债务5400余万(其中铁路300余万元,据说现在外欠上亿元,已将公安局现办公的地方和财产卖出去,准备租房办公)。2003年申在市局设立小金库,审计时发现,被罚款300万元,此后,申为了逃避审计改变了做法,在市局设了地下财务,由原党委秘书,现任办公室政委、局长助理叶向东直接管理。申只要一个电话就可以拿钱。2、             在煤城大同,最挣钱的行业是发煤,它可以让人一夜暴富。申来大同后,马上就盯上了这块肥肉。申以警校名义办了两个黑煤站,既无营业执照,又不交税和其他费用,就收煤发煤。因申和原大同铁路分局局长罗金保都是从临汾调来,又是铁关系,所以发煤要几个车皮给几个车皮。用警校周围村庄(如宇洲疃等)的个人车辆组织了一个公安拉煤车队。正常费用、罚款、治超都不交。这些车只挂个申指定(前文中“车信一号”的牌子,加入这个车队就向申交款,仅此项收入每日上万元。发煤一开始由申的亲家王凤歧(刑侦处原副处长)负责,后觉得不得力,直接交给警校去办。此外,申还办了8个废品收购执照,自己不经营,出租一个执照收款3万元。因为有公安做后台,这些废品站收购赃物也无人敢管,无人敢查。于是工业器材、铁路器材等国家财产被大肆盗窃,重大案件屡屡发生,犯罪分子之所以如此猖狂,主要是有公安局长申公元这把保护伞。3、              交警支队原办公室主任戎有恒(已退休),申公元来大同后被任用为公安局“三产办”主任。下属6个单位:交警支队服务公司、市局农场、驾校、警犬基地、娱乐场所(邮电培训中心每年80万元租用的)、保安押钞公司。申除了通过这些实体以各种手段为由挖钱外,每年80万元租用的邮电培训中心,实质是为申搞色情服务的“行宫”,为安全起见,派保安站岗放哨,申在2002年表彰先进时,设了两个“特殊贡献奖”,公开给戎有恒、王凤歧每人各发奖金5000元,成为笑谈。4、             以培训警犬为名,办了一个警犬基地,但并不培养警犬,而是从外地拉来一批普通狗,由治安处陈宝山出面,强行卖给各煤矿及化轻公司。谁不买狗,就停谁的产。每条狗定价3万元(其中狗1万元、养狗人培训费2万元)。在培训养狗人时,因狗是伪劣货,把被培训人咬伤,公安局不给治疗,药费也不给出。以上行为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新闻单位介入此事后,才不得已收场,但申已从中大赚了一把。5、              市新新音响报警器材公司长期占用公安局的房子,以经销报警器材的名义销售警用器材。谁都知道,警用器材是公安部明令禁止市场经销的。在申公元刚来不久,也曾下令要取缔该公司以公安为招牌作幌子,从事非法销售警用器材的行为。但后来并未付诸行动,这里究竟有何内幕?不仅如此,在去年市政改造三馆扩路时,该公司所占临时建筑被拆除,但很快就用上公安局的正式办公楼,堂而皇之继续经营,没有后台行吗?6、              2002年成立押钞公司,抽调30余名原市局处级干部承办此项工作。在任命经理时,申费尽了心思。一开始由保安公司负责,后又让经文保支队负责。但申觉得这两个部门的人弄钱的胆子都不大。于是把年龄偏大、应退二线的市局副处级干部陶力明提拔为经理(正处级)。(因陶力明的姐姐是大同铁路结算中心主任,给申捞钱,提供过方便。)于是陶一上任便投之以桃,报之以李,给申大肆捞钱。       押钞公司启动后,该公司先后接收了大同市商业银行、建设银行、工商银行、南郊信用合作社和左云电厂的押款和守护任务。其中商业银行每年给98万、建行100万、工行176万、南郊信用社20多万、以及左云电厂等共计收款400多万元。后来又接收了浑源、灵丘、广灵等县工行的押运任务,收入非常可观。但押运公司仍不满足,通过各种办法捞钱。a、         押运公司打着公安局招人的旗号,公开向社会招人。一些人因急于就业就送钱,每人送2—3万元不等。共招收几百人,给申、陶送完钱后,只培训不安排上岗,想上岗再送钱。上岗后半年内不给开支,只给每人每月300元生活费,而工作时间却每天长达14个小时。承诺的“三险”也不给上,30余名市局的处级干部补助10个月分文未给。一年后每人每月提到400元。但申只给陶力明的两个内弟,每人大约补发1—1.5万元。而其他人的钱始终未给,后来引发押运公司人员围堵市政府的闹剧后,才补发了一些。b、         用押运公司的廉价劳动力包工。先后在铁路的站东、指挥大厅、茶馆等多处包工。共计200多万元,既不入市公安局的帐,也不入押钞公司的帐。干活的人只给吃饭,工资分文未给。挣回的钱全部装入申公元、陶力明的腰包。c、         先后从银行接收报废汽车23辆,这些车的车状况还可以,就是没有手续。其中桑塔那5辆、高级轿车3辆以及一些其他类型的车。这些车抵顶了银行应付市局的押运经费。申让押运公司把车简单维修了一下,并指示交警队重新上了户。然后全部高价卖给了市局下属单位。其中卖给交警队桑塔那车5辆,每辆5万元(实际银行每辆作价1万元),共卖了25万元,这些款全部归申个人所有。d、         押钞公司的办公地点是租用市商业银行的。租用费每年40万,从商行应付押钞公司的经费中扣除。申把公司前面的门面房“无偿”让给与其哥哥有关系的江铃汽车制造厂销售服务中心占用,实际江铃厂给的好处费全部装入申的腰包。e、         押钞公司冬季取暖用煤,2003年冬天实际用煤380吨(司炉人员每天都有登记。)但却按500吨入帐,从中贪污10万余元。内情传出后,司炉人员被马上开除。     由于申和陶大肆贪污,将押钞公司搞成了私人企业,像过去资本家剥削工人一样。既没有按当初招工时承诺的给职工交“两保”,工资待遇也未按约定办。员工反应强烈,长期无人理睬。导致了2004年11月1日上午,13部押钞车、近百名押钞人员集体到市委、市政府上访。致使全市多家银行整个上午不能营业,在社会上造成了极坏的影响。申自己也觉得向市委无法交代,为丢卒保帅,才不得以将陶撤换。又交给他的亲信戎有恒负责此项工作。戎心领神会,穿新鞋走老路,更变本加厉。三、       搞工程索贿市局东西楼加高一层,押钞公司加高一层,禁毒支队的工程等市局所有工程,都是申指定的工程队干的。其中押钞公司铺院39万,加高一层89万,装潢80万。押钞公司刚铺完不久的水泥砖已被全部压烂。冬天用煤只好卸在大门外,工人再用小平车往院内拉。干警虽多次反映,但无济于事。据说主要是因为申、陶二人拿了好处费,不闻不问,所以才出现了豆腐渣工程。四、       买汽车等固定资产吃回扣1、              申到职后,通过其哥(临汾汽车贩子)从江铃汽车制造厂买回陆风牌小汽车42辆。据反映每辆进价11万,但申却让支付17万,申每辆多捞6万元,获利252万元。2、             从江铃汽车制造厂买进运钞车21辆。据反映每辆进价28万,申却按每辆33万支付,申每辆赚5万,获利105万元。3、              购买反恐排爆装置,卖方开始向刑侦处要价85万,找到申后,申让支付125万,获利40万。4、              租邮电培训中心,警民共建时邮电局不景气,每年以20万元租给市局刑警队,申来后却让按80万元支付,从中获利60万元。五、       生活腐化1、              申的儿子在北京上学,上学期间就开始经商,申以妻子穆小林有病,常年在北京住院,申也不工作。常年住在北京。并占用三辆高级轿车,其中霸道车2辆,供他本人和妻子、家人享用。2、              据说2003年上半年,申去北京给黑社会人办事,自己乘坐的车被犯罪分子盗走,车上放有现金150万元。申做贼心虚,连案都未敢报。后犯罪分子弃车逃跑后,该车被北京市公安局发现,交到公安部。公安部发现大额现金,觉得另有隐情,通知申将车取回,仅将申的“全国先进公安局长”的称号取消,就不了了之了3、             申在大同市柳航里以个人名义买一套楼房,其中购置电器的9万元,由原市局党委秘书、现办公室政委、局长助理叶向东签字从市局财务报销,据为己有,被市审计局审计出来,也不了了之。4、 申先后与政治部主任李惠敏、户政处长李梅,还有社会上多名女子有男女关系,在全局引起强烈反响。六、       买官、卖官、受贿索贿申来大同后,他的胡作非为并不是一帆风顺的,遭到了大同市公安局广大干警、中层处级干部和其他领导的强烈反对和抵制。他便和政治部主任李惠敏(和历任公安局长:从张升东到申公元都有男女关系)通过肉体关系在经济上、政治上互相勾结,狼狈为奸。借机构改革之名,让一大部分德才兼备的干部提前退居二线,以便任人唯亲,任人唯钱,索贿1000余万元以上。申搞了一个改革方案,内容:一是处级干部年龄卡到50岁,二是所有处级干部全员下岗,竞争上岗,三是上岗实行百分制。即个人考试占10分,竞争上岗单位干警评议竞争对象占10分,从正处级老同志抽10名评个人演讲占10分,改革前后正处级领导打分占10分,局党委成员打分占20分,申一人打分占40分。每次得分要张榜公布,不入围就失去竞争资格。方案一出台,明眼人一看便知,想上就得送钱,的想保住原位也得送钱,而且必须给申送钱,才能当上领导。在此期间申办公室门前排队送钱。当时大同市各银行的存款明显下降与此不无关系。申在收足钱以后,对那些在前几个环节入不了围的人,采取各种手段使其入围。一是暗中改分。不仅改评委和处长的分,甚至局党委的分都改。二是扩大机构,扩大职数。机构改革前市局共31个处室,省公安厅批准太原、大同机改后最多不能超过26个处室。现在实有51个,有的处室达到1正10副。总共退下80—90名处级干部,新上任200余名处级干部。三是那些送了钱,素质很差,连围都入不了的,直接任命了50多名,如处长石仲平等人。四是年龄很大的处级领导,凡给申送过钱的人,申变相将他们任命为局长助理。如赵全、任健、刘建军等。五是如叶向东既提拔为办公室政委,又兼任局长助理。六是将原来的处级单位(相当于国家序列的科级)升格为副县级两个,如公交分局、开发区警署。这些人上台后,急于收回投资,胡作非为,残害百姓,搜刮钱财。1、       原计通处处长陈宝山,送申140万元(其中80万元是计通处在保安公司帐上的存款——此款为购买车辆查询费,该业务属公安公益业务,不应当收费的。为了获得不正当利益,计通处和保安公司联手,让保安公司收费,两家分成;陈宝山的女情人给投资40万元;(自筹20万元)当了治安处长。陈宝山为了急于捞钱,在2003年6月11日在绿都游泳馆抓赌,现场缴获赌资10万元,只报了8000元。2004年治安处要求全市洗浴行业、旅店业都安装联网查询系统,利用年检发特行证的机会让每个单位交7000—10000元,如不交就不给发证。大部分单位因承受不了,通过关系活动才领到许可证。陈宝山通过此项工作从中获利上百万。通过所谓改革将年富力强有工作经验的原治安处长王忠挤到了经文保支队(一开始不安排,后在其他局领导的极力反对下才安排的);贺利(原治安处副处长),因送钱少,被挤到网监处。人们评论王忠是不跑不送,降格使用。2、        高建勋(原南郊分局副局长)给申送150万元(社会上说送200多万元),当了经侦支队长,追税不开票。抓一个人押款15—20万元才放人,先后抓了10余人。高在南郊任副局长时在市内赌博,一晚上输了7万元,高借小便之机,给市局打了电话抓赌,现场除将赌资7万元拿回,又捞了10万元。3、        李梅(女,城区分局副局长)既送人,又送钱60万元,当了户政处长。从其他小城镇正常迁入的户口,李签个字便要向每人收1000元。此外,卖户口每个户收2500—3000元。大同市每年市政府给好几千个户口指标,李收的钱是很可观的。佘国萍(原市局户政处政委)其丈夫原为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机构改革时,虽在全局考核第一名,却被未入围的李梅(77名以前才能入围,李排87名)几乎挤出户政处,正如群众说的“佘国萍不跑不送,原地不动”。4、        李胜民在办案过程中,因在车上拾到一个保险套,向嫌疑人逼要10万元,被黄河电视台曝光,按改革方案没有竞争资格,因给申送50万元,被提拔为车站整顿办主任。因无故殴打人,被市纠风办查住,但李将纠风办工作人员的照相机没收、证据销毁。因此事性质恶劣,李被停职,后李为恢复职务,给申送60万元,但因李慧敏事发,申被罢免,而未果。5、        王丽原在市法院工作,因不是公务员不能提拔。调到市公安局后,直接任命为政治部副主任(王丽是原大同市长孙辅智的儿媳)。6、        南郊分局抓得犯罪嫌疑人80%取保候审,每取保一人送局长刘光明1万元。      总之,机构改革中,市局一类处室(如经侦处、治安处、户政处等处)的处长给申送礼都在百万元以上,政委在50—60万元。二类处室(如二处、巡警、防爆等)处长在50—60万,政委20—30万,其他处室正职在20—30万元。没有任何一个人说,他在这次改革中,没有送钱就提拔了。7、        还有一部分送了钱未给办成事的,钱也不给退。如陈绍伟(原经侦处副处长)送申公元70万元,竞争当经侦处长,后因高建勋送的多(前文“150万”),给陈安排了个政委,也不给退钱。为此,陈绍伟爱人刘红找申大吵大闹,并又拿了70万元给申送礼(这70万是化轻公司经理苏建华借给的),硬要当处长,也没当成。刘大闹公安局一事,在全省闻名。七、       进人受贿索贿总金额在1000万元以上。近年来,市局超编现象严重,干警开支成了问题。申来后,每人收10—20万元,先后进了420余名人员。只要有钱,判刑、劳改劳教、社会地痞、无业游民、开出租车司机都可以做假档案进入公安机关执法。最近城区、矿区、南郊、新荣归市局直接管。他们认为又有机可乘,接收人员时比原来登记的名单多出400多人。据这些超出的人反映,每人送款高达25万元。在这些进入公安机关的人员中,有许多不符合条件的人,例如:1、               劳教人员罗小虎因流氓行为于98年(苏学生当劳教办主任)被劳教三年,后花钱进入公安机关,直到现在。2、              有两名无业游民(其中一名在社会上卖菜)制造假档案,进入公安机关执法。3、              有两个煤贩子的女儿调入市局,而且安排到治安、户政等处。每天上下班开50—60万的高级轿车,足见钱能通神。4、              李惠敏两个女婿、一个侄、一个兄弟、一个女儿都是企业人员调入公安机关执法。其中有三人提拔,其花名如下:大女婿王亚洲:从铁路调来,任交警副处长。二女婿李伟:改革时任治安一大队队长,最近又提拔为治安处副处长。兄弟:园林处工人,现在刑侦支队。侄儿:工人,现在市交警四队。女儿:工人,现在市开发区警署。5、             市委机关门诊部调入三人,李志华、曲某、蔡某。据说每人都花了几十万。6、             市公安局经侦支队长高建勋,在2003年机构改革时,因送申公元150万元(群众反映250万元),从南郊区调到市局提拔为经侦支队长至今年,先后从办案单位和个人敛财4000万元,这些黑钱3400万元交到了申的小金库,其中120万元汇到申的个人帐户,留下600万元供自己享用。这一问题省纪检委工作组已经拿到确凿证据。但申指使市局党委委员、警校校长昝有福,戎有恒(已退休专门给申搞三产捞钱),从警校和三产将给申的120万元补上,算是把此事摆平了。试问昝、戎你们的钱是不是公款?公款到了私人手,再用公款补上去,受贿的性质并没变。如果是他们私人的款,他们的款是哪儿来的?他们有代替申公元还款的义务吗?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相互勾结,互相包庇,是一个经济犯罪团伙。7、             申和政治部主任李慧敏,相互勾结、狼狈为奸,他们不仅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而且借市局进人,授衔、评奖、定功等各种机会索贿受贿。a、        市局每进一人,受贿从25万已升到40万。现在已办进500余人,受贿总额达1—2亿。另外还有32人已收了钱,因新市长不敢签字未办进来,其中1200多万由申公元和李慧敏的儿子拿到北京以做买卖为名洗黑钱,进来的人有劳改、劳教的。李慧敏一家办进市公安局6人,而且都是工人,并提拔为领导。b、        省厅给了一些以工代干授衔指标,申公元和李慧敏向每人公开要3000元,共计收取200余万元。说是给这些人去省公安厅活动送礼,其实装入他们自己的腰包。c、        趁城区、矿区、南郊、北郊四区公安分局人事归市局的机会,趁机进人,索要大量钱财,每人几万元、几十万元不等,致使四区县归市局的干警扩大了一倍多。八、       包庇刑事犯罪分子1、高建勋调回市局后,和市电视台一个女主持人乱搞男女关系,发展到公开组建家庭。高的岳母到市经侦支队高建勋的办公室劝告不要这样做,发生口角,高将岳母从办公楼的窗户推下,将下面存放的汽车砸了一个坑后,高的岳母当场摔死。在大同市引起强烈的反响,但由于高送了申巨款(上面揭发过的行贿索贿问题),于是申极力包庇,说高的岳母不是他杀是自杀,此事也就不了了之。高仍稳坐支队长之位,继续给申捞钱。2、张洪昌,在申任临汾市公安局长时和申狼狈为奸,相互勾结,大肆侵吞国家财产,被临汾市检察院逮捕一年多,其问题已够追究无期徒刑以上的刑事责任。申一看自己的问题要败露,于是就动用大同市公安局人、财、物大肆活动,疏通关系,不仅将张和其儿子调来大同市公安局。让张当了局长助理,安排张的儿子到户政处上班,而且继续为申捞钱。3、市局交警支队政治部副主任李斌在解决以工代干警衔问题时,根据申公元和李慧敏的授意,从这些人当中收取10多万元,交给了申公元和李慧敏。此事败露后,被市纪检委和检察院将李斌拘留,申、李怕引火烧身,出面保了下来。4、市局交警干部杨耀武,外号称交警四大金刚之一,以搞钱出名,被国务院纠风办明查暗访组查住。虽然市委要求必须处理。但由于杨和李慧敏有男女关系,并通过李送给申一大笔钱,于是申将杨保了下来,留在公安机关继续为害人民。5、申通过其小舅与大同市黑社会头目兰斌(外号兰萍)勾结,在左云、平鲁开办了两个大煤矿,日进斗金,为黑社会提供经济服务。申去北京吃住在广州大厦,开支全由兰斌提供。*希望中央从严查处大同市公安局存在的严重腐败问题及其背后的保护伞正因为大同市公安局长申公元与李慧敏等人互相利用,狼狈为奸,作恶多端,才造成了大同市治安状况恶化,才出现了一起起耸人听闻的凶案、惨案,人民群众怨声载道。其中左云“5.18”矿难瞒报事件、龙港苑小区爆炸案、中国贸易报兰成长被伤害致死案、美容院工作人员被残害案、刑警麻志斌盗窃销售机动车案、车管所长许军敲诈勒索案、李慧敏被杀案、栗文彦等杀害吸毒人员案、防爆支队无故殴打村民事件等等,这些案件和事件的发生绝不是偶然的,简单的,与大同市公安局的黑暗不无关系。而大同市公安局存在的诸多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甚至主要领导构成犯罪的行为虽经多年揭发,但却无人过问,始终逍遥法外,主要原因是有省、市甚至中央国务院个别领导的保护,因此,要想彻底解决大同市公安局存在的诸多严重危害社会、危害人民的问题,仅靠当地的司法机关恐怕不仅是徒劳的,而且还会使一些腐败分子更加猖狂,因此希望中央领导重视此案,若能真正由中央纪检司法部门查办此案,我局部分干警将出面做证,为铲除这些害群之马出一份力。    举报人:山西省大同市公安局干警         乘厄      吉浊2007年2月18日以上全文都是转载:http://hi.baidu.com/%BC%A7%D7%BF%D3%A8/blog/item/a5674a4e7aae503cafc3ab09.html
大家发表的互动观点(3人发表)

李斌被打死三:李斌:他曾看见一个人质被剁了半截手掌


  为“逼债”实施“严刑”
  李斌给家里打电话时,哭得声音不够大,被打手“划皮”
  在张瀛洲与杜丰带领下,去年10月13日下午,李斌和张波踏上了南下的火车。
  四人经昆明转芒市抵达与迈扎央毗邻的陇川县。随后,10月16日,在当地人的带领下,他们坐摩托车穿越了大片甘蔗林,进入迈扎央。
  李斌记得,自己知道是到了缅甸,是在被张瀛洲要求在一张白纸上签名后,张当时拍着他们的肩膀说:“兄弟们,现在我们在缅甸,今后要同甘共苦。”
  “当时想,在缅甸又咋了,有老大在,不怕。”李斌说。
  16日晚,两人被安排住在宾馆。
  语文成绩常过九十分的李斌,对那一夜的描述是:云淡风轻、明月高悬。
  夜里他们畅谈着赚钱后想买的东西。“给我爸买个手机,他那个键盘数字都按没了。”张波说。
  17日一早,4名男子突然闯进他们的房间,将两人喊起。呵斥声中,李斌和张波逐渐听明白,对方是要钱。此时,两人签名的空白纸,都已被填写成8万元的欠条。
  两人提出找张瀛洲、找杜丰,对方不理睬,“抡拳就打”,并将他们送进一间小屋。在那里他们发现,里面关着很多少年。
  “10月初镇上丢了的王洋也在那,瘦得就剩皮和骨头了,看见我们就会痴愣愣笑。”张波说,自己当时头一晕,心里说:“完了”。
  张波记得,17日下午,他被绑匪第一次“过刑”。
  “他们用烟头烫我脖子,钳子揪指甲,一边问疼不疼?我说快死了,他们就把电话递给我,让我向家里要钱。”
  12月25日,张波说话时不与人对视。他说,在迈扎央直视绑匪会被用烧红的铁钳烫。
  李斌的后背有十多条状如流星的伤疤。他说,这是绑匪用筷子戳进肉里,然后慢慢划开皮肤所致,打手管这个叫“划皮”。
  张波记得,李斌被“划皮”是因为打手认为他给家里打电话时,哭的声音不够大。
  “给我上这些刑还不是最重的。”李斌说,他曾看见一个人质被剁了半截手掌。
  曾被绑架者保释
  在缅甸期间,张波他们曾被当地警方带走调查,但最终,绑架他们的公司将他们保释了
  据云南陇川县警方介绍,在迈扎央,人质受虐的程度,远超李斌、张波所见。
  陇川警方一名负责人说,几个月前他们解救了一批在迈扎央被绑架的人质。警方发现绑匪虐待手段极为凶残,有女人质的乳房、男人质的生殖器被割掉。绑匪甚至还用了类似凌迟的刑罚,每隔几天就在人质身上剜下一块肉。
  张波和李斌说,等待被解救的日子里,挨打是家常便饭。
  去年10月24日下午一点,一名打手把张波叫过去,说:“小胖子,我今天非找你练练。”打手刚把拖鞋换成运动鞋,有人敲门。随后,十几名当地警察踹门而入。
  警察把所有人质和打手都带到警察局关了起来。做笔录时,翻译说,迈扎央警察这次行动是接到有人举报虐打。
  次日,打手被保了出去。七天过后,人质也被放了出来,而担保他们的是绑架他们的放水公司(高利贷公司)。
  被保释后,李斌和张波被关进一个小院。两人说,在这里,人质每天都会被要求互殴,胜者会被奖励一顿饭,输了的继续挨打或关熊牢。
  张波和李斌说,熊牢就是一个大铁笼子,中间有活动的铁栅栏,人熊各一边,每天晚上熊吼叫着摇动笼子,“里面的人吓得尿裤子”。
  11月5日,张波、李斌被绑的第21天,没挨打。
  这一天,他们的家长交了赎金。
  三天后,在一名男子的带领下,李斌与张波坐摩托车离开了迈扎央。
  警方的无奈
  一直困扰警方的是管辖权问题。而为解救一个少年,山西警方甚至交了赎金
  对于绑架案的频繁发生,运城警方称,深感无奈。
  运城市盐湖区公安局局长周鑫说,警方对一系列绑架案件一直高度重视。为了解救被困少年,他甚至向领导汇报过“聘请缅甸黑帮,对人质进行解救”的想法。
  “是实在没法管,不知道该怎么管。”刑警队长张运保说,这些案件,首案发生于2008年8月3日,当时办案刑警很快就锁定了受害者的被困地点———缅甸迈扎央经济特区。张运保说,他当时心里咯噔一下:不好,绑匪在缅甸,咱们管不了呀。
  无管辖权,是困扰民警的焦点问题。
  周鑫说,干警们也曾想到,是否能联系国际刑警进行解救。不过这个想法很快被否定,因为缅甸境内的迈扎央由武装力量控制,不受缅甸政府管控。
  根据公开的资料,自2005年之后,国内有黑龙江、吉林、浙江、四川、山西、山东等地的媒体先后报道过,其区域内的中国公民在迈扎央遭绑架勒索的事。高发的绑架案在与缅甸接壤的云南更被关注到,《法制日报》去年曾以《境外赌场“生财有道”诱骗国人出境实施绑架勒索》为题进行报道。
  而对于发生在运城的系列绑架案,警方认为还是有诸多共性可寻,譬如均是被熟人以各种名义骗至缅甸;受害者多是农村少年。这部分少年容易上当,甚至会无意识发展下线。
  例如在解州镇的诱骗者某次本来只骗到两名少年,两少年听说十天可赚六七千后,又找了另外两人一同前往云南。
  1月2日,被困迈扎央两个月的运城少年王建获救了,是运城警方出面交赎金解救的。
  对于这次解救,盐湖区刑警二中队姚队长不愿多谈。
  被问及解救过程,电话里姚沉默片刻,说:“王建获救是警方向绑匪缴纳了赎金。凑钱的人是公安局的干警。”
  王建获救后,坊间对警方赞美之词不断,“真是大公无私,为了救孩子自己掏腰包。”
  对于这种赞美,姚长叹,说,没办法啊,如果有一点别的办法,警方也不会交钱。赎回这个少年后,他希望,这样的案件不要再发生。
  1月7日,王建被赎回第五天,解州镇再发劫案,这一天,四名失踪多日的少年的家长,接到了从缅甸打来的电话。
  电话里,依旧传出孩子遭殴打发出的惨叫声。  
  (注:文中未成年人和受害者家属为化名)
 

李斌被打死由173资源网(www.fz173.com)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fz173.com/fanwen/shizhengredian/288912.html

文章评论
Copyright © 2006 - 2018 www.fz17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173资源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