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范文 > 晚会活动 > 正文
文章正文

美与丑的剧本

导读:   剧本是一种文学形式,是戏剧艺术创作的文本基础,编导与演员根据剧本进行演出。与剧本类似的词汇还包括脚本、剧作等等。它以代言体方式 ...

范文 > 晚会活动 > :美与丑的剧本是由173资源网(www.fz173.com)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美与丑的剧本的正文:

  剧本是一种文学形式,是戏剧艺术创作的文本基础,编导与演员根据剧本进行演出。与剧本类似的词汇还包括脚本、剧作等等。它以代言体方式为主,表现故事情节的文学样式。173资源网fz173.com 小编今天为大家精心准备了美与丑的剧本,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美与丑的剧本1

  人物:国王(王)、大臣(臣)、王后(后)、卡米拉公主(卡)、女仆杜西贝拉(仆)、西蒙王子(西)

  布景:宫殿大厅,两侧有门。厅里为国王、王后和公主各设一个座位,两边各有一把长椅。

  (国王坐在王位上,用手帕蒙住脸睡着了。)

  画外音:大臣到!(大臣上。国王惊醒,从脸上掀开手帕)

  王 (挪挪身子,稍稍坐正)什么事儿?又有什么麻烦了?

  臣 还是那个“老问题”,陛下。

  王 哦--说吧。

  臣 陛下,西蒙王子来向公主求婚,据我所知,他还不知道,还不知道……

  王 你的意思是他还不知道公主的长相……

  臣 是的,陛下。公主的美貌是被掩盖住了,其实公主的心灵很美。

  王 我亲爱的大臣阁下,我们现在不是在讲心灵,而是讲出嫁。当然卡米拉公主是我们这个王国里最善良的人。

  (王后上,国王起身,大臣鞠躬。)

  后 (兴奋地)在谈卡米拉的事吧?(坐下)

  王(回到宝座上)是的,亲爱的。

  后(对大臣)西蒙这个人怎么样?

  臣 殿下,我们还没有弄清有关他的详细情况。但是我已斗胆告诉他公主殿下的品格、气质是多么的优秀……

  后 一派胡言,她直到现在还嫁不出去……

  (公主上。她年轻、快乐、健康、可是不漂亮)

  卡 哦,是在谈国事?对不起。

  王 卡米拉,别走。

  臣 臣可以下去了吗?(国王示意大臣下)

  王 卡米拉,我想严肃地跟你谈谈婚姻问题。

  卡 好的,父王。

  王 嗯,我和你母亲有个小小的计划,这件事关系到你的侍女杜西贝拉。

  卡 杜西贝拉?

  王 正是她。让杜西贝拉装扮成你。

  卡 装扮成我?这可不好。

  王 没有关系,设计一个于人无害的骗局,随后立即举行婚礼。按照婚俗,新娘要戴面纱,这样,在婚礼后让新郎大吃一惊。

  (卡摇头。画外音:侍女杜西贝拉到!)

  王 好啦,卡米拉,现在你先回自己的房间去吧。

  (王后带卡米拉下。杜西贝拉上。她很美,但一言不发。)

  王 王后殿下跟你提到让你扮公主的事了吗?

  仆 提到了,陛下。

  王 好。我这就领你去你应该去的地方,等着西蒙王子来。(下)

  (西蒙王子溜达着上来,坐到长椅上,长长地叹了口气。卡米拉公主上。)

  西 啊,你好!

  卡 (十分吃惊)你是谁?你怎么到这儿来的?

  西 我叫卡洛,是西蒙王子的仆人。我猜想你一定是卡米拉公主的女仆吧!

  卡 嗯。(坐到长椅左半部)

  西 那么,你知道西蒙王子是来向卡米拉公主求婚的啦?

  卡 当然。

  西 放吊桥的声间可真大!我简直受不了,就偷偷溜到这儿来了。

  卡 可你是怎么过来的?

  西 嗯,进来的路只有一条,爬上那棵山毛榉树,轻轻一荡,然后扒住城墙。

  卡 你说你是从山毛榉树上荡过护城河来的?那多危险啊!

  西 所以我才这么疲乏,刚才紧张死了。

  卡 要是我,可一点儿不紧张。

  西 你再说一遍,我肯定听错了。

  卡 我一点儿不紧张,因为这对我来说是家常便饭,况且我又比你轻得多。

  西 我曾一直以为我很勇敢,至少五分钟以前还是这样想的,可现在不了。

  卡 你的确很勇敢,第一次就成功地过来了。

  西 可你荡过来许多次了呀!

  卡 哦,不,我小时候第一次荡就失败了。

  西 你是说你摔了跟头?

  卡 不,是掉进护城河里去了。

  西 你会游泳吗?

  卡 当然会。我游回去从头再来,第三次终于荡过来了。

  西 你一会儿要做给我看。

  卡 哦,我是要做给你看。

  西 你应该先教我游泳。我听说过游泳,可从来没……

  卡 你不会游泳?

  西 不会。别这么大惊小怪,还有好多事我不会做。

  卡 你不会游泳,却从山毛榉树上荡过来!而你又比我重得多!到底是谁更勇敢?还是你呀!(沉默片刻,忽然笑起来)

  西 你笑什么?

  卡 哦关于我,有一个笑话。

  西 我也有一个。你先讲给我听,完了我再给你讲。

  卡 这个笑话很秘密,世界上除了我和另一个女人外,其他人谁也不知道。我出生时,我的一个教母说我以后会长得很美。

  西 她说得太对了。

  卡 可我长大后相貌平平。后来教母说只有当我遇到真正的白马王子时,才会变美。

  西 那是为什么?

  卡 因为白马王子能看见我的美,教母说世界上最珍贵的就是自信,最可怕的是受人恭维,朴实的相貌有助于培养美好的心灵。

  西 不过在我看来,你……你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子。

  卡 啊,难道我遇上了我心中的白马王子?

  西 我的确非常爱你,希望今天就能与你举行婚礼。

  卡 但是在讨论嫁娶之前,你必须讲出你的那个笑话。

  西 那好,你听着。西蒙王子相貌一般。他怕受公主的奚落,就让一个风度翩翩的仆人假扮王子,最后在关键的时刻再换回来。

  卡 他们是怎么安排这场戏的呢?

  西 王子将在婚礼上身披盔甲,连头盔也不取下。

  卡 (兴奋地笑)嘿,妙极了!

  西 妙极了?这可不那么好玩儿,你怎么总是笑?

  卡 哦,这是另外一个秘密。

  西 那我也还有一个秘密。

  卡 这次你先讲。

  西 好……其实我不是卡洛!我就是西蒙……咦,你怎么不昏倒或者……

  卡 干吗非得那样?史书上记载着许多类似的事情。

  西 真的吗?我从来没有读过历史。

  卡 现在我来讲我的秘密。由于大家公认卡米拉公主长得不漂亮,所以国王和王后安排由女仆来代她相亲。至于卡米拉,只能说自己是女仆。

  西 这么说,你就是卡米拉公主?

  卡 是的。此时你的仆人正在向我的女仆杜西贝拉表达他诚挚的爱情呢!

  西 你是世界上最美丽、最善良、最诚实、最可爱的女子,而且还那么勇敢。

  卡(大笑)西蒙!

  西(大笑)卡米拉!(听到外面有人说话)卡米拉,等掀开面纱时再见。

  卡西蒙,等你取下头盔后再见。

  (王子、公主下。)

  --幕落。剧终

  物:国王(王)、大臣(臣)、王后(后)、卡米拉公主(卡)、女仆杜西贝拉(仆)、西蒙王子(西)

  布景:宫殿大厅,两侧有门。厅里为国王、王后和公主各设一个座位,两边各有一把长椅。

  (国王坐在王位上,用手帕蒙住脸睡着了。)

  画外音:大臣到!(大臣上。国王惊醒,从脸上掀开手帕)

  王 (挪挪身子,稍稍坐正)什么事儿?又有什么麻烦了?

  臣 还是那个“老问题”,陛下。

  王 哦--说吧。

  臣 陛下,西蒙王子来向公主求婚,据我所知,他还不知道,还不知道……

  王 你的意思是他还不知道公主的长相……

  臣 是的,陛下。公主的美貌是被掩盖住了,其实公主的心灵很美。

  王 我亲爱的大臣阁下,我们现在不是在讲心灵,而是讲出嫁。当然卡米拉公主是我们这个王国里最善良的人。

  (王后上,国王起身,大臣鞠躬。)

  后 (兴奋地)在谈卡米拉的事吧?(坐下)

  王(回到宝座上)是的,亲爱的。

  后(对大臣)西蒙这个人怎么样?

  臣 殿下,我们还没有弄清有关他的详细情况。但是我已斗胆告诉他公主殿下的品格、气质是多么的优秀……

  后 一派胡言,她直到现在还嫁不出去……

  (公主上。她年轻、快乐、健康、可是不漂亮)

  卡 哦,是在谈国事?对不起。

  王 卡米拉,别走。

  臣 臣可以下去了吗?(国王示意大臣下)

  王 卡米拉,我想严肃地跟你谈谈婚姻问题。

  卡 好的,父王。

  王 嗯,我和你母亲有个小小的计划,这件事关系到你的侍女杜西贝拉。

  卡 杜西贝拉?

  王 正是她。让杜西贝拉装扮成你。

  卡 装扮成我?这可不好。

  王 没有关系,设计一个于人无害的骗局,随后立即举行婚礼。按照婚俗,新娘要戴面纱,这样,在婚礼后让新郎大吃一惊。

  (卡摇头。画外音:侍女杜西贝拉到!)

  王 好啦,卡米拉,现在你先回自己的房间去吧。

  (王后带卡米拉下。杜西贝拉上。她很美,但一言不发。)

  王 王后殿下跟你提到让你扮公主的事了吗?

  仆 提到了,陛下。

  王 好。我这就领你去你应该去的地方,等着西蒙王子来。(下)

  (西蒙王子溜达着上来,坐到长椅上,长长地叹了口气。卡米拉公主上。)

  西 啊,你好!

  卡 (十分吃惊)你是谁?你怎么到这儿来的?

  西 我叫卡洛,是西蒙王子的仆人。我猜想你一定是卡米拉公主的女仆吧!

  卡 嗯。(坐到长椅左半部)

  西 那么,你知道西蒙王子是来向卡米拉公主求婚的啦?

  卡 当然。

  西 放吊桥的声间可真大!我简直受不了,就偷偷溜到这儿来了。

  卡 可你是怎么过来的?

  西 嗯,进来的路只有一条,爬上那棵山毛榉树,轻轻一荡,然后扒住城墙。

  卡 你说你是从山毛榉树上荡过护城河来的?那多危险啊!

  西 所以我才这么疲乏,刚才紧张死了。

  卡 要是我,可一点儿不紧张。

  西 你再说一遍,我肯定听错了。

  卡 我一点儿不紧张,因为这对我来说是家常便饭,况且我又比你轻得多。

  西 我曾一直以为我很勇敢,至少五分钟以前还是这样想的,可现在不了。

  卡 你的确很勇敢,第一次就成功地过来了。

  西 可你荡过来许多次了呀!

  卡 哦,不,我小时候第一次荡就失败了。

  西 你是说你摔了跟头?

  卡 不,是掉进护城河里去了。

  西 你会游泳吗?

  卡 当然会。我游回去从头再来,第三次终于荡过来了。

  西 你一会儿要做给我看。

  卡 哦,我是要做给你看。

  西 你应该先教我游泳。我听说过游泳,可从来没……

  卡 你不会游泳?

  西 不会。别这么大惊小怪,还有好多事我不会做。

  卡 你不会游泳,却从山毛榉树上荡过来!而你又比我重得多!到底是谁更勇敢?还是你呀!(沉默片刻,忽然笑起来)

  西 你笑什么?

  卡 哦关于我,有一个笑话。

  西 我也有一个。你先讲给我听,完了我再给你讲。

  卡 这个笑话很秘密,世界上除了我和另一个女人外,其他人谁也不知道。我出生时,我的一个教母说我以后会长得很美。

  西 她说得太对了。

  卡 可我长大后相貌平平。后来教母说只有当我遇到真正的白马王子时,才会变美。

  西 那是为什么?

  卡 因为白马王子能看见我的美,教母说世界上最珍贵的就是自信,最可怕的是受人恭维,朴实的相貌有助于培养美好的心灵。

  西 不过在我看来,你……你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子。

  卡 啊,难道我遇上了我心中的白马王子?

  西 我的确非常爱你,希望今天就能与你举行婚礼。

  卡 但是在讨论嫁娶之前,你必须讲出你的那个笑话。

  西 那好,你听着。西蒙王子相貌一般。他怕受公主的奚落,就让一个风度翩翩的仆人假扮王子,最后在关键的时刻再换回来。

  卡 他们是怎么安排这场戏的呢?

  西 王子将在婚礼上身披盔甲,连头盔也不取下。

  卡 (兴奋地笑)嘿,妙极了!

  西 妙极了?这可不那么好玩儿,你怎么总是笑?

  卡 哦,这是另外一个秘密。

  西 那我也还有一个秘密。

  卡 这次你先讲。

  西 好……其实我不是卡洛!我就是西蒙……咦,你怎么不昏倒或者……

  卡 干吗非得那样?史书上记载着许多类似的事情。

  西 真的吗?我从来没有读过历史。

  卡 现在我来讲我的秘密。由于大家公认卡米拉公主长得不漂亮,所以国王和王后安排由女仆来代她相亲。至于卡米拉,只能说自己是女仆。

  西 这么说,你就是卡米拉公主?

  卡 是的。此时你的仆人正在向我的女仆杜西贝拉表达他诚挚的爱情呢!

  西 你是世界上最美丽、最善良、最诚实、最可爱的女子,而且还那么勇敢。

  卡(大笑)西蒙!

  西(大笑)卡米拉!(听到外面有人说话)卡米拉,等掀开面纱时再见。

  卡西蒙,等你取下头盔后再见。

  (王子、公主下。)

  美与丑的剧本2

  劳模的年夜

  时间:除夕夜九点多钟。

  地点:张师傅家。

  人物:张师傅——60岁,环卫工人,劳动模范。简称“张”。

  张大妈——58岁,张师傅的老伴。简称“妈”。

  [幕启:室内有电视、电话、一张餐桌、两把椅子。餐桌上已摆好酒菜。张大妈坐在椅子上等着张师傅。张师傅背卫生工具高兴地上。

  张:大年夜,有吉兆,让我高兴又骄傲。没费劲又创了一个新纪录,虽然不敢和奥运健儿的金牌比,但国家级里是找不到。什么纪录?下班后两小时为群众捅开六个下水道,——顺哪!(放下卫生工具)

  [楼下传来女声:“张师傅过年好!我给你拜年来了!”

  张:哎呀谢谢,天怪冷的,你们就别上来了,快回家过年去吧,啊。(温柔地)小“胡”再见!(向楼下不停地飞吻)

  女声:张师傅再见!

  [张大妈听见说话声出门,见张师傅正在向楼下飞吻,气得瞪眼看着他,猛咳一声。张师傅吓了一跳,伸出的手没处放。

  张:(尴尬地)吓我一跳,剩下的这个给你吧,权当在今晚的饭菜里加上点调料。(把手往张大妈嘴上按,被大妈用手挡开。)

  妈:好你个张劳模,我在家忙得脚不粘地,你在外面好风(流)……

  [张师傅急捂大妈嘴,“流”字没说出。张师傅把大妈推进室内,关上门。

  张:(吓得气喘吁吁)你这是干什么!

  妈:你干什么我干什么!怪不得你每天晚上都九点多才回家,以前我还以为你是为工作……没想到啊……这女人都追到家里来了。你六十岁的人了,还和那个姓胡的年轻女人这个(飞吻),你说你害臊不害臊!

  张:你冤枉好人!

  妈:我还冤枉你了?

  张:人家不姓胡,姓王。

  妈:怎么样?刚才还甜蜜地“小胡小胡”,转眼就不敢承认了是不?

  张:哎呀,这个小王是个下岗女工,她丈夫在外地工作,今年我帮她开了个水果店,她今天是来给我拜年的。

  妈:那你为什么叫她小胡,还和她这个(飞吻)?

  张:小虎是她儿子,刚满周岁,平时见了常这样逗他。小王今天也抱着他来了,我是和小虎这个(飞吻)。说实话,我年轻时都不会风“那个”,老了我还能风“那个”吗?你这样做不是成心糟蹋我老头子吗?要是让街头小报记者听到……(哭腔)我可是个省级劳动模范哪!

  妈:(强装有理)激动什么?激动什么?(郑重地)毛主席有这样一句名言:有……(想不起来,自编)有理也不准发脾气。

  张:受这样的冤枉谁能不发脾气?

  妈:我怎么冤枉你了?

  张:你不是说我好风流嘛。(“流”字特意没说清)

  妈:看把你美的,像你这样的人也配用这样的好词?能用得上“风流”这样词的人得有一定的档次,只有在具备以下条件的人身上才有资格用。

  张:什么条件?。

  妈:坐着名车,喝着名酒,包着二奶,养着名狗。你这样的人只配用什么风风火火啦,疯疯癫癫啦,风湿病啦,至多用什么好风格啦——对,我说你好风格。

  张:真的?

  妈:真的。

  张:那我就安心了。饭做好了吗?我有点饿了。

  妈:你看。

  张:哎呀,这么丰盛。(拿起筷子欲吃)

  妈:慢,今天是年三十,我要讨你个口彩,解说解说这菜名。

  张:(胆怯地)别别,今晚是年三十说话要注意,我文化低,怕解说得不吉利……

  妈:别怕,说。

  张:那就试试。(谨慎地)红烧栗子鸡——明年咱俩的日子是红红火火,大吉大利。

  妈:好!

  张:清蒸鲶鱼——咱俩的日子是年年有余。

  妈:好!

  张:大白菜炖豆腐——明年咱俩都有大福。

  妈:好!

  张:大葱拌咸菜——明年咱俩有闲着的钱财。

  妈:好!(鼓励)说得挺好,继续说。

  张:红枣、花生、桂圆、莲子——明年咱俩早生贵子。

  妈:(脱口而出)好!

  [两人忽觉失言,都“啊”地一声捂嘴笑,大妈打了张师傅一下。

  张:话咱慢慢说,饭咱慢慢吃。说话吃饭的同时咱们看电视。哎,今天有春节联欢晚会,快打开。

  [张大妈打开电视,屏幕上出现他俩的节目。

  张:哎呀,这个演员好眼熟啊,是他,我就爱看他演的节目。(抓一把花生边吃边看节目。被节目所吸引,大妈几次和他说话、给他递水都被他用手势制止。)

  妈:(恼火)客官!(张师傅没听见,大妈用手猛敲一下桌子。)客官!

  张:(猛醒)什么?你叫我什么?

  妈:客官,你在我这饭店又住了一年,今天是年三十,这一年的账咱们应该算一算了。

  张:你这说了些什么?

  妈:我说了些什么?张劳模,我嫁给你三十二载我是开了三十二年的饭店哪!

  张:开饭店?那你可过够官瘾了,这饭店从总裁到经理都是你一个人干,从财务到公关,再从纪检到保安也都是你一个人说了算。

  妈:可是像那服务小姐勤杂人员的事也得我自己办。

  张:不过你这饭店客流量也不多,平时只有一个常住顾客,晚上还和你做伴。开个玩笑。说实话,你一把咱家说成饭店我的心就打颤。是的,三十多年来家里的事都你一个人干,我当环卫工工作忙顾不了家,这我早已良心发现。你再这样“饭店饭店”就像向我的心上射箭。你知道你这样做叫什么吗?

  妈:叫什么?

  张:这叫对我精神摧残!你这样做不是有点见外了吗?

  妈:见外?你还想要我和你见见内?三十多年来你每月交上钱在这里只管吃和睡,这里不管有什么事都从不对你牵累。今晚我清楚了,你我的关系实际上早已建立在宾主之内。(对观众)可我傻乎乎的,他每月交上那么几个钱我对他的服务从开始到现在一直实行三陪,陪吃陪喝,(有些委屈地)还陪睡。你知道吗?这样的服务前些年在全国除了港澳台我这里可是独此一家啊。

  张:(大笑)行了,常言说得好,一个有出息的丈夫后面肯定有一个没有出息的妻子。

  妈:什么?

  张:我的意思是说,我的工作有成绩全靠你的支持。来,今晚我敬你一杯。

  [张师傅端起酒杯,张大妈赌气不喝

  张:敬你一杯。

  [两人碰杯刚要喝,电话铃响。张师傅放下酒杯接电话。

  张:喂,你好,好好,再见。(放下话机)拜年的。

  妈:(鄙夷地)拜年的?一个环卫工有几个是真心给你拜年的?

  张:(恼火)环卫工怎么了?环卫工怎么了?你瞧不起我们环卫工?告诉你,国家干部里有庸人,环卫工里有名人!

  妈:名人?别搬着屁股当坐轿——自己抬自己了,一个扫大街掏粪坑的还会有什么名人?

  张:我师傅算不算名人?

  妈:你师傅?谁?

  张:史传祥!

  妈:呀,这是位名人。不过人家史传祥是北京人,你……

  张:史老是北京人,可我年轻时听过他的报告,还读过他的经验介绍,虽然没有全日制跟他学习,可也算进过他的函授学校。

  妈:你师傅那可是真有名气,可你这当徒弟的呢?

  张:是的,我的工作还没能赶上我师傅,可我也算是史传祥的真传弟子。年轻时师承史传祥专攻掏厕专业,后来在捅下水道方面有很高的造诣。服不服?不管多么难捅的下水道,我一到不出十分钟就能捅开。服不服?省长给我颁过奖,市长和我握过手,区长给我戴过花,局长向我敬过酒。我们环卫工人队伍里不但有名人,更有秀才。今年我们队里去了个中专生,体验生活之后唰唰唰写了一首诗,都寄到报社里去了。

  妈:登了?

  张:退回来了。虽然退回来了,但这首诗写出了我们环卫工人的奉献精神。

  妈:他怎么写的?

  张:我背给你听:扫路不要紧,只要思想真。脏了我一个,清洁万家人。

  妈:写得好啊!

  张:(有点自负地)干!

  [两人举杯刚要喝,电话铃响,张师傅放下酒杯接电话。

  张:喂——好好,你过年好。钱收到了吗?是吗?祝贺你。再见!

  妈:是谁呀?还给他寄钱了?

  张:小山妹,就是我资助的那个贫困山区的小学生。她给我拜年,也向我报喜,她说今年期末考试得了第一名。

  妈:好啊!老张,今晚的电话我替你接,你还是吃顿安稳饭吧。

  张:不行,那天你替我接了一次,差点把我累死不说,还差点把我气死。

  妈:怎么啦?

  张:那天你接的电话说是堵下水道的那家住在四方区、五羊路、六和居民小区、七号楼、八单元,九层、九零三号。

  妈:对呀。(趁张师傅不注意把电话耳机挪挪位。)

  张:我骑上自行车去了四方区,上了五羊路,到了六和居民小区,找到了七号楼,进了八单元,一看电梯没电。没办法我一步一步快速往上爬,爬到九层把我累得浑身是汗,上气不接下气。忙敲开人家九零三号的门,一看人家在家打麻将。我忙问:“同志,你家的下水道……”那人见我累成那样,当场就表扬了我一句。

  妈:他怎么说的?

  张:(学)“嘿嘿嘿嘿,你神经病啊。”不说了,干。

  [两人举杯,手机铃响,张师傅急放酒杯拿出手机。

  张:哎呀这么多的短消息,全是拜年的。你听。(念)“老张师傅,给您拜年了;”“老张师傅祝您新春快乐;”“老张师傅,祝你身体健康;”“海鸥牌卫生巾你用过了吗?感觉就是不一样。”哎呀这是干什么!哎,电话怎么不响?(看到耳机挪位,有些生气地扣好耳机)你这是干什么?

  妈:老张,今晚你尽管放心吃饭,来的电话绝不会是找你去捅下水道的。

  张:不行,电话一叫,饭碗就撂,这个规矩什么时候也不能丢掉。你知道吗?捅下水道可是世界难题,连高级工程师平时见了都不敢向前靠,这活全市只有我做得最妙。来电话找我的都是下水道堵得紧,没办法才向我呼叫。我呢?就应该随叫随到。来,干!

  [两人举杯,电话铃又响,张师傅放下酒杯接电话。

  张:喂——好好,你过年好。是嘛?好啊,祝贺你。再见!

  妈:谁呀?

  张:小马,就是我出钱让他去学家电维修技术的那个残疾青年,他说他开的家电维修部生意很好,并且很快就要吃到他的喜糖了。

  妈:老张你看,今晚只要你一动酒杯电话就响。

  张:不可能。(端起酒杯)你看,没响。(刚要喝,电话又响,接电话)又是拜年的。今晚是有点怪,来,再试试。(举杯,回头看电话,电话没响,终于喝了一口酒,吃菜。)平时吃惯了家常便饭,乍这么丰盛还真有点不习惯。

  妈:是的,因为你多少年来吃的一直是套饭。

  张:套饭?

  妈:对呀,六七十年代你是一天三顿窝头咸菜就大蒜,改革开放以后,生活水平提高了,窝头换成了白面,早晚加上了大米稀饭,中午一顿炒素菜,两头,还是咸菜大蒜。这种生活一直持续到香港回归,香港回归后,你说是为了庆贺也是为了纪念,每周六的晚上加上了二两散白酒一个咸鸡蛋。澳门回归后每星期加上一碟油炸花生米。你说等台湾回归后生活一定上一个大台阶——

  张:对,到那时每星期一定到街上撮上他一顿正宗的兰州拉面。别说,你做的这套饭我还真吃得惯,尤其是你做的两样菜我是百吃不厌。

  妈:什么菜?

  张:一是咸菜,一是白菜。

  妈:那有什么好吃的?

  张:花样多又顺口。我一口气能报出你做的三十个咸菜名。

  妈:你报报看。

  张:先说这第一道咸菜,你做得最省事我吃得最过瘾。

  妈:什么咸菜?

  张:囫囵咸菜。还有拌咸菜、炒咸菜……我报不好。可我心里是有数的。什么是好的?爱吃就是好的。

  妈:不对,好的就是好的,不爱吃也是好的。

  张:不对,好东西不爱吃那不是糟蹋吗?

  妈:好东西到了你的手里那才叫糟蹋呢。

  张:这怎么说?

  妈:那年元旦儿子给你捎来六对大虾,你舍不得吃,说是等春节全家人到齐了再吃。过春节全家人都到齐了,你又说一盘大虾四五十元一顿吃了不划算,又没让吃。到了清明节你又说放着也不是个事,叫我拿到市场上去卖了。我拿出来一看,别卖大虾了,卖虾酱吧。

  张:是是,当时我一听就高兴了,以前我最爱吃虾酱,已有十几年没沾过它的边。那次我多放了些咸盐,吃了整整四十五天。这种吃法真好,既经济实惠,还吃够了海鲜。来,咱们干。

  [二人举杯,电话铃又响,张师傅接电话。

  张:喂——儿子,好,你妈也好。孙子呢?我和你妈可想他了,叫他和我通个话。

  [张大妈听说是孙子,急忙上前去,不小心碰了叉簧,电话发出拨号音

  张:你这是干什么?我正要和孙子通电话。

  妈: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想和孙子通电话。

  张:真是。(放下话机,电话铃又响)又来了。(高兴地拿起话机)孙……

  [电话里传出男声:老张师傅吗?我是市委书记陈浩啊!

  张:(一惊)陈书记?(用手捂话筒,对大妈)幸亏我没叫出来。

  男声:老张师傅,今天是年三十,我给您和大妈拜年了!

  张:谢谢谢谢……

  男声:同时也通过您向全市的环卫工人师傅们拜年了,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工作顺利,万事如意!

  张:谢谢谢谢……

  男声:老张师傅,在今年我市创建全国卫生城市活动中,全体环卫工人师傅立下了汗马功劳,我再次向大家表示亲切的慰问!

  张:谢谢谢谢……

  男声:老张师傅,劳动是光荣的。辛勤的劳动者应当受到全社会的尊重和爱戴!

  张:谢谢谢谢!陈书记给咱拜年啦!(放下话机)陈书记给咱环卫工人拜年啦!来,咱们干!(两人举杯,电话铃又响,张师傅接电话)喂——什么?下水道堵塞?好,我马上到。你家住在——四方区、五羊路、六和居民小区、七号楼、八单元、九层、九零三号。哎呀真巧,你家我去过。什么?厕所不卫生没有好味气?不,这正标志明年咱们都有好时气啊!(急下)

  妈:哎——(无可奈何地)唉!

  剧终

  美与丑的剧本3

  小品:最后一滴水

  旁白:故事发生在未来某年某月的某一天,那时由于人类的过度开发,地球上能源紧缺,人们过着白天无水、晚上无光的日子。这天,由于缺水,地球母亲也已经奄奄一息、生命危在旦夕。她的大儿子“节水”出去找水了,只有二儿子“节电”和三儿子 “环保”留在家里照顾着地球妈妈。(语气低沉,缓慢)

  节电(男):妈,您喝点水吧,要知道您已经三天三夜没喝水了!

  地球妈妈(女):不,我不渴,孩子,妈知道你们也已经好几天没水喝了,还是你们喝吧!

  节电、环保(男):妈,我们不渴,还是您喝吧。(眼看着杯子咽口水)

  节水(男):怎么办,怎么办,到现在一滴水也没有找到,妈妈和两个弟弟还在家等着我带水回去呢,真是急死我了!想想以前,我在学校里洗手不关水龙头,喝不完的水就倒掉,有时还拿水来和同学们打水仗,大量的水白白浪费,看看现在,想想过去,我真是后悔啊!(垂头丧气的回去)

  地球妈妈:唉(深深的叹一口气,当看到节水垂头丧气回来时)-----

  节电、环保:怎么样,有没有找到水?(心情急迫)

  节水:到处都找过了,没有啊。(心情低落)

  旁白:就在这时,家里断电了。

  地球妈妈:停电了,这是怎么回事?

  环保:我出去看一看。

  节电:不用去了,一定是人们不节约用电,导致了能源紧缺,才会断电的。

  地球妈妈:现在你们知道为什么我要给你们取名“节水”“节电”“环保”了吗?我就怕有这么一天,地球上的各种能源被耗尽,美丽的环境被破坏,所以希望你们能够节水、节能和环保,可,可,可你们--------!

  节水、节电、环保:妈妈都是我们不对,如果早知道这样的话,我们一定会节约用水,节约用电的!(哭,喊着妈妈……)妈妈是我们对不起你。

  环保:水,水,妈妈水。(三个儿子用手接住眼泪来为地球妈妈)

  地球妈妈:天哪,难道,难道世界上的最后一滴水竟然是我们的眼泪吗?!

  王苏:同学们,为了不让人类的眼泪变成地球上的最后一滴水,我们要不要节约用水?

  全体生(包括演员):要!(大声回答!)

  • 让梦想点亮芳华为主题的剧本
  • 初中小品幽默励志的剧本
  • 战争的剧本台词少
  • 关于吕布孙悟空的剧本
  • 美与丑的剧本由173资源网(www.fz173.com)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fz173.com/fanwen/wanhuihuodong/246294.html

    文章评论
    Copyright © 2006 - 2016 www.fz17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173资源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