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 > 正文
文章正文

根基是什么意思

随笔 > :根基是什么意思是由173资源网(www.fz173.com)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根基是什么意思的正文:

根基是什么意思篇(一):生命的根基与意义


          作者:宋广仁( 10-9-23随笔)
    生命在此刻凝聚,灵感从此刻迸发,所有的文字也为此刻写意;不用刻意,一切都将顺其自然的发生,我们只需要:勇敢的接受生活给生命所带来的一切馈赠,然后慢慢回味它的美好、它的韵味,之后你会发现生活是如此隽永悠长……
    做个深呼吸,轻轻的闭上双眼,感觉一下自己的心跳……问问自己的心,用生命去扣问它:怎么多年了,你为谁而跳动?你为什么而跳动?……
答案诸如:为了肉体的欲望、为了父母的愿望、为了世俗的名利、为了某某过世的人的遗愿、为了复仇、为了嫉妒、为了贪婪抑或为了爱、为了真理、为了永生……不一而足。
请再次做个深呼吸,轻轻的闭上双眼,感觉一下自己的心跳,静静的聆听它的回答;血管里的血液依然静静的流、心脏也依然静静的跳、也许你似乎感觉不到它的回答……是你忘记了它的使命,还是它忘记了你的使命?
堕落到红尘中的灵魂,穿上了肉身的衣服,拥有了一颗红尘中的心,却忘记了灵魂的使命,从此以后,人们的心开始为世界而跳动,企图让世界满足它的兴奋,因此再也感觉不到内在的喜悦。
人类的理性与科学把物质世界剖析与阐释的几近完美,而对灵性世界却鞭长莫及;曾几何时,人们的心不在追逐世界寰宇:成住坏空尽皆无常,方才明白世界的短暂与灵魂的永生。
   进入21世纪,人类的对物质世界的热情创造与享受,而内心却失去了与道的连接,即使拥有再多的财富也填满不了内在的空虚。
不论你是东方人还是西方人,也不论你信仰佛教还是基督教,只要你失去了与内在的道的连接,便是邪教与歪教;只要你能与内在的道保持连接与同行,你所信仰的便是正教,你所行的也便是是正道,为此你将找到了生命的根基与意义。
科学让我们更精确的认识物质世界、心理学让我们更加懂得人性、哲学让我们获得智慧、佛学让我们看破红尘、神学则赋予我们生命的意义。整合以上学问,我们将拥有一颗出世的心来入世;我们将赋予万物及生命以意义,从而活出道的恩典与慈爱来。
生命的根基如若扎根在瓦砾中,则会因为失去了营养而无法成长;生命的根基如若扎根在肥沃的土壤之中,生命之树则会因为源源不断的养料的供给而开出绚烂的花、结出丰盛的果实;如何扎根在生命的土壤中呢?答案是:让生命与道同行。
如问何为道?答曰: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法自然,如来;大道至简,宛如生命在一呼一吸之间,道也在一呼一吸之中;大道无痕,宛如灵魂在肉身之中,却又超越肉身之外。大道无形,正如耶酥所说:“神的国度存于人心,无所不在。不存在于木石打造的房子。劈开一块木头,我必将显现;搬开一块石头,你必找到我。”
所以,生命的根基便是建立在道的基础之上,为此人类个体也将找到生命的存在意义。所有的一切也将由此而创造。
得道的人生便如有根的浮萍;失道的人生便如无根的浮萍…………

根基是什么意思篇(二):【以基督为根基是什么意思,谁将得救,"乃像从火里经过的一样"】


【根深蒂固的罪思使我们沉沦,上帝的恩典把我们从罪恶中拯救出来,这件事发生在使万物更新的未来的世界里】
   就这样,"工作的重担压在我们身上,从出生的日子一直到我们回归大地母亲的日子。"然而,即使是这种恶也是神奇的,因为它教导我们谨慎地生活,它要我们明白,由于人在乐园中犯下的那第一桩最可悲的罪行开始,生活成了对我们的惩罚,而整个新约的全部应许就在于我们在未来的世界里拥有新的继承权。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得到了这种继承权的保证,而在这种保证中我们按时继承。因此,让我们在期盼中行进,靠着神灵治死身体的恶行,每日里进步。①"主认识谁是他的人",②"因为凡被上帝引导的,都是上帝的儿子。"③然而,之所以如此,不是因为本性,而是由于恩典。因为按本性来说,上帝只有一个儿子,由于上帝的怜悯,他为了我们的缘故而成为人子,而我们按本性来说是人的儿子,但是通过他我们得着上帝的恩典成为上帝的儿子。尽管上帝的本性是不变的,但上帝取了我们的本性加诸于他的儿子,以便通过这种本性他可以接受我们,让我们和他在一起。当他的神性仍旧坚定时,他甚至分有了我们的软弱,而我们由于分有他的不朽和公义可以变得较好,我们可以摆脱我们的罪性与可朽,保存他植人我们本性的任何优秀品质,他的本性是至善,可以成全我们的本性。正像由于一个人的犯罪,我们沉沦在罪中,通过一个也是神的人的称义,我们将进入美善的状态。④但人们不可过分自信,以为自己能够从一种状态进入另一种状态,直至来到一个不再有诱惑的地方,直至获得他在各种各样的"情欲和圣灵相争,圣灵与
情欲相争"①的战斗中寻求的和平。
    如果人的本性按它自己的自由意志继续处在它被造时的公义之中,那么这样的战争绝不会开始。但是现在,人的本性由于自己的不幸而拒绝与上帝在一起,拒绝了这种和平带来的幸福,因此与自己相争。这种状况尽管是不幸的,但仍旧好于我们在基督到来之前的生命,因为与邪恶抗争肯定要比不加抵抗地屈服于邪恶要好。我要说,在对永久和平的期盼中战斗比成为毫无获释希望的俘虏要好。我们确实期盼这种斗的结束,我们被上帝的爱的火焰点燃,热切地想要获得安宁,在这种良好的安宁秩序中,我们身上卑劣的成分会服从在它之上的成分。哪怕没有这种对大善的期盼一一这是上帝的吩咐一一我们无论如何也必须忍受这种冲突的困苦,而不是停止抗争,允许我们的恶支配我们。
【恩典的法则延伸到再生者的各个阶段】
    但是,上帝对蒙怜悯、预备得荣耀的器皿的怜恤极大。②在人的第一阶段一一也就是在他的婴儿期一一人屈从于肉身的推动,无任何抗拒。而在第二个阶段,即所谓的儿童期,人也还没有足够的理由
去从事与肉身的抗争,所以人会成为各种罪恶的快乐的猎物。在这个时期,人尽管有了语言能力,因此也似乎过了婴儿期,但人的心灵仍旧太弱小,无法掌握所受的教导。但若孩子接受了这位中保的圣礼,由此摆脱黑暗的权势而进入基督的王国,③那么即使他的生命在这个时期结束,他也不仅可以不受永刑,而且也不用承受死后涤罪性的折磨。因为灵性的再生本身足以预防由于接触肉体的死亡而带来的伤害。但若一名儿童到了能够理解所受的教导,且能明白要服从律法的权柄的年纪,那么他必须与他的罪恶作斗争,努力避免要被定罪的那些罪孽。如果这些罪过还没有大到难以战胜,那么克服它们在这个时候还比较容易。然而,这些罪过若是已经变成了习惯或规则,那么要想克服它们那就难了。确实,只有热爱真正的公义,只有对基督的信仰,方能做到这一点。因为若是律法的诫命呈现了,但却没有圣灵的帮助,那么任何禁令都只会增强犯罪的欲望,添加人的罪过。有的时候,确实有某些非常明显的罪恶是被其他隐秘的罪恶克服的,但这些恶却被视为美德,表现出这些邪恶的人受骄傲的统治,由于某种毁灭性的自鸣得意而自高自大。但邪恶仅当通过上帝之爱被征服的时候才会被认为是克服了的,除了上帝本身以外,没有谁能赐予这种爱,只有通过上帝与人之间的中保、基督耶稣这个人,他分有了我们的可朽性,由此他使我们成为他的神性的分有者。①
    但确实很少有人在青年时期能够足够幸运地不犯任何要受谴责的罪过。他们犯有各种恶行,或者犯下各种可耻的、不虔敬的错误。很少有年轻人成功地使用他们的灵性征服支配他们肉体的快乐。然而有很多青年在第一次被他们自身的邪恶力量克服,违反了他们接受的律法以后,析求恩典的帮助,以便能够经受更加持久、更加猛烈的斗争,从而第一次使他们的心灵服从上帝,使他们的心灵支配他们的肉身。
【以基督为根基是什么意思,谁将得救,"乃像从火里经过的一样"】
   但是,我们的对于说,大公教的基督徒以基督为他们的根基,他们没有与基督分离,无论他们的生活有多么邪恶,但他们都是在这根基上建造的,就好像是在用草木、禾秸建造。据此,他们说,基督是他们
的根基的正确信心将会使他们从永火中得救,尽管他们会有些亏损,因为他们在这根基上建造的东西会被焚烧。让使徒雅各来正确地回答他们吧"若有人说自己有信心,却没有行为,这信心能救他吗?"⑤
   他们问,使徒说的"虽然得救,乃像从火里经过的一样"这句话指的是什么人?所以,我们也要问这句话指的是什么人?有件事是非常确定的,这句话里指的人不是雅各讲的人,否则两位使徒的说法就相互矛盾了。就好像一位使徒说"尽管一个人的行为是邪恶的,他的信心会使他得救,就像从火里经过一样",而另一位使徒说"如果他没有善的行为,这信心能救他吗?"
   因此,如果我们首先明白谁以基督为根基,那么我们就能明白谁能得救,"乃像从火里经过的一样"。如果我们注意到这个比喻本身,那么我们理解起来就要容易得多。造房子,没有比立根基更早的事了。所以,无论谁心中有基督,有基督作他的根基,就不会有属地的或暂时的事情在基督之前,哪怕这些事是合法的和允许的。如果他把这些事放在基督之前,那么即使他似乎对基督拥有信心,基督在他里面也不是根基,因为对他来说,其他事情的到来先于基督的到来。如果他轻视救赎的诫命,犯下不合法的罪行,那就进一步证明他并没有把基督放在其他事情之前。当他拒绝基督的告诫与许可时,他把其他事情放在了基督之前;为了满足自己的邪恶欲望,他藐视基督的告诫与许可。这样,如果有基督徒爱娼妓,依恋她,与她合为一体,那么他并没有以基督为根基。①但若有人遵从基督的告诫,爱他自己的妻子,那么有谁会怀疑他是以基督为根基的呢?②但若他照着这个世界的样子爱她,也就是在情欲中爱她的肉身,就像那些不知
道上帝的民族一样,③那么这确实是一种错误,但使徒说一一或者倒不如说,基督通过使徒说一一这只是一个小错误。④因此,哪怕这样的人也可以拥有基督作他的根基。只要他不把这样的情欲和快乐置于基督之前,基督就是他的根基,哪怕他在此根基之上用草木、禾秸建造。因此,他会得救,"乃像从火里经过的一样"。因为使人痛苦的火将会烧毁一切这样的快乐和属地的爱,尽管在婚姻之内的这样的行为并不会被定罪。这种"火"与丧失有关,消除这些快乐的火也将驱除其他灾难。结果,他建造的房屋会有亏损,他无法继续拥有他在这根基上建造的东西,由于失去他喜爱的东西,他会感到痛苦。然而,由于这个根基,他将得救,"乃像从火里经过的一样",因为若有迫害者强迫他在基督和这些事物之间作选择,那么他不会把这些事物置于基督之前。
    你们瞧使徒怎么说那些用金、银、宝石在这根基上建造的人,他说"没有娶妻的,是为主的事挂虑,想怎样叫主喜悦。"你们再来看他怎么说那些用草木、禾秸建造的人,"娶了妻的,是为世上的事挂虑,想怎样叫妻子喜悦。"④他说"各人的工程必然显露,因为那日子要将它表明出来,有火发现。"②这里讲的"日子"当然就是受苦之日。在这里,他把"痛苦"称作"火",就如我们在别处读到过的那样"陶坯在火窑中烧制能显出裂缝,酷刑能锻炼义人。"③还有,"这火要考验各个人的工程怎样。人在那根基上所造的工程若存得住"一一如果人关心上帝的事情,也就是让上帝喜悦,那么他就存得住一一赐一一一"人的工程若被烧了,他就要受亏损"一因为他不再拥有他喜爱的东西了严一一"§自己却要得救"一一因为将没有痛苦能使他离开那稳固的根基一一"虽然得救,乃像从火里经过的一样",",这是因为他不会再受情爱的诱惑,也不会再有亏损的悲哀。所以,你们瞧,我们看到这种火并不会把两种人都摧毁,而是丰富了一种人,给另一种人带来亏损,但两种人都要经受考验。
   但我们也许可以希望把这种火理解为主对在他左边的那些人说的那句话中的火"你们这被咒诅的人,离开我!进入那永火里去!"按照这种观点,我们相信,在"被咒诅的人"中间,有那些用草木、禾秸建造的人,但由于他们拥有良好的根基,因此在既定的时间里,他们会从火中获释,这是对他们的恶行的报应。然而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对那些站在主右边的人又该怎么想?经上说"你们这蒙我父赐福的,可来承受那创世以来为你们所预备的国。"他们不就是那些用金、银、宝石在他们的根基上建造的人吗?但若主所说的火与使徒所说的火,"乃像从火里经过的一样",是相同的,那么双方→一在他右手边的和在他左手边的一一都要被掷人火中。这火是锻炼双方的,因为经上‘说"各人的工程必然显露,因为那日子要将它表明出来,有火发现。"然而,由于这种火考验双方的,所以有些人的工程若得以存留一一也就是他的工程若不被烈火焚毁-一那么他就可以得到奖赏,而他的工程若是被焚毁了,那么他就要承受亏损,所以这种火显然不是永火本身。因为只有那些在主左手边的会被掷人永火,最后永久定罪,而其他的火也在考验那些在主手边的。经过这样的考验,有些人在基督这个根基上建造的东西不会被焚毁。但有些人的结果就不一样了,烈火会烧毁他们建造的工程,他们要承受亏损。然而,他们仍将得救,因为他们带着强烈的爱紧紧地抓住基督不放,基督是他们坚实的根基。所以,若是得救了,他们显然会站在基督的右手边,与其他人为伴,他们将昕到基督的声音,"你们这蒙我父赐福的,可来承受那创世以来为你们所预备的国。"他们不会站在他的左手边,站在这一边的人不会得救,因此站在这边的人会昕到基督的声音,"你们这被咒诅的人,离开我!进入那永火里去!"这些人没有一个会从永火中获释,因为他们全都要进入永刑,在那里他们的虫是不死的,那里的火是不灭的,他们要在那里受折磨,永永远远。
   但是,在当前肉身死亡与紧随肉身复活之后的末日定罪和奖赏之间有一段时间的间隙。有些人说,在此期间,离开肉身的灵要受烈火之苦。他们说,这种火是那些凭着道德和爱生活在今生、但没有用那些可被烈火烧毁的草木禾秸去建造的人感觉不到的。倒不如说,只有那些建造过的人才能感受到。因为这样的工程,尽管是可以宽恕的、不会被定罪的,但却是建造在这个世界上的,它们将要在这过渡性的使人痛苦的烈火中被烧毁,要么是在将要到来的那个世界,要么既在现在这个世界又在将来的那个世界,或者仅在这个世界而不在将来的那个世界。
   我不想就这一点展开争论,因为这种看法也许是真的。我们肉身的死亡本身-一一当人犯下最初的罪,这种死亡就存在了一一就可以是这种痛苦的一部分。还有,也可以是在这个紧随死亡的间隙中,每个人都有一种与他所建造的东西相适应的经历。同样的评价也可用于使殉道士得王冠的迫害,所有基督教的民众在迫害中也都经蛋了苦难。这样的迫害就像烈火一样考验着两种工程。有些工程毁灭了,如果基督不在它们里面作根基,那么这些工程的建筑师也要毁灭。有些工程被毁灭,但它们的建筑师没有毁灭,因为基督在它们里面作它们的根基。哪怕它们会受亏损,但建筑师本身会得救。还有一些工程不会毁灭,因为它们是用一些持久的材料建成的,将永久存在。
   在世界的末日,在敌基督的时代,会有这样前所未有的苦难。有多少工程将要在那烈火中接受考验!有些是金子造的,有些是草木造的,但却建造在最坚实的根基上,这根基就是基督耶稣。这烈火将要考验两种工程。它会给一些人带来欢乐,给另一些人带来亏损,但由于根基的坚实,他们不会遭到毁灭。但有些人只爱他的家人,我就不说他爱他的妻子仅仅是为了肉体快乐的缘故,无论谁把这些事情置于基督之前,按照人的时尚喜爱这些事情,而不以基督为他的根基,那么他就不会有这样的欢乐。因此,这样的人不会在烈火中得救。确实,他根本不会得救,因为他不能与救世主在一起,关于这件事,救世主曾经非常清楚地告诉我们,"爱父母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爱儿女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①与此相反,爱他的家庭成员,但同时又不把他们置于基督之前的人,如果接受考验,他会选择基督先于他的家庭成员,这样的人会得救,"乃像从火里经过的一样",这是因为他由于失去他们而承受的痛苦与他对他们的爱是成正比的。至于那些爱父母、儿女的人,按基督的说法,他可以帮助他们承受基督的国,使他们依靠基督,或者让基督爱他们,因为他们是基督的肢体。上帝禁止让这种爱像草木、禾秸一样焚毁,倒不如说,上帝要我们像珍视金、银、宝石一样对待这种爱!因为,只为基督的缘故而爱的人怎么会爱这些东西过于爱基督呢?

根基是什么意思篇(三):诚信的根基是什么


  近几年来,诚信问题已经成为中国社会最热门的话题之一。在新闻媒体的报道、人大代表的提案、政府
官员的讲话中,都频频出现信用、信誉、信任和诚信等词汇;诚信被当作3.15晚会的主题,甚至成为高考的作文题目;一些机关单位发起设立“诚信日”,一些
企业倡导进行“诚信经营”,各种形式的“诚信论坛”也红火起来。与此相应,诚信与信用也成为出版界的一个热点选题,近年来,我所看到的国内出版的以信用、
信任和信誉为主题的译作和著作已有十余种。可喜的是,其中包括几本以扎实的学术研究为基础的学术著作,如福山Fukuyama的《信任:社会美德与创造
经济繁荣》(1995,简体中文版,2001)、郑也夫的《信任论》、张维迎的《产权、政府与信誉》、李向阳的《企业信誉、企业行为与市场机制》。这几本
书学术取向不同、内容各有侧重,但是它们都涉及到有关诚信或信誉的一个基本问题:诚信的根基到底是什么,因此,我们不妨围绕这个问题,来看看几位学者从不
同角度作出的阐释。
  在讨论这些学者的观点之前,我们先介
绍西方社会科学中研究诚信或信任问题的主要取向。诚信、信任、信用与信誉这几个词汇的含义有差异,但是又紧密相关,虽然一些学者试图对它们作出清晰的区
分,但是有关它们的理论观点和研究事实上是交织在一起的。为了表述的方便,我们这里回顾的是信任研究的主要取向。
几十年来来自不同学科(如社会学、经济学、社会心理学、组织行为学、文化与经济研究等 的研究者提出了无数的信任定义)但是至今没有达成共识。信任定
义的不一致,反映了对信任的理解的分歧,这种分歧导致了信任研究的不同取向。大体来说,在西方社会科学界的信任研究中,存在以下五种取向。
  第一,将信任理解为对情境的反应是由情境刺激决定的个体心理和行为。
  在社会心理学家多依奇(Deutsch,1958)的囚徒困境实验中,人际信任的有无以双方合作与否来反映,两个人之间的信任程度会随着实验条件的改变而改变。在这种情况下,信任被看作一个由外界刺激决定的因变量。
  第二,将信任理解为个人人格特质的表现,是一种经过社会学习而形成的相对稳定的人格特点。
其代表人物有心理学家罗特(Rotter)、怀特曼(Wrightsman)等。他们认为,一个人的生活经历和对人性的看法会使他(她)形成对他人的可
信赖程度的通常期望(generalized
expectancy)或信念。有的人倾向于信任他人;有的人则倾向于怀疑他人。持这种取向的学者编制了很多量表来测量人们在人际信任特质上的个体差异。
  第三,将信任理解为人际关系的产物,是由人际关系中的理性算计和情感关联决定的人际态度。
其代表人物有社会学家刘易斯(Lewis)和威格特(Weigert)等人。他们对信任的特点、维度、基本类型等进行了颇为系统的分析。他们认为理性
(rationality)和情感(emotionality)是人际信任中的两个重要维度,二者的不同组合可以形成不同类型的信任,其中认知性信
(cognitive trust,基于对他人的可信程度的理性考察而产生的信任)和情感性信任(emotional
trust,基于强烈的情感联系而产生的信任)是最重要的两种日常生活中的人际信任大都是这两者的组合。他们还认为,随着社会结构的变化和社会流动性的增
加越来越多的社会关系都以认知性信任而非情感性信任为基础。
  第四,将信任理解为社会制度的产物,是建立在理性的法规制度基础上的一种社会现象。
  第五,将信任理解为文化规范的产物,是建立在道德和习俗基础上的一种社会现象。
如果说第一、二种取向是从个人的层面来看信任,第三种取向是从人际关系的层面来看信任,那么后两种取向就是从社会的层面来看信任。其代表人物有卢曼
(Luhmann)、巴伯(Barber)、祖克尔(Zucker)、福山(Fukuyama)等。这些学者都讨论了不同于“私人信任”
(personal trust)的宏观层面的信任现象,但他们所用的术语不太一致,如“系统信任”(system
trust,Luhmann1979)“基于制度的信任”(institution-based
trust,Zucker1986)“非私人信任”(impersonal trust,Shapiro1987)“社会信任”(social
trust,如Earle &Cvetkovich1995)等。近年来使用“社会信任”一词的学者似乎更多一些。
对社会信任有两种不同的理解。一些人将它看作法规制度的产物,认为人们之所以讲信任,是因为受到法规制度的制约,不敢作出违背信任的行为,人之所以信任
他人,是因为相信这些社会机制的有效性,这种理解即第四种取向。另外一些人认为社会信任是文化价值观的产物,人们之所以守信或信任他人,是因为文化中含有
倡导诚信的道德规范和价值观念并得到人们的认可和内化,此即第五种取向。也有一些学者的观点是这两种取向的综合,认为制度与文化价值观一起构成社会信任的
基础。在有些理论中,文化价值观本身也是制度的一部分,所以在这样的理论中,第四和第五种观点也就合在一起。
采用前两种取向的多为心理学家。他们依照心理学的传统范式,将信任理解为个人的心理事件,只关注信任的认知内容或行为表现,而不考虑社会环境的因素。这
类研究已经受到不少批评。社会学家多采用后三种取向。从社会学的观点来看,信任是社会关系的一个重要维度,是与社会结构和文化规范紧密相关的社会现象。因
此,不能将信任从社会与文化中抽离出来,而要将它当作一个不可还原的多维的社会实体来研究。经济学家对信任的理解接近后两种取向,但是他们往往更强调信任
的理性基础与制度基础(在某种程度上,法规制度是建立在理性之上的),也就是说,他们更倾向于第四种取向。
对于诚信的根基,前述四位学者的理解相当不同。大体来说,福山持第五种取向,认为信任是由文化决定的,它产生于宗教、伦理、习俗等文化资源;张维迎持第
四种取向,明确指出产权制度是信誉的基础;李向阳则同时采纳了第四和第五两种取向,认为文化规范与制度安排分别是个人信誉和集体信誉的主要基础;郑也夫的
观点涉及多个层面,差不多涵盖了上述五种取向,而且还特别讨论了信任与合作行为的生物学基础。
张维迎是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理解诚信与信誉的。他的论述并没有从高深的经济学理论出发,而是从困扰中国经济发展和老百姓日常生活的现实社会问题切入。这个
问题就是中国社会目前面临的诚信危机:中国企业普遍缺乏信誉,市场秩序混乱,老百姓缺少安全感。对于诚信危机,不少人都停留在道德义愤的层面,把注意力集
中在骂骗子上面,甚至把愤怒发泄到来自某些地域的民工或生意人身上,好像把骗子批倒批臭,或者把某些省份的人隔离开来,就可以万事大吉。张维迎指出,“许
多看似道德的问题,实际上可以从产权制度上找到答案。”企业的短期行为,扎根于我们现行的产权制度与政府管制上的弊端。通过多方面的论证,张维迎在书中阐
释了一个核心思想:无恒产者无恒心,无恒心者无信用,毁坏了信誉的产权基础,限制了自由竞争,必然导致市场秩序混乱,坑蒙拐骗盛行。
在张维迎的论述中,产权制度是一个比道德规范更基本的东西。他在序言中明确提出:“产权是社会道德的基础”。他的这个观点和福山对于社会制度与文化规范
的关系的理解有所不同。福山并不认为道德规范或文化价值观念是由理性的制度安排衍生出来的。福山指出,“法律、契约和理性经济为后工业社会的稳定和繁荣提
供了必要的基础。但还必须用相互关系、道德义务、对群体的责任以及信任来激活它们。而这些是建立在习俗而不是理性的算计基础之上的。”这就是说,道德规范
并不是依靠理性制度生长出来的,相反,理性制度要得以生存和有效地运作,还必须靠道德规范来支撑。
在《信任》一书中福山强调文化因素对于经济发展的重要性。他认为建立在宗教、传统、历史习惯等文化机制之上的信任程度构成一个国家的社会资本,一个国
家的信任度高低又直接影响企业的规模,进而影响该国在全球经济中的竞争力。福山指出,“群体的形成依靠的是信任,而信任是由文化决定的”。福山认为,新古
典主义的经济模式向人们展示的人类本质是不完全的,“尽管契约与私利是人们结合在一起的重要因素,但是最有效的组织都是建立在拥有共同的道德价值观的群体
之上的。这些群体不需要具体周密的契约和规范其关系的立法制度,因为道德上的默契为群体成员的相互信任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对于张维迎与福山的观点的分歧,我觉得不是一个简单的谁对谁错的问题。他们论述的焦点事实上是不一样的。李向阳的看法或许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他们立
论的不同。李向阳指出,在讨论信誉时,我们有必要区分个人信誉与集体信誉。“尽管两者是密不可分的,但无论从它们的形成与维持机制来看,还是从它们的功能
来看,两者都存在重要的差异。”就两者的决定机制来说,“个人信誉更多地取决于一个社会的文化、历史、道德和经济发展水平等等”,集体信誉以个人信誉为基
础,但是不等于个人信誉的简单加总,“集体信誉的实现还需要有相应的制度安排”。采用李向阳的这种区分,我们不难发现:张维迎关注的是集体信誉,更具体一
点说,是企业的信誉;福山讨论的虽然是社会总体的信任度,但是他的出发点是社会成员的信任行为,更接近个人信誉。如果李向阳的观点能够成立的话,那么,张
维迎强调信誉的制度根基或产权基础、福山强调信任的文化道德基础就都是理所当然了。
针对中国社会目前的实际情况,我觉得张维迎的观点更有现实意义。福山指出,由于文化的差异,不同社会中的信任度相差很大。美、日、德属于高信任度社会,
而中国与意大利、法国等属于低信任度社会。按照福山的观点,中国很难有效地推行现代企业制度,而且,要解决当前中国的诚信危机就得从重建文化道德观念开
始。这种“从心开始”的观点在理论上很动听,但是,实际操作起来可能变成喊口号、走过场,弄得不好就只能去责怪祖宗。相反,从变革产权制度开始来根治企业
的短期行为,是建立市场经济秩序的真正有效的途径,也是营造良好的社会环境,从而提高全社会道德水平和信任程度的可行之路。因此,张维迎提出的建设信誉的
产权基础,可以成为中国社会重建诚信的一个突破口。
  张维迎与福
山的观点分歧,还牵涉到如何理解信任、理性与习俗三者的关系问题。这正是郑也夫在《信任论》中讨论的核心问题之一。作为我国学者研究信任问题的第一本学术
专著,《信任论》对诚信的根基进行了相当系统的分析。郑也夫从当代生物学、博弈论、经济学、社会学等学科中吸收思想营养,讨论了人类信任行为的生物学根
源、心理根源、制度基础(理性)以及文化基础(习俗)。同时,他还以“杀熟”现象为例,分析了当代中国社会缺乏信任的起因,包括生物学根源、制度原因、政
治原因、社会原因等。郑也夫还注意到了信任的历史性和文化性特点,也就是说,在人类社会发展的不同阶段,在不同的社会文化环境中,信任的结构与特点很不一
样,形成信任的根基也可能不同。传统社会中以私人信任为主,现代社会则更依赖于系统信任或社会信任。
  当然,四位学者的著作中,还有许多精彩的论点。把这几本书放在一起读,也许可以给我们更多的启发。

根基是什么意思由173资源网(www.fz173.com)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fz173.com/suibi/334283.html

文章评论
Copyright © 2006 - 2018 www.fz17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173资源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