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诗 > 正文
文章正文

春雨贵如油的古诗

古诗 > :春雨贵如油的古诗是由173资源网(www.fz173.com)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春雨贵如油的古诗的正文:

第一篇春雨贵如油的古诗:春雨贵如油


春雨贵如油
李育善 《 光明日报 》( 2011年05月04日   13 版)
    淅淅沥沥的春雨少女般温润缠绵着,下了两三天了,人心里润朗了许多,没有半点烦意。
    春雨像一首朦胧诗,不同人能读出丰富多彩而各异的情感世界。它浸润着复苏着万物,唱响的是生命的赞歌。几多文人骚客把春雨打扮得绚丽斑斓,用尽了所有的华丽词语。可时不时从我记忆深处定格的还是那句“”。那是小时候爷爷给我常说的话。
    已经许多年了。那时候我才五六岁,我每天就像是爷爷的“跟屁虫”,爷爷走到哪儿我跟到哪儿,到了晚上就缠着睡在他身边。爷爷没有多少文化,却装着满肚子的古经。每天晚上睡觉前,不管他有多累,我都要缠着讲古经。他总是满脸兴奋地先美美抽上一袋旱烟——我就爱闻他身上那股浓浓呛呛的旱烟味。烟抽完了,他很舒服地把烟袋锅在炕沿上“梆梆”磕两下,这才慢条斯理地开腔。我就是在这无数个动人的古经中编织着童话世界的梦境,度过了多梦多苦的童年时光。
    有一年是个干冬,爷爷满脸愁容老是唠叨:“来年吃啥呀。”春上时,终于下了一场雨,他老人家孩子般兴奋着,披上蓑衣在雨中忙着农活,我也顶着一顶破草帽跟着他跑前跑后。回家时一不小心摔了一跤,他却高兴地嚷着:“孙儿真有福,把油沾了一尻子。”我本来气得要哭了,一听爷爷说沾了“油”,便好奇地问:“烂泥咋成了油了?”他深情地说:“春雨贵如油呀,有了它,麦苗才能长出满瓤的麦子来。”我还是不大懂得爷爷的意思,只是第一次听到了“春雨贵如油”的话。
    到了晚上,爷爷把我的棉裤压在他身底下暖干,用手搓掉已经干了的泥巴,点上一袋旱烟美美地抽完,给我讲了一个春雨的故事。他说,过去有一位书生进京赶考,他穿着长衫,走路斯文,赶到一个镇子上,天正下着雨,他依然悠闲斯文地走着,不留神摔在泥潭里了,成了个泥猴,逗得村民们围上来看热闹。他又气又恼,原想狠狠骂几句,又觉着自己是个读书人,便信口吟了一首诗:“春雨贵如油,下得满街流,摔了解学士,笑煞一窝猴。”他是用诗来骂人哩,吟罢,便洋洋自得地走开了。村民中有位识文断字的老者,一听他在编诗骂人,便上前论理。那书生知道自己错了,碍于面子不便认错,就说没有,便又吟了一遍:“春雨贵如油,下得满街流,摔了解学士,笑煞众诸侯。”他又补充道:“我把列位当成官人了能说是骂人吗?”这个故事我记得不十分清楚了,可那句“春雨贵如油”却深深地印在了脑海里。
    爷爷已经离开好多年了,春雨滋润着他坟头上的柏树也长高长大了。今天这如油一样贵重的春雨,他老人家一定也会珍惜的,说不定在那个世界披着蓑衣正在劳作哩。
    春雨还在下着,我静静地站在雨中,享受着“贵如油”的春雨的亲吻,我也会把“春雨贵如油”的故事讲给孩子这一代的,让他们在今天这美好春雨的沐浴下春苗般茁壮成长!

第一篇春雨贵如油的古诗:

第二篇春雨贵如油的古诗:5首不可不知关于雨水的古诗


《春夜喜雨》[唐]杜甫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  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
《初春小雨》[唐]韩愈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  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
《临安春雨初霁》[宋]陆游
       世味年来薄似纱,谁令骑马客京华。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  矮纸斜行闲作草,晴窗细乳戏分茶。  素衣莫起风尘叹,犹及清明可到家。
《春雨》[唐]李商隐
       怅卧新春白袷衣,白门寥落意多违。  红楼隔雨相望冷,珠箔飘灯独自归。  远路应悲春晼晚,残霄犹得梦依稀。  玉铛缄札何由达,万里云罗一雁飞。
     明·解缙《春雨》
    春雨贵如油
    下得满街流
    滑倒解学士
    笑坏一群牛

第三篇春雨贵如油的古诗:油:春雨贵如油


  古时候,饭菜里多点肉,就叫做“有油水”,吃得油水好些,穿得干净整洁一点,脸色红润一点,就是生活过得去了。人们还把占别人便宜叫做揩油、揩油水,《城南旧事》里的主人公曾说过:“我很喜欢妈生小孩,因为可以跟着揩油吃些什么。”  事实上,油水是古代水名,它从武陵孱陵西流出,最后注入长江。这也正是油的本义,金文中的油字就是水流的形状。因此,油油一词,在古代常常用来形容水流动之貌,比如《九叹》中说“江湘油油,长流汩兮”。这种流动的感觉,又与天上的云彩遨游于天空之上一样,于是云行于天幕之上,便也成了“油油”。  至于将动物的脂肪和由植物或矿物中提炼出来的脂质物称为油,其实是后起之义,不过随着油的使用,这个后起义逐渐成为其主要意义,油的本义方才退去,并从这个后起之意引申出光润、油滑、浮滑等义,丰富了油的内涵。  最初的时候,我们称油为膏或者脂,至于两者如何区分,一说有角者为膏、无角者为脂(从动物是否长角分),一说泽者为膏、凝者为脂(从油脂是液体状还是固体状分),总体来说,两者都是动物油脂,提取的方式,就是将动物油脂切成块炒,来炼制出油脂,人们就用这种膏或脂进行烹饪。事实上直到现在,我们还在使用这样的方法,最为常见的就是家里炼制猪油,猪油凝固之后色泽莹润洁白,小时候用猪油拌饭,或者吃点猪油渣,便是大大的满足了。  发展到后来,有了榨油技术,人们从芝麻等油料植物中榨取油脂,才诞生了植物油。沈括在《梦溪笔谈》中记载一则故事,说当时的北方人不论什么东西都喜欢用麻油来煎,庆历中,一群大学士会于玉堂,正好有一些生蛤蜊,就让人做了来吃,结果等了很久菜还没上,于是就去看看怎么回事,哪知道厨师说,“煎之已焦黑,而尚未烂。”虽然是笑话一样的事,但也可知当时植物油已经用于烹饪了。  古人也用油灯照明,灯芯浸泡在油脂之中。一开始用的可能是动物油,后来有了植物油之后,两者皆作为灯油之用。元代的王祯在《农书》中就说“麻子、苏子……于人有灯油之用,皆不可阙也。”火的亮度、燃烧时间的长短都与灯油的多少有关。而油并不便宜,因此,古代的平民百姓晚上虽然也会点灯,但为了节省家用,也是能省点就省点。《儒林外史》中严监生临死之前,因为已经无法说话,只能靠手势比划,他见油灯点着两茎灯草,就伸出两个指头,众人不解,他就一直指着不动,最后还是他的妻子知道了其所指之意,走过去挑掉了一茎灯草,“恐费了油”。这一幕常常被作为严监生吝啬的代表画面。  当油成为人们日常所需之物,就诞生了卖油郎这样的职业。关于卖油的故事,流传甚广的就有两则,一是欧阳修的《卖油翁》,写了熟能生巧的道理,卖油翁通过铜钱往葫芦里倒油,没有把油沾到铜钱上,“无他,但手熟尔。”二是冯梦龙的《卖油郎独占花魁》,这是一则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的故事。无论是年老的卖油翁还是年轻的卖油郎,他们整日挑着卖油担子,走街串巷,赚取家用,勤勉而务实。  俗语道:春雨贵如油。一年之计在于春,春雨对于农耕而言,是非常重要而珍贵的,于是人们将其比作油。相传明代的解缙小时候不小心在雨中摔了一跤,路人见了哈哈大笑,解缙随口作诗:“春雨贵如油,下得满街流。跌倒解学士,笑死一群牛。”在这诗里,体现了解缙用诙谐和幽默化解了自己的窘境,也回击了路人的大笑。  成语里有油嘴滑舌、油腔滑调等词,用来形容说话或行文浮滑不实,均被认为是不好的习惯。人们从油的滑溜,联想到人,并告诫后辈,做人不能油滑。王士祯在《师友传灯录》中说:作诗,学力与性情必兼具而后愉快。愚意以为学力深,始能见性情;若不多读书,多贯穿,而遽言性情,则开后学油腔滑调、信口成章之恶习矣。不仅作诗需要学力与性情兼备,做人、做事都是这样,都需要避开油腔滑调,脚踏实地,真做实干。(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施希茜) 
 

春雨贵如油的古诗由173资源网(www.fz173.com)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fz173.com/gushi/310876.html

文章评论
Copyright © 2006 - 2018 www.fz17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173资源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