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作文 > 正文
文章正文

南蛮入侵

作文 > :南蛮入侵是由173资源网(www.fz173.com)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南蛮入侵的正文:

南蛮入侵篇1:“南蛮入侵!”你以为南蛮很落后?知道南蛮是哪里吗?


在桌游《三国杀》中,有一张“南蛮入侵”的卡牌;
在《三国演义》中,也有南蛮的描写,如“七擒孟获”;
在手游《率土之滨》中,有孟获更是有孟获的老婆祝融夫人,都是属于南蛮这个族群。
南蛮,是中国最古老的原生民族,是世界稻作文明、海洋文明的创造者,茶、陶器、漆器等手工业的发明者。那么南蛮到底是哪里呢?为什么感觉好厉害的样子。
文献记载中,蛮常指南方民族,如三苗、楚、濮、群蛮、巴等,但不专指南方,南蛮的称谓,最早记载来自于商周时期,周人自称“华夏”,便把华夏周围四方的人,分别称为东夷、南蛮、西戎、北狄,以区别华夏,到先秦时期的时候,居于我国南部的少数民族统称为“南蛮”。
具体的指定大概出现于战国,《孟子·滕文公上》称楚人许行为“南蛮鴃舌之人”,是说南蛮讲话如鴃鸟(八哥)那样舌头不好使;南蛮是对今伏牛山脉以南汉水流域、淮河中上游、长江流域、珠江流域以至云贵高原各个民族的统称,其中族系复杂:长江中游有三苗、楚、群蛮;长江下游及珠江流域有百越、长江中上游有濮与巴蜀;云贵高原西南夷的先民大概也不止一个族系。
南蛮的民族成分相当复杂,大体可分为百越、百濮与巴蜀三大族系。百越族系分布于长江以南的广大地区也就是现在的江西浙江一带,百濮族系分布于今湖南、贵州一带,巴蜀族系分布于今四川、重庆一带。
现今南方的少数民族大多由南蛮民族演变而来,其中最大一支的称为武陵蛮,此外尚有长沙蛮与零陵蛮等异族,分布于中国西南方(现云南、贵州一带)的异族统称西南夷。刘备死后,西南夷曾对蜀发动叛乱,后被诸葛亮平定,也就是我们熟知的“七擒孟获”了。
公元二二三年,刘备死后,益州南部诸郡相继举兵造反,当时越隽的夷王高定也参 加了叛乱的行动。不过诸葛亮远征云南后,西南夷的叛乱事件共非就此平息,公元二三三年,南夷的首领刘隽就曾经再次叛乱。
所谓南蛮也就是指南方的异族,东汉时代则专指荆州南部的异族。

南蛮入侵篇2:南蛮入侵背后的草蛇灰线


引子:南蛮入侵
南,言化自北而南也。
                                    ——《毛诗序》
从地理上讲,诸夏群岛散布在夷狄的海洋中。
                                    ——刘仲敬《经与史:华夏世界的历史建构》
”南蛮入侵“是由游卡桌游推出的桌上游戏《三国杀》中的一种锦囊牌。使用目标是除你以外的所有角色。作用效果是出牌阶段,对所有其他角色使用。每名目标角色需打出一张【杀】,否则受到1点伤害。
""‘南蛮入侵的图片是一只大象“——十五言作者杨飞作为对原型的参考,三国杀中的南蛮入侵其实就是BANG!中的Indians(印第安人入侵),我们相信在设计的时候仅仅是用孟获本事对原有的内容做了汉化,但是不经意间起的名字南蛮入侵却草蛇灰线,象征并且诠释着华夏历史上不绝如缕的传奇故事。
美国人与印第安人的战争南蛮的称谓最早记载来自于周代,周人沿袭传统自称“华夏”,而把华夏周围四方的人,分别称为东夷、南蛮、西戎、北狄以作区别,于是,先秦时期居于我国南部的少数民族便被统称为“南蛮”——当然,本文中南蛮这一词汇是覆盖后世的最大的定义。
这是王明珂教授概括的外在观察者主观分类产生的民族范畴。这种主观的民族分类,是在忽略或并未掌握民族体本身族群分类的情况下,经由外在观察者认识到异族与自己的不同而产生的人群分类,并以自身的词汇为之命名(对被称呼者而言这是他称族名exonym)。这个命名人类学家的共识是通常有“非人类”的意思。
南蛮的民族成分是相当复杂的,大体可分为百越、百濮与巴蜀三大族系。百越族系分布于长江以南的广大地区,百濮族系分布于今湖南、贵州一带,巴蜀族系分布于今四川、重庆一带。现今南方的少数民族大多由南蛮民族演变而来。但是,无论是百越、百濮还是巴蜀,族系的分类更多的是后世从研究上的需要出发的再建构,究其实,其最大的共性是没有共性。
文明的嬗变
新石器时代早期存在着一条沿着今日的南岭一线从西南的广西到东北的江西—浙江延伸的稻作农业起源带。
                                        ——严文明《农业发生与文明起源》
自交趾至会稽七八千里,百越杂处,各有种姓。
                                         ——《汉书·地理志》注引臣瓒曰
良渚文化神人兽面纹珮
商、 周时期,南蛮繁衍生息在现今中国的东南、南部及西南地区。
约公元前1057年,传说周武王率战车300辆,虎贲3000人,士卒4.5万人联合庸、蜀、羌、髳、微、卢、彭、濮八个盟邦和丰、镐、郍、于、鹿、耆、崇、密须氏等“九邦”(见《上海博物馆藏楚竹简》)的军队伐纣,联军由盟津(今洛阳孟津县东北)渡黄河进至牧野(今河南卫辉北),采用闪击战攻下牧野,进而占领商都朝歌(今河南淇县),纣王自杀,商亡。从此,开启了周朝800年的统治。其中八个盟邦中的不少就与南蛮有关,当然对于八个盟邦的地望说法不一,本文不做细考。
周代,长江流域的楚国和吴越两国,皆被认为是蛮夷之邦。
春秋晚期至战国前期,越族前身的一支曾在今江浙一带建立强大的越国,共传8代,历160多年,越国生聚教训灭亡吴国,并与当时中原国家会盟,雄视江淮地区,在春秋五霸的一种说法中,越王勾践是其中的一个。
春秋时代地图越族前身在经过漫长的历史演变之后,到了战国时代,已分化成众多的支系这些支系中有的就是成了现代的少数民族。故而,从这个时候开始,文献中便出现了"百越"这一个新的称谓。
秦汉时,相关史籍则泛称中国南方的民族为”越族“,史称”北胡南越“。越包括了东越、闽越、南越既骆越,亦皆被认为是蛮夷之地。
而南越虽然不如北胡具有强大的骑射技能和军事机动能力,但是由于分散和另类的强大战斗力,使得秦朝也必须给予足够的重视,事实上,秦始皇派遣征伐南越的军队达到50万人,比征伐匈奴的30万人还多出20万——当然,因为南征军需转输困难,这当中有比较多的后勤部门人员。但吊诡的是,南征的军官赵佗反而在秦朝崩溃的时候,建立了南越帝国——这在越南的历史上也被当做正统王朝之一。
其实在另一个意义上,楚国也一直是南蛮的重要部分,虽然其文明演进的程度较高。
楚国和其他六国有一个不同之点。其他六国不论怎样的经过了篡夺和分裂,其王室和百姓的来源,都是周天子治下的部分,楚国却是曾经长期独立在周天子之外的。春秋盟会之中,中原霸主的齐桓晋文,主要是为对付楚国的扩张
楚国是个大国,其治下的百姓,还是非常复杂的民族所组成,称为犬牙交错,或者叫做“插花地”形式
后世所谓“楚虽三户,亡秦必楚”从文化上亦不为无因也。
而百越建立的包括南越等在内的政治中心,后来都被汉武帝逐次征服,成为汉朝的郡县。此后,百越这个名称就不见于史载。
但无论是两汉还是三国,甚至直到后世的魏晋南北朝和唐宋,虽然官方掌控的区域也逐渐在扩张,但在某种意义上始终是点与线,
永嘉东渡,势同燎原,南郡百里之外,即为印第安游击区,
究其故,秦汉版图虽能令地图制作家心满意足,大笔涂抹颜色,实则从未超出干流干道。及汉末,名士避难交趾,尚不知闽地为岛为陆,舍闽江口海道外,绝无行径。荆襄九郡,舍南阳熟沃外,皆在江汉湘沅水道码头,稍出滨江低地,即入蛮区
诚如是,历史地理上版图的蔓延,并不能改变南蛮长期作为独立分散主体存在的事实。
魏晋南北朝山越、洞蛮的勃兴,使得
五朝成例,方伯出镇,例兼武职。西夏以分陕之重,兼南蛮校尉。益州刺史兼平西将军、西夷校尉,号曰三府。扬州刺史据腹心之地,仍兼征南将军之任。秦梁二州各置平戎校尉。雍州刺史兼宁蛮校尉。交广置平越中郎将。宁州置镇蛮校尉。考其所司,皆在山越、洞蛮。
这其中,一方面是征讨和虏获VS滋扰和掠夺,另一方面,是南蛮、山越、洞蛮的新鲜血液输入,诸葛亮组建的蜀汉无当飞军、东吴陆逊部队中山越组成的特种部队,陶渊明祖父陶侃以“溪狗(傒狗)”身份成为东晋门阀政治中担当方面大员的异数,陈霸先以洞蛮豪酋竟然得国开基,伏脉千里,皆肇因于此。
南北朝(陈时)地图而所谓“唐亡于黄巢,而祸基于桂林”,宋代之侬智高、泸夷,明代之播州之役皆可比上视之。
南蛮的战斗力
南蛮一人持矛入侵,川兵百人见而奔逃。
                                 ——三国杀南蛮入侵卡牌文字
祝融的技能用出来找到一种拳皇的爽快感。
                                 ——杨飞《《三国杀经验和技巧篇》
南蛮很早就进入农耕时代,考古学界一般认为“从事稻作农业的人们易于养成精细、忍耐和讲究技巧的素质”,这固然是自良渚文化、甑皮岩文化以降的常态和常识,但是南蛮同时有暴力值战斗力爆表的一面。
以南蛮中相对早熟的吴越文化为例,工艺技术包括了冶剑和造舟,都与征战斗勇有密不可分的关联。相关著作论文极伙,本文不再赘述。
本文仅仅从以下两个相对关注度较少的侧面略略展开。
弩的使用
断竹,续竹,飞土,逐肉
                 ——《吴越春秋-弹歌》中国最早的诗歌之一,讲述了弓箭起源
楚国郢(今湖北江陵县北纪南城)人陈音曾经为越王勾践所聘担任越国军队箭术总教练。精通射术之道,《弹歌》即为其转述,他还向越王介绍了弩之结构原理及其作用——当然,《弹歌》本身说的不是弩而是弓箭和飞蝗石之类的原型,勾践欣然称善,于国都北郊请陈音教军士习射,传说经过三月,军士皆能用弓弩之巧。陈音死后葬于会稽,号其葬所曰“陈音山(今浙江省绍兴市区西南)”。
这故事本身也未必是纯正的信使,但说明了弩的特点,即经过短期训练就能形成战斗力,从而能够重创受过长期训练的重装武士,在性价比和经济适用性是无与伦比的。
南蛮长期使用弩,成为其重要战斗力的来源,直到清代,在汉族地区弩基本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候,乾隆五年,清朝云南贵州两省军队却成建制地装备弩,原因则是这两省气候阴雨,山地崎岖,火药易受潮,弓箭也不便施展,针对与当地少数民族武装的作战需要,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而直到现在,广西民间仍然有制作弩使用弩的传承,当然,这已经成为民族体育项目和民间工艺。
红亚马逊箭毒蛙,当然咱们南蛮用的不是这种箭毒毒的使用
近闻贵州诸苗之中,獞苗之弩最毒
                                  ——雍正帝给广西巡抚李绂的密旨
本文不深谈蛊毒等较为怪力乱神的内容,略说一些其他毒的使用,其他毒的使用往往是弩箭等结合的。
雍正密旨进一步指出:
药有二种,一种草药,一种蛇药。草药虽毒,熬成两月之后,即出气不灵。蛇药熬成,数年可用。但单用蛇汁,其药只能溃烂,仍有治蛇之药可医。更有一种蛮药,其名曰「撒」,以此配入蛇汁熬箭,其毒遍处周流,始不可治。闻此「撒」药,系毒树之汁,滴在石上凝结而成。其色微红,产於广西泗城土府。其树颇少,得之亦难。彼处猎人暗暗卖入苗地,其价如金,苗人视为至宝。
四爷身处帝都,所得信息未必确切可靠,但比较有意思地指出了动植物不同的毒源,在南蛮历史上,这两种情况确实都存在,而毒源的复杂性只会比上述更多。
南蛮将毒和弩结合,更增加了战斗力。
结语
在已知历史的范围内,大多数原始部落都是依据习俗自我管理的共同体。
                                   ——刘仲敬《世界秩序的时空成长》
孟获我感觉很废很废
                ——杨飞《三国杀经验和技巧篇》
 本文非常粗疏草率,南蛮的文明嬗变和军事能力其实有更加深厚的内涵,诸如与泛太平洋文明圈、与南岛文化的关系,也更包括其自身更加复杂而分散的文明发展脉络;军事层面组织结构“洞”等形态对战斗力的影响,笔者力所不逮,就不一一展开了。
唯一差可告慰的是,通过基于一张卡牌的分析,却敷陈出其背后的草灰伏线,或许在某种意义上说明对于南蛮原始丰饶的记忆已经成为包括游戏设计者在内的当今人们的集体无意识,这和明朝政府在对付倭寇和流寇的过程中不断征调西南土司的部队参与的军事决策一样,是一种文化觅母(meme)导致的选择。
孟获的废既是游戏设定无意中形成的,也是真实历史角色用世俗政治组织行为学透支原始丰饶的结果,一个汉化的南中土豪或者一个蛮化的南中汉人,终究没有祝融那种仿佛来自蛮荒世界的杀伐决断和爆表的战力。
中研院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论文类编:民族与社会编参考文献:
《史记》,(汉)司马迁撰,中华书局,2014年
《汉书》,(汉)班固撰,中华书局,2012年
《后汉书》,(南北朝)范晔著,江苏广陵书社有限公司,2012年
《三国志》,(晋)陈寿撰,中华书局,1982年
《晋书》,(唐)房玄龄著,中华书局,1974年
《宋书》,(梁)沈约撰,中华书局,1974年
《南齐书》,(梁)萧子显撰,中华书局,1972年
《梁书》,(唐)姚思廉著,中华书局,1973年
《陈书》,(唐)姚思廉著,中华书局,2013年
《旧唐书》,(后晋)刘昫撰,中华书局,1975年
《新唐书》,(宋)欧阳修著,中华书局,1975年
《宋史》,(元)脱脱撰,中华书局,1985年
《元史》,(明)宋濂撰,中华书局,1976年
《明史》,(清)张廷玉等,中华书局,2013年
《清史稿》,赵尔巽著,中华书局,1977年
《宋史纪事本末》,(明)陈邦瞻编,中华书局,1977年
《中国历史大辞典》,中国历史大辞典编辑委员会,上海辞书出版社,2000年
《始皇帝的遗产:秦汉帝国》,(日)鹤间和幸著、马彪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4年
《三国志的世界:后汉 三国时代》,(日)金  文京著、何晓毅、梁蕾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4年
《中华的崩溃与扩大:魏晋南北朝》,(日)川本芳昭著、余晓潮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4年
《从华夏到中国》,刘仲敬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4年
《经与史:华夏世界的历史建构》,刘仲敬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年
《中研院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论文类编·民族与社会编》,中华书局编辑部编,中华书局,2009年
《什么是民族:以羌族为例探讨一个民族志与民族史研究上的关键问题》,王明珂,转引自《中研院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论文类编·民族与社会编》,中华书局,2009年
《荆楚文化》,饶宗颐,转引自《中研院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论文类编·民族与社会编》,中华书局,2009年
《吴越文化》,饶宗颐,转引自《中研院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论文类编·民族与社会编》,中华书局,2009年
《黑风峒变乱始末——南宋中叶湘粤赣间峒民的变乱》,李荣村,转引自《中研院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论文类编·民族与社会编》,中华书局,2009年
《中研院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论文类编·历史编·先秦史》,中华书局编辑部编,中华书局,2009年
《战国七雄及其他小国》,劳干,中研院史语所集刊第四十八本第四分(一九七七年十二月),1977年
《羌在汉藏之间——川西羌族的历史人类学研究》,王明珂,中华书局,2008年
《人类与文化》,童恩正著,重庆出版社,2004年
《南方文明》,童恩正著,重庆出版社,2004年
《华南及东南亚地区史前考古》,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文物出版社,2006年
《《三星堆与南丝路:中国西南地区的青铜文化》,文物出版社,2007年
《农业发生与文明起源》,严文明著,科学出版社,2000年
《中国南方少数民族的变迁》,李雨春等著,民族出版社,2010年
《三国杀经验和技巧篇》,杨飞著,十五言-桌游讲解,2015年
《秘境广西》,中央电视台纪录频道、广西电视台、北京天聚地和文化有限责任公司联合制作,2015年

南蛮入侵篇2:引子:南蛮入侵

南蛮入侵篇2:文明的嬗变

南蛮入侵篇2:南蛮的战斗力

南蛮入侵篇2:结语

南蛮入侵篇3:那段南蛮入侵的历史,另欧亚各国苦不堪言


3至6世纪是欧亚大陆普遍遭受蛮族入侵的时期,游牧民族的迁徙方向一般都是自东向西,因欧亚大草原地理坡度使得大草原西部水源充足,土壤肥沃,从而吸引着来自东方的游牧民族。主要的入侵路线都起子北京附近,沿着横跨欧亚大陆中部的草原走廊,止于中欧匈牙利平原,并以此为根据地袭扰欧洲各国。
攻不破中国长城,以及蒙古族(蒙古族又称突厥人,匈奴人)富有侵略性的部落联盟的形成,往往使得游牧民族不断向西入侵,挺进,在经过了一系列冲击波式的向西入侵之后,最终形成了大规模的南蛮入侵。匈奴人和日耳曼各部族先后数次劫掠罗马帝国,直至西罗马帝国灭亡也不罢休。在没有了罗马帝国的军事力量的约束之后,蛮族人民以掠夺为生的习俗得到充分的表现。各部族进入一个地区,一座城市后所做的第一件事,不是着手建立秩序,而是放手抢劫,然后毁掉不能带走的财产。奥斯拉西亚人在6世纪进入奥弗涅和阿奎坦时,抢劫仓库和地窖,把俘虏和家畜带走,然后砍倒果树,烧掉庄稼,将葡萄连根拔起。阿拉曼尼人在莱茵河与多瑙河的罗马化区域,把家具,衣服,甚至建筑别墅的石头也载上他们的战车,而把不能带走的东西付之一炬。汪达尔人的劫掠与破坏,使得“汪达尔主义”成为凶恶破坏的代名词。无法保持社会稳定的蛮国政权本身也极不稳定。往往正当有些部族能够稳定地定居下来的时候,其内部不同家族间的战争又使其野蛮的习俗延续下去。长期的无政府状态,严重破坏了欧洲的经济。田园荒芜了。恩诺狄阿斯留传下来的一篇关于哥特人进入意大利时全国惨象的记载,其中写到,满地荆棘,田野已大部分变为荒芜了。现代拍摄的法国南部农村的航空照片显示,以村庄为中心向外延伸的中世纪农田,通常覆盖于早期罗马时代那种排列整齐的方形和长方形农田之上,也就是说,罗马时代的农田曾经长期荒芜,经过很多年后才又有人重新耕种。城镇被毁弃了。斯拉夫人毁灭了伊利里亚的,达思亚的和达达尼的市镇;在西班牙,苏汇维人毁灭了美黎达,汪达尔人毁灭了希斯帕利斯(今塞维尔)和迦太基拉,西哥特人烧毁了阿斯托加,巴棱西亚和巴拉加;在意大利,汪达尔人毁灭了巴勒摩,塞拉库西,喀大尼亚和豆米尼,而西哥特人,匈奴人,赫琉来人,东哥特人,奥斯达拉西亚人和伦巴第人等的先后入侵,则全部毁灭阿奎雷雅,空科狄亚,阿得罗,伊斯特,特里维克,维亚松扎,巴图亚,曼图亚,克雷莫纳,波布洛尼姆,佛摩,阿细莫,思波雷托等市镇。西元600年的罗马,只有5万居民,是原来的1/20,而且,耕地和菜园占据了大部分空旷地方,看不见任何工艺活动。人口锐减。西元500年至650年期间,西欧与中欧的人口从900万减少到了550万。
给西方人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游牧民族的残暴:395年匈奴人进犯,圣杰洛姆描写道“整个东方都为之发抖。匈奴人来了,凭着他们的快马,到处烧杀。他们前进的速度也许比谣言传播得还快,他们一点怜悯心都没有,不分宗教、阶级、年龄、性别,人若碰着他们就是死定了。”“他们一路烧杀奸抢,所过为墟。当时的兰斯、梅斯、康布雷、阿拉斯等城市都完全被烧抢一空。”阿提拉被当作是撒旦的化身,甚至于到了今天,当我们想侮辱一个敌人的时候,我们还称他为匈奴人。阿提拉的帝国在他死亡之后,也还是照样要瓦解的;因为它并无政治上的基础,是完全建立在恐怖之上的,根本上即缺乏创造力。所以罗马人埃提乌斯击败阿提拉的沙隆战争被西方人当作拯救文明的胜利。他们对蒙古帖木尔的描述:1398年从撒马尔罕到阿勒颇,沿途不分男女老幼,见人就杀。攻入大马士革和巴格达,在每一个攻占的城门口,人头都堆成了金字塔。
“对于蛮族人民来说,掠夺部落,氏族以外人们的财产,是获得生活资料的一种正常的生活方式,一种社会的习俗;而勇武,好战则是一种社会公认的美德。在塔西佗的《日耳曼尼亚志》中有这样的记载,日耳曼青年“宁愿在战争中因负伤而受到荣誉,而不愿从事耕种,以待收获。他们认为用流汗来取得用流血所能得到的东西是愚笨的,懦弱的。假若本部落并无战争,许多贵族青年便自动地参加别的部落的战争,他们厌恶呆着不动。同时,只有在战争中,他们才能得到荣誉。在和平的日子里,他们用许多时间去打猎;用更多的时间去睡觉。大吃大喝,无所事事。最勇敢善战的人们不工作,将管理家务,耕种田地的事情交与妇女和老人或家中体弱的人去做,他们自己袖手旁观,不参加劳动。最奇怪的是这样懒惰的人却厌恶和平。
蛮族在古代社会中给欧亚许多国家带来沉重灾难,第一,因为游牧民族对农耕民族军事上的优势很多,最大的优势在于,随时掳掠,不需要后勤,没有漫长的补给线。这就使得农耕民族大部分战术原则不再适用。第二机动性强,能形成长途奔袭,包抄,造成守军极大的恐慌。第三、人的耐受力强,能忍受长时间的饥渴劳顿,个人军事素质较高。第四、骑兵对于步兵战场上的优势在于:在任何战场上都是占据进攻而不是防守地位,牢牢把握主动权,以逸待劳,疲劳消耗敌人。能选择最好的时机,敌人最弱的地方给敌以致命的一击。第五、他们有深远的后方可供逃窜。这是农耕民族不具备的绝对优势,他们一直拥有机动性和主动权。
这也是历代中国王朝屡次打败匈奴人,赶出国界都没用,过了几十年修养生息又是再次来犯,很难杀尽!可以说是拖累了人类文明的进步史,不过有时候小编突然会想如果汉朝那会儿一路追杀匈奴人至欧洲,那么世界格局与现在肯定会天差地别。哈哈开个玩笑,那么长的兵线不太现实哈!喜欢的朋友可以关注作者每日带来精彩史说!

南蛮入侵由173资源网(www.fz173.com)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fz173.com/zuowen/310161.html

文章评论
Copyright © 2006 - 2018 www.fz17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173资源网 版权所有