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志 > 正文
文章正文

李世豫

日志 > :李世豫是由173资源网(www.fz173.com)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李世豫的正文:

一:[李世豫]清华老院士撩了一个老太婆60年,但这才是浮躁社会中最令人向往的爱情!



【转载】清华老院士撩了一个老太婆60年,但这才是浮躁社会中最令人向往的爱情!  
东方.旭(青岛)的日志 - 网易博客   2017-01-15 13:52:59|  分类: 名人记忆
本文转载自老教授《清华老院士撩了一个老太婆60年,但这才是浮躁社会中最令人向往的爱情!》
清华老院士撩了一个老太婆60年,
这才是最令人向往的爱情!
在这个上了床也没有结果的时代,
我们越来越羡慕老一辈的爱情。
老一辈的爱情其实很简单:
在某一方面产生了心灵的碰撞和共识,
就认定你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
然后相濡以沫一辈子。
从前的人很稳,爱上一个人,就是一辈子
做一份工作,就用尽一生。
90岁的潘际銮(1927-)和85岁的李世豫(1932-)
这张照片是清华大学学生抓拍的,
骑车的老人是清华大学机械工程系院士潘际銮,
而后座上满脸笑容的奶奶就是他的妻子李世豫。
相爱65年,没有鲜花钻戒,没有香车豪房,
有的只是不离不弃,相濡以沫。
学生们都说,潘老师载着心爱的老伴,
简直比荷塘的风景都要美。

8年前,同样的画面也曾被抓拍。
潘老骑着电动自行车带着老伴在校园的林荫道上,
怡然前行,那一刻,温暖了学子,惊艳了时光。
1951年,潘际銮和李世豫在北京相识。
当时学焊接专业的潘老并不被看好,李世豫是北大教师,
嫁给他就吃了亏,家人不同意,周边的朋友也都笑话她。
你男朋友是修洋铁壶还是自行车的?
1948年,潘际銮(圆圈标注者)清华大学毕业照
65年过去了,
90岁的潘老已经是中国当之无愧的焊接专业泰斗,
他一手在哈工大筹办了全国第一个焊接专业,
攻克一个又一个科学难题,
解决了国家一个又一个重大工程问题。
每一个成功男人背后都有一个女人,
而潘老之所以能取得这些成就,
大部分的功劳都在于妻子李世豫。

时间回到1955年,潘老在清华大学带着团队搞科研,
全国各地跑,有时候一出去几个月,不能回家。
遇上大项目,三四个月不能回家,妻子从不抱怨。
潘老工作在外,妻子就把家务全部顶起来
一边教书,一边照顾潘老的父亲和三个孩子。
前两个孩子出生,恰逢潘老在做大项目,
潘老把妻子生孩子的事情都忘了。
可即使这样,老伴也从没埋怨过。
他既然是一个红旗单位,我就不能拖他后腿,
他只能往前走,不能后退。
正是有了老伴的全力支持,
潘老才会心无旁骛的全身心扑在工作上。
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蒲苇纫如丝,磐石无转移。
在这个焦躁的社会里,还会有多少人坚如磐石,纫如蒲苇?
越来越多的人信奉曾经拥有,而不在乎天长地久,
越来越多的人都计较着自己的付出与收获,
而爱情真实的模样,却变得越来越模糊。
真正的爱,是无私的,是我愿意为你付出所有。
妻子李世豫为家庭倾其所有,
而专注科研的潘老也没有让老伴失望。
我国第一条高铁、第一座自行建设的秦山核电站,
潘际銮都是焊接顾问。如今高铁钢轨的焊接技术,
也是由他开创并推广到全国的,
他的科研成果的经济价值早已高达千亿。
高速铁路的钢轨要一点缝都没有,要全部焊起来,
要把它磨平、磨得很光。
全国总结高铁工程至今焊了66万个头,
一次问题也没有出现过。
高铁验收时,妻子李世豫被邀请去试乘。
坐在司机旁边,李世豫高兴得不得了,
虽然车速很快,心里有点害怕,
但想到这是潘老参与的工程,心里也就慢慢平静下来。
遇见潘老后,她从未羡慕过谁,
而只要潘老在身边,她也从未害怕过什么。
一个是国宝级的焊接专家,一个是北大退休教授,
老两口本可以住进宽敞舒适的大房子,
享受天伦之乐,而一向淡泊名利的他们,并非如此。
很多公司高薪聘请潘老,他都一一拒绝,
依然坚持每天在实验室里工作近10个小时。
我只是单纯地把自己终身陷在这个事业里了,
想做点有意义的事,不是赚钱牟利。
潘老月入万元,老伴领着5000块的退休金,
相比于年薪百万的金领,作为泰斗,
潘老得到的并不多,但老两口已经很知足。
现在,老两口住在清华大学的荷清苑老房子里,
过着柴米油盐的小日子。
没有山珍海味,生活简单规律,却也自在清欢。
每天上午8时30分,在家吃完老伴准备的早餐;
蹬着电动自行车到办公室上班,开始干活;
傍晚6时,他又蹬着自行车回家,老伴已经准备好了晚饭。
一日二人三餐四季,
这大抵就是令很多人歆羡的神仙眷侣般的生活吧。
相守60多年,潘老从未送过花,也从未给过惊喜,
在老友眼中,潘老并不是个浪漫的男人,
而疼爱他的妻子却从未计较过。
爱的方式有很多种,不能太贪心,对于李世豫来说,
和爱的人骑着自行车买菜,就已经足够浪漫。
在老两口的钻石婚纪念日,潘老悄悄翻出老照片
制作成相册,作为钻石婚的礼物送给老伴。
从相遇到相识,从相恋到白头,一本相册,
是老两口彼此尊重的65年回忆。
现在,潘老担心老伴摔着,就再也不骑车
带着她去学校了,而是手牵手压马路。
南昌大学有一条"际銮路",
去年被学生拍到老两口手牵手压马路,
也让学生们羡慕的不行。
年轻时,你骑车,我在后座;
等老了,轧马路,你左手,我右手。
如果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那么最浪漫的事,
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吧。
手牵手压过的路,都盛开了幸福的花儿。
在二老的房间里,挂着苏东坡的一首词: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而在潘老的心里,只想"但愿她长久"。
她活着,我就有支持了。
钱钟书对杨绛的评价:
在遇到她以前,我从未想过结婚的事。
和她在一起这么多年,从未后悔过娶她做妻子,
也从未想过娶别的女人。
这样的爱情,像极了潘际銮和李世豫。
最好的爱情,不是卿卿我我的浪漫,
也不是山盟海誓的承诺,而是你来了,
就再也没想过离开。
一牵手,就是一辈子。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愿我们都能遇见真正的爱情,
都能与爱的人白头到老。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6/0922/11/3649312_592736638.shtml  

二:[李世豫]这一家光院士就出了6个,可谓中国最牛书香世家! 


▲因为这张照片,这对老夫妻在清华成了“名人”。
这位骑自行车的老人,是清华大学机械工程系焊接专业的潘际銮院士。媒体报道他时这样说:“科研成果价值千亿,却每天骑车上班。”
潘际銮喜欢骑着自行车,带着比他小四岁的妻子李世豫在校园里遛弯、去菜市场买菜。
其实在院士行列里,像潘老这样的“奇人”着实不少。如果说潘际銮院士是“单打独斗”的“奇人”、科研价值千亿,那么下面要出场的这个家族,就是集体战斗力“爆表”,这个家族创造的科研价值,简直无法估算……
战斗力惊人的“院士家族”
这个家族,有6位院士!如果以这个家族作为中心,编织起来的社会网络足以串起中国近代、当代的一大批精英分子。
首先要说的这位院士,和她的丈夫曾被誉为“中国的居里夫妇”。这对院士夫妇就是何泽慧院士与钱三强院士。他们合作发现了铀核裂变的新方式——三分裂和四分裂现象,在国际科学界引起很大反响。
钱三强院士作为中国“两弹一星”元勋,卓越贡献自不在话下。夫人何泽慧院士领导的研究小组,在上世纪50年代成功研制出性能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的原子核乳胶,建立了我国核试验技术的基础。她为开拓我国中子物理与裂变物理实验领域作出了重要贡献,还积极推动我国宇宙线超高能物理和高能天体物理研究的开展,取得了重要成果。
▲1936年清华大学毕业照。前排右二是何泽慧,后排左一是钱三强。
何泽慧院士1914年出生于江苏苏州,1932年考入清华大学物理系。1936年大学毕业后,赴德国柏林高等工业大学技术物理系攻读博士学位,选择实验弹道学的专业方向。
同时,钱三强1936年从清华大学毕业后,经吴有训教授推荐,追随北平研究院物理研究所著名的物理学家严济慈所长(院士)作助理,从事分子光谱方面的研究工作。
1937年,在严济慈的引荐下,钱三强到巴黎大学镭学研究所居里实验室攻读博士学位,导师是伊莱纳·约里奥—居里夫人(居里夫人的大女儿),并跟随化学师葛勤黛夫人做钋的放射源研究,还在约里奥先生主持的法兰西学院原子核化学研究所学习。
1946年春天,何泽慧从德国到法国巴黎,与大学同学钱三强结婚。随后,两人在巴黎开始共同的科学生涯,被称为“原子世界的科学伴侣”。何泽慧顺利进入巴黎大学居里实验室,夫妇两人成为同事。
1946年,在一次国际学术会议上,钱三强在一位英国学者投影的原子核裂变一分为二的照片中发现,原子核裂变除一分为二之外,可能还存在着其他的裂变方式。此后,夫妇二人在居里实验室开始对原子核裂变做深入的研究。
核裂变一般在300次裂变当中,有可能出现一次三分裂,四分裂现象则是上万次裂变当中可能出现三例;而这个“四分裂”,就是何泽慧在1946年12月20日发现的!
1947年初,钱三强、何泽慧夫妇正式发表论文,证实了铀核三分裂、四分裂现象的存在。一经公布,立刻在国际科学界引起巨大的轰动。约里奥·居里先生称,“这是二战后物理学上一项有意义的工作”,大家也热烈地称呼他们是“中国的居里夫妇”。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正处于事业巅峰期的钱三强与何泽慧会继续留在法国时,1948年,这对夫妇一起满怀爱国热忱历尽艰辛回到祖国,参加北平研究院原子学研究所的组建,两人共同投入最重要的新中国核事业发展。
▲1947年,钱三强与何泽慧离开巴黎回国前在卢森堡公园合影。
那么,何泽慧夫妇和这个家族有什么关系呢?那得从她的父母、外祖父母这两辈说起。
6岁时,何泽慧进入苏州振华女子学校,从小学到高中,她在这里度过了12年。
振华女中就是现在著名的苏州十中的前身,而这所学校正是何泽慧的外婆――晚清著名女权活动家、教育学者王谢长达创办的新式西学。1905年,王谢长达与友人陈星昭、蒋振懦等人捐募千余元创办女子学校,以“振兴中华”为办学目的,定校名为“振华女校”。
王谢长达的丈夫,王颂蔚,字芾卿,是王鏊十三世孙。王鏊曾任明朝内阁大学士。王芾卿早年师从冯桂芬,二十岁时由冯桂芬聘请修撰《苏州府志》,与叶昌炽、袁宝璜合称“苏州三才子”。光绪六年(1880年)考中进士,后补军机章京,潘祖荫和翁同龢都是他的座师。
虽然王颂蔚精通中学、通过科举仕途在清政府任官,但是他对新式西学十分推崇,呼吁士人“学习测量、化学、光学……”,并“咨商制造”。1890年任会试考官时,曾力荐蔡元培的考卷,说起来也是蔡元培的老师。
甲午战争爆发,王颂蔚有友人从日本归来,带回日本报馆印的中国地图,凡铁道、港口、电线等一切罗列、十分周详,而反观当时军机处,虽主持战局,却连一幅清晰的地图都没有。甲午战败后,他深为悲愤,抑郁寡欢,于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七月在北京逝世,终年仅48岁。
随后,王颂蔚妻子王谢长达回到苏州,开始了创办新学之路,并致力女性解放等公益事业。据称,王谢长达时常翻阅王颂蔚留下来的一些文章、手稿,这也许对她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王谢长达夫妻
王颂蔚夫妇的子女共9人(有一女早殇),大家可以根据下表来看看他们家究竟出了几位院士。而且,除了院士之外,他们家的小孩几乎个个都是不同领域内的专精人才。
▲黄色标注的名字:王守觉、王守武、陆学善、何泽慧、钱三强、葛庭燧均为院士。
这张图片中,只选取了部分与“院士”相关的内容,主要以王颂蔚后世三代内人物为主,包括王季烈、王季同、王季点、王季绪、王季玉等科技专家、教育家,以及王守竞、王守武、王守觉、王淑贞等一批科技界顶尖人物。其中将以王氏家族外嫁女性及后代也纳入其中。
除了何泽慧与钱三强院士夫妇,再给大家说说这个家族里的另外四位院士。
●王守武院士
王守武,我国著名半导体器件物理学家、微电子学家,1980年当选中科院院士。他还创建了我国第一个半导体研究室、半导体器件工厂、半导体研究所和全国半导体测试中心。2014年,王守武院士在美国逝世,享年95岁。
▲王守武与葛修怀夫妇
王守武考取自费留美后,1945年赴美国普渡大学攻读工程力学。1946年获得硕士学位后,王守武转向物理学,用量子力学研究材料性质,1949年获博士学位,并应普渡大学工程力学系主任之聘任土木系助教。
1948年,王守武与同窗三载的葛修怀女士结为伉俪。中国留学生常去王家相聚,当时在普渡大学留学的邓稼先便是常客之一。1950年,王守武一家通过印度大使馆办理了难民证,乘船经香港回国。
王守武回国后,最先在中科院应用物理所工作,半道机缘巧合开始转行半导体研究。1960年,中国科学院半导体研究所正式成立,王守武任业务副所长。是年,世界第一台激光器诞生,两年后,美国和前苏联相继研制成功半导体激光器。
●王守觉院士
王守觉,1925年出生,我国半导体电子学家,1980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1949年获同济大学电气工程专业博士学位。他是中国科学院半导体研究所神经网络与形象思维实验室负责人,兼任同济大学信息工程学院名誉院长兼半导体与信息技术研究会名誉主任,中国人工智能学会神经网络与计算智能委员会名誉主任等。
▲王守觉院士
王守觉从同济大学毕业后,1949年进入上海镭射研究所工作,当时所长是著名物理学家严济慈院士。一年后,上海镭射研究所要并入中科院,王守觉为了家庭而选择留在了上海。
等他再次回到中科院,是1956年,当时中国要制造第一支高频晶体管,而造高频晶体管的目的,是想造中国第一部晶体管计算机,用来进行“两弹一星”的研究。
巧的是,当时高频晶体管生产线的负责人是王守觉的哥哥王守武,人们常常看到两兄弟争得面红耳赤。王守觉说:“我们最大的区别在于,做实践出身的我要先把产品做出来,再去解决产品存在的问题,而学物理理论出身的哥哥则坚持要把所有可能存在的理论问题都解决掉,再制造产品。”
●陆学善院士
王季同的女婿陆学善,也是中科院院士,他的夫人王守璨,是王季同的女儿。
陆学善院士取得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物理学博士。他是中国X射线晶体学研究的主要创始人之一,与夫人王守璨合译《物理实验室应用技术》,参与筹建了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的晶体学研究室,也曾在中科院应用物理研究所工作过,其实和自己的两个大舅子王守武、王守觉是同事。
前文提到的何泽慧院士,则是王颂蔚的第四个女儿王季山次女,钱三强、葛庭燧是王颂蔚的外甥女婿。
葛庭燧的夫人是王季山长女何怡贞。
●葛庭燧院士
葛庭燧是我国著名金属物理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1930年考入清华大学物理系, 1937年毕业。1941年赴美留学,获加利福尼亚大学博士学位。1949年冲破重重阻挠回国,任清华大学物理系教授,并负责建立金属物理研究室,后又任中国科学院应用物理研究所研究员。1955年被选聘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中国科学院固体物理所所长、名誉所长、研究员。
在物理学界,有好几个以葛庭燧命名的专用名词,比如“葛氏扭摆”、“葛峰”、“葛氏晶界模型”。
▲1941年7月葛庭燧与何怡贞在上海结婚
还有一段很有名的佳话是,葛庭燧与钱学森之间的友情。
1949年2月,葛庭燧等人在芝加哥发起并成立留美中国科学工作者协会,他担任理事会主席(这个协会中还有邓稼先等人,其实王守武也曾参与过科协)。
1949年5月,葛庭燧收到在香港大学任教的中共地下党员曹日昌的一封信,拜托他转寄给钱学森一封信,告诉钱学森,“北方当局”希望他尽快回国,在东北或华北领导航空工业的建设。
葛庭燧欣然从命,转寄时又附上一封信,写道:
“以吾兄在学术上造诣之深及在国际上之声誉,如肯毅然回国,将影响一切中国留美人士,造成早日返国致力建设之风气,其造福新中国者诚无限量。弟虽不敏,甚愿追随吾兄之后,返国服务。弟深感个人之造诣及学术地位较之整个民族国家之争生存运动,实属无限渺少,思及吾人久滞国外,对于国内之伟大争生存运动有如隔岸观火,辄觉凄然而自惭!”
1993年,葛庭燧80寿辰前,钱学森在祝寿信中写道:“我决不会忘记,是您启示我早日从美归来,为新中国服务。”
●“何氏三姐妹”
事实上,葛庭燧院士的夫人何怡贞女士也是“巾帼不让须眉”——1937年获美国密歇根大学物理系哲学博士学位。1941年后,曾先后在马萨诸塞州艾满司脱学院、芝加哥大学从事研究工作。建国后,任燕京大学教授,中国科学院研究所、固体物理研究所研究员。
何怡贞女士与自己的两位妹妹何泽慧、何泽瑛,被誉为科界“何氏三姐妹”。
▲“何氏三姐妹”:何怡贞、何泽慧、何泽瑛。大姐何怡贞、二姐何泽慧都是著名的物理学家,小妹何泽瑛是著名的植物学家。
1978年,同在庐山疗养的何怡贞、葛庭燧夫妇与何泽慧、钱三强夫妇合影。左起葛庭燧、何怡贞、何泽慧、钱三强。
其实,他们这一辈的其他人也都个个非凡。要说到他们的父母辈,也丝毫不逊色。
●家族其他成员
先说王颂蔚的长子王季烈,是清末民初著名的物理学著作翻译家。中国最早的“物理”一词便由他翻译提出,为近代物理在中国的传播作出重要贡献。
他曾在上海江南制造局任职,与傅兰雅合作翻译了《通物电光》一书。他自学钻研西方传来的近代物理学,将藤田丰八翻译的教科书重新编写,并定名为《物理学》。
1900年到汉阳制造局,受到张之洞的器重与资助,1904年考中进士,并在张之洞的保举下进入学部任职,兼京师译学馆的理化教员并做过一年监督。期间,主持编印了《物理学语汇》,同时又兼任商务印书馆理科编辑,翻译、编写了多种理、化教材,并在北京创办五城学堂。
王季烈还是一位业余昆曲家,曾在天津创办昆曲社,也开办过实业公司;与叶公绰和陈叔通关系甚密。
王颂蔚次子王季同,也就是王守武、王守觉院士的父亲,是一位奇才,他没有走科举仕途一路,在同文馆就读,自学数学、物理等。1902年即出版《积较补解》、《泛倍数衍》、《九客公式》等著作,为我国早期介绍西方数学的重要书籍。
1909年,派赴英国任清政府驻欧留学生督署随员,后转入英吉利电器公司及德国西门子电机厂学习。1911年在英国爱尔兰皇家学会会刊上发表有关四维函数求微方法的论文,被称为“王氏代数”。
回国后,王季同曾在上海创办大效机器厂。1928年,王季同任国民政府“中央研究院”工学研究所研究员。次年,出席日本东京万国工业会议、世界动力协会东京会议。
晚年的王季同皈依佛门研究佛学,是一位著名的佛学居士。
王季同一支,除了王守武、王守觉院士外,他们的兄长王守竞也是著名物理学家,1922年考入清华大学,在美国康奈尔大学获物理硕士、哈佛大学获文学硕士、后转入哥伦比亚大学获物理学博士,与周培源、吴大猷是中国最早的三位理论物理学博士。当过北京大学物理系主任,掌管过编写英汉对照的物理学名词大全,还是物理学名词审查委员会七委员之一。
王守竞在量子力学方面取得很大成就,发现的多原子分子非对称转动谱能级公式,被后人称为“王氏公式”,至今被大学物理教科书所引用。
王守竞先生的夫人费令宜女士是费树蔚之女,费氏是吴江望族,费树蔚在地方创办多家银行,热心地方公益事业;而费树蔚与袁世凯长子袁克定既是连襟又是亲家。费树蔚的岳父是湖南巡抚、金石学家吴大澄,因儿子早夭过继吴湖帆为孙。
王季同的另一个儿子王守融,是精密机械及仪器学家和仪器仪表工程教育家,中国仪器仪表工程教育和计量测试技术的开拓者,中国精密机械与仪器仪表学科的创建者之一。遗憾的是,王守融夫妇去世较早。
王季同还有两个女儿,一个与著名的妇产科医生林巧稚齐名,名王淑贞。王淑贞女士获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博士学位,曾任上海第一医科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院长。
▲1947年9月王淑贞夫妇在美国
她的丈夫是鼎鼎有名的整形外科教授倪葆春。倪葆春教授也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获博士学位,回国后在上海圣约翰大学医学院创立整形外科,后任圣约翰大学医学院院长,是上海第一医科大学的创始人,曾出任上海第二医学院副院长。
另一个女儿则是王氏家族中又一位被誉为“中国的居里夫人”的女士,名王明贞。
她是中国最早的女物理学家之一、清华大学建校以来的第一位女教授。她曾取得美国密歇根大学物理系博士,专精统计物理学,与导师G.E.乌伦贝克(Uhlenbeck)合作写成“布朗运动的理论”一文,至今仍是了解和研究布朗运动最主要参考文献之一。
博士毕业后,有一段时间她在麻省理工学院雷达研究所工作,所作的工作全部载入该所出版的书籍《阈信号》。
王明贞女士的丈夫名俞启忠,夫妇俩的介绍人是查良钊先生。
▲1954年与俞启忠在旧金山手捧申请回国的材料
一口气讲了这么多,结果还只是记录了这个家族很小的一个部分……但就是这一小部分的气场,已经足以令人震撼!
老实说,小编真是被这个了不起的家族吓到了。所谓家学渊源,可见家庭的文化熏陶,对一个人的成长来说,是多么的重要啊!
来源:观察者网(ID:gczhengjing)、学术中国(ID:xueshuzhongguo)

三:[李世豫]科学家科研成果价值千亿无人知晓


九旬科学家科研成果价值千亿无人知晓,每天骑车上班
2016年01月30日 20:50来源:中国经济网
7209人参与 401评论
原标题:九旬科学家科研成果价值千亿无人知晓,每天骑自行车上班
学焊接的能做什么?难道是学焊洋铁壶、修自行车么?这可能是很多人刚开始听到焊接专业时都会冒出来的疑问。这不稀罕,65年前一个名叫李世豫的女子就曾经不无哀怨的写信问男朋友潘际銮这个问题,抱怨她周边的人都笑话她。那是1951年,毕业于西南联大的潘际銮刚刚投身新中国的焊接科学事业。
六十五年过去了,现年八十九岁的潘际銮院士已经是中国当之无愧的焊接专业泰斗了,他一手筹办了清华大学也是全中国第一个焊接专业,攻克了一个又一个的科学难题,解决了国家一个又一个重大工程问题。在清华大学机械工程系的焊接馆里,“潘际銮”三个字高挂在门厅的墙上,居于一堆名字里最顶头的位置。
他的科研成果价值千亿但他却身居斗室
这位将近九十岁的老派院士至今每天骑自行车上下班,但是很少有人知道,他的科研成果的经济价值早已高达千亿。
秦山核电站是中国第一座自行设计建造的实用型核电站,就是由潘际銮担任工程顾问的。要知道核电站的建造中,密封是核反应堆安全运行的首要条件,而焊接是核电站实现绝对密封、绝对可靠的关键。可以说秦山核电站的设计、建设和运行都浸透了潘际銮的汗水,到现在核电站要上什么新设备,都还要首先征求潘际銮的意见。
潘际銮的国家级科研成果不在少数,但是潘际銮却一直不大众所知。他坦言,很多国家科研项目具有保密色彩,所以不能以论文的形式发表,他的论文并不多,在社会上也不出名。关于钱,潘际銮也坦言,好多科研成果是国家项目,为国家创造价值是应当的,对于他个人能不能因此受益,拿多少钱,他“根本不在意”。潘际銮说,他这么大岁数,还想“干活”,单纯的是因为自己“终身陷在这个事业里了”,想要“为国家做贡献”,而不是赚钱牟利。年届九十的潘际銮至今每天还要在实验室里工作10个小时左右。
潘际銮院士对自己的收入相当满意,他说自己收入“万把元一个月,比我老伴儿高——她是北大的退休教授,退休金5000元/月。”当听说社会上不少“金领”年薪百万时,潘际銮惊讶得瞪大了眼睛:“这么多啊!”他并不羡慕。确实,在他家里,最贵的也就是两台台式电脑,他一台、老伴儿一台,其他要花钱的地方,不多。
潘际銮发明的特种机器人——无轨道爬行式弧焊机器人,是国际焊接领域中的首创,属于国际领先、原始创新的科研成果,也是解决大型结构件在工地实现自动化焊接的强大武器
即使抛开潘际銮的这些极具经济价值的研究成果,单论他中科院院士的头衔,他的生活也相当简朴。要知道,国家有明文规定,院士待遇要参考副部级干部。而潘际銮的生活水平显然与副部级毫不相干。他在清华大学的荷清苑宿舍住宅楼,装修堪称简陋:老旧的家具把本来就不甚大的一间屋子挤得满满当当,沙发罩也随意的用两只别针简单的固定在沙发背上,而他喝水的杯子甚至就是一只原本装速溶咖啡的玻璃杯。
而他在清华大学焊接楼的办公室,则要比简陋“更简陋”。在这座几十岁的老楼里,潘际銮作为该学科的筹办人,只有一个光线不甚好的的小办公室,大约只有10平米。这间小办公室被几件已经掉漆的家具和书报资料塞得满满当当让人没法下脚。他的办公室还连着焊接操作车间,电钻、车床、焊接机械到处都是,基本上可以算是一个小型车间。
潘际銮不仅对自己要求严格,对身边的人也很严格。早几年前,他在南昌大学当校长的时候,就挤在办公楼西南角那间12平方米的屋里办公,秘书徐丽萍只能在过道上用玻璃隔出一间办公室。徐丽萍给潘际銮做了六年秘书,在玻璃间就坐了六年。徐丽萍说,在潘校长上任时她就是正科级,一直到他卸任,直至自己也离校,职级都没有改变。徐丽萍笑称自己都不敢印名片,“那么大年纪,还是科长,实在不好意思啊”。
他80岁高龄时还用自行车带妻子“遛弯”
潘际銮在清华很出名,除了他的那些科研成果,主要还因为下面这张照片。
潘际銮喜欢骑着自行车,带着比他小四岁的妻子李世豫在校园里散步,去菜市场买菜。有次两位老人骑车,被一个学生拍下来放到了网上,据说在清华的BBS上很火,同学们说两位老师真有神仙眷侣的气质。“直到后来出了点小事故,别人说你别这样,两个80多岁的老人,出了事不好办。”他才停止“载客”生涯,现在老伴儿买菜便坐公交车。
潘际銮也有过专车。当年在南昌大学担任校长的10年间,一辆留学生捐赠给学校的老旧尼桑“蓝鸟”是他的专车。下属们劝他换辆好点的车,“您是我们的校长,出去是学校的代言人。”他不听,觉得没必要。10年届满离开南昌,那辆“蓝鸟”也正式报废,他在清华又过回了自行车上下班的日子,“没啥不习惯。”
潘际銮和太太李世豫相濡以沫50多年
这位泰斗级的院士跟老伴儿的生活可谓简单而有规律。每天上午8时30分,在家吃完老伴儿准备的早餐,他就蹬着电动自行车,一阵风般飞驰十多分钟,到办公室上班,带着20多人的团队干活;傍晚6时,他又蹬着自行车回家,老伴已经准备好了晚饭;晚上上网、回回邮件,一天便过去了。现在他骑的电动车是他80大寿时一位学生孝敬的“舶来品”,他很喜欢。
这位“享受副部级待遇的院士”曾经告诉媒体,他最近在为他的电动车发愁,电池老化快报废了,却配不到新电池。“一个学生说可以帮我改装一块电池,我有点担心,这个问题不好解决。”如果车子坏了,潘际銮就得步行1个半小时上下班,“毕竟年纪大了,有点走不动。”
对国家社会的赤子情怀
别看潘际銮院士年近九十,总说自己是一个过时的老派学者,但他却完全不是一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学者,更不像一个年过耄耋的老者。
比他小好几轮的同事郑军说,“潘老师还很年轻呢”。这位老院士像年轻人一样,玩微信、看微博,家中电脑QQ“噔噔”上线的声音不时响起。
潘老师十分关注国家、社会大事,特别是攸关学界的事,总是仗义直言。甚至有人说,对好处不敏感的潘际銮,对于“涌”到眼前的学术界“坏事”,则旗帜鲜明地反对,“得罪了不少人”。
2007年,原铁道部副总工程师张曙光以在职博士的身份冲击院士,引发了巨大的社会争议。那一次也恰好是潘际銮最后一次为评选院士投票(2007年因年满80岁成为资深院士,不再参与以后投票),他是院士中少有的公开发声者。“这个是很罕见的,你博士还没有毕业,说明你还不具备博士水平,你怎么能够来选院士呢?”
   潘际銮心牵国家社会的性格,是其来有自的,他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期正在负笈求学,作为一个知识青年目睹了国家民族的悲惨命运。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20多岁时,在炮火声中从老家九江逃难到昆明,‘知道国家要亡了的滋味’”。这位出身西南联大的老科学家,自此就把自己同国家命运“焊接”在了一起。在投票期间,对于张曙光学术成果的真假,学界争议纷纷。潘际銮说,当时不少院士的疑惑是:他平时抓工程那么忙,哪里有时间和精力写专著?“我们又提出,能不能把草稿拿出来给大家看看。最后,稿子也没能拿出来,大家心里就明白:这不是张曙光自己写的。”最终,张曙光冲刺院士头衔告败。
潘际銮至今还会唱西南联大的校歌,每当唱到“多难殷忧新国运,动心忍性希前哲。待驱除仇寇复神京,还燕碣”时,潘际銮的心里都“激动不已”,忍不住流下眼泪。
潘际銮院士总说自己是一个过时的老派学者,那么我们希望,像这样的老派学者能够再多一点。

李世豫由173资源网(www.fz173.com)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fz173.com/rizhi/289354.html

文章评论
Copyright © 2006 - 2018 www.fz17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173资源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